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滕敦太作品展

热度123票  浏览18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10日 19:10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滕敦太作品展

  作者简介:滕敦太,江苏省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中闪会会员,江苏闪会理事,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连年上榜作家,多家签约作家。数百篇闪小说在《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微型小说月报》《演讲与口才》《喜剧世界》《民间故事选刊》《今古传奇》《故事会》《领导科学》《羊城晚报》《国际日报》《欧华导报》《先驱报》等发表转载获全国奖入选年选,作品译至海外,入选全国高考试卷。

  视为同意(510字)

  文/滕敦太

  小红与阿吉分手后,阿吉难过了好几天,心想能不能再挽回这段感情,就主动给小红打电话,小红根本不理他。阿吉就在微信上留言:“我非常爱你,我们和好吧。如果你同意,咱们就继续好下去;如果你不同意,就回个话明确拒绝,也好让我死了这条心。”一天过去了,小红一直没回话。阿吉暗喜,就给小红发了微信:“你不回话代表你同意和好,太好了,我们又是恋人关系了。”

  两天后,阿吉的爸爸过生日,阿吉想邀请小红上门吃饭,就打小红的电话,小红还是不接。阿吉又给小红发了微信:“今天中午我爸爸过生日,邀请你到我家来吃饭。如果不能来请回信,如果不回信就代表你答应了。”小红还是没回信,阿吉心想这事妥了,高兴地宣布了女友要来的消息。不料满屋人一直等到过了中午,也没看到小红的影子,打电话还是不接。

  众人都指责阿吉,不应该在爸爸生日这天开这个玩笑,阿吉一脸不服:“这怎么是玩笑呢?既然不回复就是默许了,我们单位一直这么做的。”

  原来,阿吉的单位每年都要搞一次有关服务满意度的民意测试,用微信、短信的形式征求对单位的意见,请市民选择“满意”或者“不满意”。每次都标注凡是不回复的一律视为“满意”,每年的满意率都相当高。阿吉就活学活用了这个方法,没想到……

  刊于《羊城晚报》2019.1.28;《东楚晚报》2019.1.29;《太行日报》2019.2.13;《故事会》2019第4期(上)

  摸(596字)

  文/滕敦太

  连续十多天,艾迪突然迷上夜里上网,每晚都要熬到半夜才上床睡觉,而且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自然引起了老婆阿美的注意,暗想这家伙会不会是网恋了?

  这天晚上,阿美瞅个机会,悄悄来到艾迪的身后,看到艾迪正坐在电脑桌前,随意地浏览网上新闻,并没有与网友聊天,就提醒他上床休息。艾迪口中嗯嗯地应着,却不挪动屁股。阿美转身回了卧室,躺在被窝里生闷气。

  一直到夜里23时,艾迪先进了儿子睡觉的房间,待了十多分钟,才进主卧室休息。

  阿美越发多心,这家伙是不是在儿子房间藏私房钱?再到晚上,她多了个心眼,熄了灯,虚掩着门,准备抓个现行。

  到了夜里23时,阿美听到电脑室拉椅子、关灯的声音,脚步声来了,艾迪又轻轻进了儿子的房间。阿美迅速跳下床,赤着脚悄悄跟了过去,看到艾迪站在儿子床前,先为熟睡的儿子盖好被子,轻轻地摸摸儿子的头,一直摸了好几次,这才转身。突然发现阿美站在后边,吓了一跳,急忙竖起中指,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回到卧室。

  闭上门,阿美忍不住问:“你这阵子每晚都熬到半夜搞什么名堂?”

  艾迪压低了声音,“不到半夜儿子睡不熟,进去会惊动他。”

  阿美越发不解,“你半夜三更去儿子房间做什么?”

  艾迪却答非所问,“儿子十五岁了,长得与我一样高了。”

  “不要改变话题,你必须说清楚。”阿美不依不饶。

  艾迪叹口气,“你不知道,半个月前,这小子突然不让我摸他头了。这些年,我已经养成了习惯,每晚不摸摸儿子的头,睡不好啊!”

  刊于《福州晚报》2018.10.30;《海口日报》2018.10.31

  变味(596字)

  文/滕敦太

  苏翠香会烙煎饼,她烙煎饼不用平常的鏊子,将一个铁油桶锯开,内装七个烧煤球的炉胆,外套一个自行车的车圈,上面焊上轴承,鏊子随意转动,炉火均匀。面糊里掺上玉米粉、花生油,烙出的煎饼金黄色,如她的名字一样,酥脆香。

  村里来了干部,都要到苏翠香家买煎饼,口口相传,苏翠香的煎饼就更出名。

  开春了,沿海建设港口,数百民工吃住在工地,定点买苏翠香的煎饼,吃得那个香啊,经常有民工比赛吃煎饼,有人一顿能吃八个。甚至有民工回家,要绕路到苏翠香家买几斤煎饼,捎回家让媳妇学学。

  几个月后,工地的民工开始议论,苏翠香家的煎饼没有原先的味了,就对施工队长打趣:“头啊,得加钱了。”队长也痛快,“加,值几个钱!”

  队长亲自上门,每斤煎饼涨价一毛钱。苏翠香连声道谢,竟有些不好意思。

  几天后,民工们又找队长了:“头啊,怎么煎饼还不是原来的味?你涨的钱给了小姐了吧?”

  队长一咬牙:“每斤再涨一毛钱!”

  钱付了,煎饼还不是原来的味。队长不乐意了,让人捎话给苏翠香,要是煎饼再没有原来的好吃,就要换地方买煎饼了。

  苏翠香很是着急,香油加大了量,玉米也用最好的,整个煎饼屋都香喷喷的。

  但民工们还说没有原来的味,队长一气之下,不买她的煎饼了。

  当晚,男人埋怨苏翠香:“想不到女儿教会你玩微信,把自家生意玩砸了。”

  苏翠香望望男人:“过去为了煎饼酥软可口,在面糊中掺用‘泡打粉’,要不是看微信,我还真不知道对人身体不好。咱不能光认钱啊!”

  刊于《福州晚报》2018.5.3;《故事会》2018第9期(上);《民间故事选刊》2019第1期(上)

  闪小说创作谈:

  我写闪小说的素材多是根据身边的人和事进行加工创作,注重三点:一是让自己爱看。600字内的短文,要写出趣味,写出感动自己的东西。二是让读者爱看,有限的篇幅总得带给人一点什么,要么启发人,要么感动人,要么震憾人,这样才容易引起共鸣。很多人与我交流,都知道的事,让你一写就有了新意思,特别是那一闪,好看。三是让编辑爱看,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作品!如我写的闪小说发稿两天就上了《羊城晚报》,发稿这么快自己都没想到。
顶:6 踩:9
【已经有45人表态】
7票
经典
7票
精品
6票
佳作
9票
6票
还好
6票
一般
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