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最新发表

    安娜的眼泪

      安娜的眼泪    文/桃子    南山路欧谱咖啡厅里,安娜静静地坐在临街一角。  服务生第三次走近安娜,问安娜需要什么,安娜头也没回,幽幽地说,等人。  安娜始终盯着街道的转角,阳光从窗户斜射到安娜忧伤冷艳的脸上,氤氲出温暖的光辉。  等谁?等杰克吗?安娜一想到杰克,思绪一阵凌乱。安娜和杰克朝...

    采采,听我讲个故事

      采采,听我讲个故事    文/谢林涛    采采,听我讲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樵夫。樵夫每天上山打柴,都要经过一条小溪。小溪对面,一个二八少女,经常在溪边浣衣。少女的家,就在溪岸不远的一块平地上。  嗤,别告诉我樵夫爱上了少女!  呵呵。小溪并不宽,樵夫一个大跨步,就可以跃过去。...

    闻香识女人

      闻香识女人    作者/谢素军    有酒的地方,一定要有女人。有女人的地方,一定会有故事。  我家没有女人,严格来说,我们都叫她女王,女王正是我的母亲。  女王爱酒。十多年来,她唯一让我买的就是酒,去城里买酒,去乡下买酒,去全国各地买酒。  但女王只闻,不喝。闻久了,竟然闻出道道了,只要酒瓶...

    母亲的嫁衣

      母亲的嫁衣  文/吴继忠    母亲一共有八套嫁衣。听说还是当年父亲借钱置办的。  那时的公社文艺队,母亲是腰鼓手,父亲是唢呐王。  母亲敲的腰鼓节奏铿锵。父亲吹的唢呐高亢激昂。  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花前月下,母亲便嫁到了高山上。  母亲极少穿嫁衣。可是,一身的粗布衣着依旧遮不住她的美丽。 ...

    画皮

      画皮  文/黎凡    他想,如果杀了那个人,会怎么样?这个念头让他十分亢奋。  黑暗中,他在头顶上仔细摸索,摸到了一颗拉链小扣,他慢慢地拉开拉链,顺着发际、耳后、腋下、至足后跟,他从皮里钻了出来。  只要蜕掉身上的皮,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干任何自己想干的事,这可是无人知晓的秘密!比如学流浪汉掏垃...

小小说月刊杯中国首届闪小说大赛

阅读更多>>

小小说月刊杯中国第二届闪小说大赛

阅读更多>>

牡丹疾控杯中国第三届闪小说大赛

阅读更多>>

“佛光照明杯”闪小说大赛

阅读更多>>

半卷书闪小说站海内外花文闪小说季度同题赛

阅读更多>>

2012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2013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2014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2015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2016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2017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首届河南闪小说大赛

阅读更多>>

15年四川闪小说月赛

阅读更多>>

首届“悦月佳教育杯”

阅读更多>>

“宝森杯”全国闪小说大赛

阅读更多>>

2018年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阅读更多>>

大赛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