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熊荟蓉作品展

热度144票  浏览2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10日 19:18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熊荟蓉作品展

  【作者简介】熊荟蓉:湖北省作协会员。天门市作协副主席。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理事。湖北省闪小说委员会会长。《荆楚闪小说》杂志主编。2017年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已出版《玉笛飞花》《华丽转身》等五部作品集。两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散见于《读者》《青年文摘》《小说选刊》《散文选刊》《辽宁青年》《芳草》《海燕》《骏马》《奔流》《千高原》《散文诗》《绿风诗刊》《青海湖》《佛山文艺》《解放日报》《羊城晚报》《检察日报》《特别关注》《特别文摘》《小品文选刊》等一千多家报刊杂志和选本。

  假如我中了五百万(553字)

  文/熊荟蓉

  打了半夜麻将回家的约翰一推开卧室门,见妻子还未入睡,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放光,惊问:“玛丽,咋还没睡?

  玛丽说:“烦呢!我的闺蜜露丝打电话说,他老公汤姆买彩票中了五百万,裸奔了!这男人真不是东西!”

  约翰说:“啥是裸奔?”

  玛丽说:“父母、妻子、儿子、房子、车子、衣服……全不要了,净身跑了!”

  约翰脱口说:“五百万都有了,还要这些东西干嘛?”

  玛丽说:“要跑也要带上父母啊!汤姆是他父母的独子,从小把他看得像心肝宝贝……”

  约翰说:“这简单,假如我中了五百万,给父母留下二十万,让他们晚年有靠就行了!”

  玛丽说:“要跑也要带上妻子啊!糟糠之妻不下堂。露丝当年可是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嫁给了贫寒的他,这些年跟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约翰说:“这也简单,假如我中了五百万,就给露丝留下三十万,也算对得住她了!”

  玛丽说:“要跑也要带上儿子啊!自己的儿子还能狠心丢下不管?”

  约翰说:“这更简单,假如我中了五百万,就给儿子留下五十万,可以管到他长大成人了。”

  玛丽说:“什么都不要,外面就那么好?”

  约翰说:“有了钱,外面啥东西没有?新房子、新车子、新妻子、新儿子……新生活才够味!”

  第二天,约翰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不见了玛丽,却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提示银行卡多了三十万。他打电话给儿子,儿子说银行卡上多了五十万。

  (此文发《喜剧世界》2016年第11期,《特别关注》2016年第12期,《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第4期,《微型小说选刊》2017年第6期,《爱你》2017年第1期。)

  两只蝴蝶(595字)

  文/熊荟蓉

  美蝶摸着越来越隆起的腹部说:“森哥,你一定要做出决断了!”

  我为难地说:“不是我不愿啊,是玉蝶她……她是那种性子特别刚烈的人。刚听到咱俩一点风声,就吞花露水、撞墙……”

  美蝶说:“你好好跟她谈呗。可以在财产方面,多做些让步。”

  我说:“我试着谈过呀,可她说,房子、车子、票子,她啥都不要,她只要我这个人!”

  美蝶幽幽地说:“唉,她是太爱你了!”

  我说:“我已经三个月没回家了,就是想让她绝望……”

  美蝶蹙紧眉头:“有些女人是宁可一辈子守着个空壳的。算了,你这样优柔寡断,我只能去医院了。”

  我慌忙拦住:“千万别啊!我想儿子都快想疯了。好好好,我带你回去跟她摊牌!”

  推开虚掩的门,咦,咱家怎么变成瑜伽馆了?

  一袭黑衣的健美男正在指导穿粉色贴身衣的玉蝶:“我们来练习全蝗式。吸气,同时抬起双手双腿和头部……”

  柔和、舒缓的音乐中,他们就像两只展翅翱翔的蝴蝶。我从没见过玉蝶这么窈窕的腰身,这么柔美的眼神,她浑身都冒着仙气啊。

  终于等到他们训练完毕,我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玉蝶。

  没有指责,没有愤怒,玉蝶接过笔就签上名字。

  我提醒她:“你还是细看一下协议内容吧,我把这个房子留给你,钱……”

  “无所谓的。我都同意。”玉蝶的语调水平无波,她自始至终都没抬头看我们一眼。

  带美蝶返回的路上,我怅然若失:“真没想到会如此简单,真没想到玉蝶会这样冷静……”

  美蝶幽幽一叹:“她,只是不爱你了。”

  “可我好像还爱着她呀!”我眼眶发热。

  (此文发《微型小说月报》2017年第5期,《小说月刊》2017年第7期。)

  柳絮儿(596字)

  文/熊荟蓉

  漫天的柳絮儿一点都不知愁,它们跟着风狂奔着,嬉闹着。要是书包里没有那张可恶的不及格试卷,我也可以这样欢蹦乱跳地回家的。

  只要想起妈妈的那把大笤帚,我就禁不住发抖,我仿佛听到了她的咆哮:“你这不争气的东西!你爸拖着条瘸腿在外打工,血汗钱都给你扔到水里了……”我的屁股蛋也隐隐疼痛起来。每次考不及格,她就抡着大笤帚打我屁股,好像我的屁股是石头做的。

  我在路上磨磨蹭蹭,经过一个公用电话亭时,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我捏着鼻子给妈妈打电话:“您是贾望的妈妈吗?我是他同学,贾望掉进小清河里了……”妈妈的声音果然很着急:“哎哟,这可咋办?我马上喊人去捞!”

  离小清河一两里有个废弃的鱼棚子,我就躲在里面,等着妈妈带一群大伯大叔赶来。去年有个小孩掉进河里,几十个人下水去摸,他的妈妈哭得死去活来。我已经准备好了,在妈妈哭得正伤心时突然冒出来,她一定会惊喜地将我搂进怀里,心肝宝贝一般把我抱回家去。她肯定再也不管我的考分了,比起性命,考分算个啥?

  太阳落山了,妈妈还没来。奇怪呀,从家里到小清河不过三四里,他们早该来了。难道是老师把我的考分告诉妈妈了?夜雾越来越浓,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

  大门敞着,灯亮着,妈坐在堂屋里,桌上有我爱吃的蒜薹炒腊肉。我赌气地把书包一扔:“妈,你不爱我,连我的死活都不管。”妈妈笑了:“你是我身上抽出的柳絮儿,死不了。只要你哼一声,我就知道是你……”

  (此文发《天池小小说》2019年第4期。)

  闪小说创作谈:

  我写了20年的散文和散文诗,只写了三年闪小说。但我发表的一千多篇作品中,有一半是闪小说。我写闪小说是主题先行,即我是先想好了我要表达的主题,然后才开始构思情节。我的主题,就是闪点,必然要藏在文章的末尾,一点就收。前文的情节,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拼命把读者的视线往相反的方向拽。让读者看到最后,才知道原来如此,继而会心一笑。我写闪小说追求语言的干净,情节的集中,意蕴的丰富。每篇闪小说写起来也许只用半小时,但要打磨三小时以上,达到自认为的一字不多一字不少的境界。
顶:7 踩:12
【已经有50人表态】
7票
经典
8票
精品
7票
佳作
6票
5票
还好
8票
一般
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