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天涯社区   发布者:阅读
热度148票  浏览4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9月18日 15:27
原创作者

◎:luozhitai_917

  清晨,黑虎汪汪地吠了起来,老人知道村长又来了。
  昨天,村长对老人说,莫叔,灾区疫情没控制住,已漫延到我乡了,乡长说,为了防止大灾过后发生大疫,村里的狗要彻底处理掉。老人没做声。村长又说,我知道你和黑虎感情深,可这是非常时期,不能感情用事,是不?我也是没办法,上面追得紧哇。
  黑虎的叫声被老人及时喝住,黑虎听话地蹲在老人的身旁,老人伸出手爱抚着黑虎,心里尽是凄凉。老人想起一月前那场地震,便涌出无尽的疼痛。老伴、儿子、孙子,所有的亲人在刹那间全走了,只有他命长,还剩一口气,是黑虎用爪子把他从瓦砾下刨出来的!唉,人呀人,总不能恩将仇报是吧?
  老人还没自问自答完,村长已踏进他居住的临时窝棚。
  村长一见老人和黑虎那副亲情状,脸便吊了下来,说,莫叔,你自己下不了手,待会儿我叫打狗队来。
  老人听到“打狗队”三字,就想起了血肉模糊的恐怖场面,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会处理的。
  那好,我中午来你这儿检查!村长撂下话又去别处落实工作去了。
  中午,村长带着人来到老人的窝棚旁,破例没听见吠声,静悄悄的。村长窃喜,想黑虎定是被老人处理了,便跨前一步推开虚掩的门,一瞧,双目呆了,只见老人和黑虎双双吊死在棚梁上。 

 

小小说月刊杯中国首届闪小说大赛-金奖)


  

顶:16 踩:23
【已经有55人表态】
14票
经典
10票
精品
5票
佳作
9票
7票
还好
6票
一般
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