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王立红作品展

热度80票  浏览10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10日 19:30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王立红作品展

  【作者简介】王立红,女,出生于1973年8月13日。黑龙江省绥化市人。黑龙江省闪小说委员会副会长。曾在《小小说选刊》《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月报原创版》《百花园》《喜剧世界》《故事会》《民间故事》《民间故事选刊》《羊城晚报》《中国海洋报》《梅州日报》等中外杂志发表作品多篇。作品入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等多个选本,获得大地魂杯微剧本二等奖、悦月佳杯闪小说大赛三等奖、湘情杯闪小说大赛三等奖、梦蝶杯全国寓言闪小说大赛一等奖等多个奖项。获得邻家社区520微咔大赛月冠军、2017小小说月刊杯全国闪小说大赛年度总冠军,清风解放杯小小说大赛优秀奖,安全小小说大赛优秀奖,2018宁波大白鹅小小说赛事一等奖,美音自在溧阳闪小说大赛一等奖,重宇杯闪小说大赛一等奖,盘古故事征文二等奖等多个奖项,出版闪小说集《第三只眼》。

  菊殇

  文/王立红

  月色溶溶。

  菊园沐浴在月光中。

  嫩英细蕊,黄花争吐,幽香盈满袖。

  铮铮之声,恰似天籁,巍巍乎高山,洋洋乎流水,琴声清亮,笛声悠扬,却隐藏不住铿锵之声。

  曲罢。静寂。

  “几时走?”兰儿轻启朱唇。

  “明天。”秋满堂将兰儿拉进怀里,“安禄山起兵叛乱,我是大唐的男儿,怎忍心见山河破碎,百姓罹难!”

  “我知道。”兰儿用纤纤手指轻掩他的唇。

  “回来!”兰儿眼含热泪,把酒斟满,秋满堂一饮而尽。

  八年后。

  荥阳。

  战马嘶鸣,军旗猎猎。

  “史思明,投降吧!你已山穷水尽了!”

  “秋满堂,该投降的是你!押上来!”

  随着史思明的狂笑,一绿衫女子被押了上来。

  “兰儿——”秋满堂惊呆了。

  “秋满堂,你八年音信杳无,你的女人千里迢迢来找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你忍心让她为你送命吗?”

  “兰儿——”秋满堂目眦欲裂,心痛如绞。

  夕阳如血。

  秋满堂抽出竹笛,一曲高山流水骤然响起。

  双目相对,兰儿含笑点头。

  “将军,知你平安,我愿足矣!”兰儿一头撞向刀锋。

  “兰儿——”秋满堂一声长啸,战马跃起,直冲入敌营。

  史思明溃败。

  “都说你投降了,我不信,我死,朝廷就会信你了。”兰儿含笑闭上了眼睛

  望向长安,秋满堂脱下战袍,解下佩剑。

  秋满堂带着兰儿的灵柩回到了菊园。

  秋风起,秋草黄。菊花香里,一抔黄土,一壶浊酒。

  笛声残,琴已断。只有相思落满地。

  (此篇获2017小小说月刊杯闪小说大赛年度总冠军,发表在《小说月刊》)

  剑殇(599)

  文/王立红

  我被惊醒。

  那是一个端午之夜。

  溧阳北域,长荡湖水面浩阔。

  惊叫声起,一群盗匪趁夜偷袭。

  将军一跃而起,一把把我抓在手里。

  “将军,快走!盗匪人多势众,肯定是有备而来!”伺候将军的史莫拦住将军。

  “闪开!”将军推开史莫,冲向盗匪。

  将军的豪情感染了我,我长啸一声,扑向盗匪。

  银光霍霍,刀剑交鸣,惨呼声不绝于耳。

  将军被封为溧阳侯,政尚宽简。我跟随将军,多次到民间私访。田间,骄阳似火,将军戴着斗笠,帮百姓扶犁;木材铺,将军凿下一个个卯榫。越来越多的木船,开往长荡湖。

  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唯长荡湖盗匪猖獗。

  将军多次带官兵剿匪,可盗匪狡猾,长荡湖水域宽广,芦苇丛生,易于ce隐蔽。

  这股盗匪的首领叫卢顶,使一把青铜戟,重四十斤,有三米多长。卢顶仗着武艺高强,经常抢劫船只,欺压百姓。

  将军此次出征,就是征讨卢顶。

  惜天公不作美,长荡湖风急浪高,将军只好让官船停在湖畔。

  没想到,盗匪全部出动,突然偷袭。

  将军临危不乱,长剑指处,已斩杀多名盗匪。

  “史崇,拿命来!”青光闪闪,一把青铜戟攻向将军。

  将军怒目圆睁,长剑卷起风声,迎向青铜戟。

  剑戟相交,响声阵阵。

  将军虽然年迈,可身上仿若有无穷的力量。

  不,是凛然。是杀气。

  青铜戟如影如随,将军步法不乱,长剑飞舞,刺向卢顶。

  噗!

  鲜血飞溅。

  卢顶坠入湖中,将军满身是血,手握长剑,傲然屹立。

  我笑了。

  我是一把剑,是将军的知己。

  公元八十二年,将军不幸遘疾,薨于新镇。在棺椁合上的那一刻,

  我跳进了棺中。

  (此篇获美音自在溧阳闪小说大赛第一名,选入《一见平生亲》书中)

  笨匪

  文/王立红

  郑直被绑架了。

  绑匪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四十岁左右,脸和身上的皮肤都被晒成了古铜色,一看就是出苦大力的。

  郑直被绑在一根铁管上。

  这是一处正预备拆迁的旧楼,灰尘遍布,没有一个人影。

  绑匪拿着手机,神色激动:“李老板,你儿子在我手上。欠我的工钱马上给我,不然你就等着收尸吧!”

  李老板的儿子?郑直糊涂了。

  绑匪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

  手机响。

  绑匪带着哭音:“秀,再等等,我马上就能拿到工钱!拿到工钱就能交手术费!娘,你要挺住啊!”

  “你是农民工?”郑直问。

  绑匪看了郑直一眼,不吭声。

  “你是为了要回工钱,才绑架我?”

  绑匪盯着郑直,有些惊异。

  “你绑错人了,我不是那个李老板的儿子。”

  其实,李老板的儿子就来过工地一次,绑匪只见过一面。

  “你蒙我!”绑匪不信。

  那天,郑直从李老板的公司出来,李老板的秘书还点头哈腰的。绑匪一路跟踪,这明明就是李老板的儿子嘛。

  “我姓郑,不信,你看我的身份证。”

  绑匪从郑直的衣兜里掏出身份证:“你怎么和李老板的儿子长得一样?”

  “是像,可我并不是他。”

  “妈——”绑匪嚎啕大哭。

  “哭什么,你妈还等着你救命呢!”

  “绑错了,李老板不会给我工钱了!”

  “我可以帮你!”

  绑匪停止了哭泣。

  “知道重宇律师事务所吗?我是那里的律师,我可以帮你要回工钱。”

  绑匪怔怔地看着郑直。

  “走啊,先给你妈交手术费去,病人可等不起!”

  绑匪扑通跪下:“我错了!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郑直和绑匪走出旧楼,阳光立刻照耀全身,热热的,很温暖。

  (此篇获重宇杯闪小说大赛第一名,又发表在《厦门日报》)

  创作体会:

  写闪容易,要写好难。闪字数少,所以精粹,精致,每一个字都要恰当地站在自己的位置。写闪没有捷径,要多看,多读,多写,最重要的是多思考。一篇闪小说要有感情,有思想,或者说是人文关怀,那它就有存在的普世价值,它就是一篇成功的闪小说。写闪不要死板,不要只走一条道。生活中到处都是素材,要让思维飞翔起来。思维是耀眼的闪电,是翻滚的浪花,思维的广阔,决定你文章的格局。
顶:5 踩:5
【已经有27人表态】
6票
经典
3票
精品
3票
佳作
4票
3票
还好
4票
一般
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