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吴建作品展

热度149票  浏览37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18日 20:18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吴建作品展

 

  【作者简介】吴建,山东枣庄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泰国《中华日报》印尼《国际日报》《青年作家》《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吴地文化.闪小说》《金山》《天池小小说》《山东文学》《小说月刊》《今晚报》《齐鲁晚报》《羊城晚报》《新民晚报》《微型小说月报》《乡镇论坛》《遵义晚报》《福州日报》《安徽日报》《党的生活》《海口日报》《中国老年报》《检察日报》《小说林》等中外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中国闪小说2015年度佳作》《中国当代微小说精品》《星光闪耀——2016中国闪小说佳作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闪小说精选.点评本》等多种年选本。荣获“小小说月刊杯”2015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决赛优秀奖;2017首届“抱犊文艺奖”单篇文学作品第二名;“湘情杯”全国闪小说有奖征文三等奖;“小小说月刊杯”2016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决赛“年度亚军”;“2018年度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奖;2018“美音自在溧阳”全国闪小说大赛一等奖等多种奖项。


  天眼(566字)

  文/吴建

  “狗子,昨晚包工头刘黑子提着东西去找你了吧?”
  接了娘的电话,我一愣,娘在乡下,咋会知道这些呢?我说:“娘,你又听谁胡咧咧了,没影子的事。”娘说:“这个你瞒不了娘,这是你爹夜里给我托的梦,你赶快给人家退回去。你爹有天眼,时时在天上看着你呢。”
  我不信爹真有这个灵性,也许只是一个巧合。一个月前我爹得了一场大病,走了。我痛哭了一场,也轻松了许多。爹管我管得太严,谁也别想贿赂我一点东西,人家都说我白当了几年局长,要啥没啥。没办法,我知道爹这是为我好。
  过了几天,娘又打来电话:“狗子,你爹又给我托梦了,昨晚李胖子提着东西去了你家,你不要上他的贼船。赶快把东西给他退回去。你咋不长一点记性呢?”
  这还真怪了,难道爹真有这个灵性,有天眼,啥事也瞒不过他?我仿佛看到爹黑着脸看着我,那双眼令我不寒而栗。
  又过了几天,娘又打来电话:“狗子,你爹又给我托梦了,昨晚一个瘦子又提着一包东西去了你家……你不要自己捂着耳朵偷铃铛,监狱的大门不一定都是给别人开的。你做的啥事你爹都看得清清亮亮的。”
  我扑通一声跪在爹的遗像前:“爹,儿子服你了。从此以后,你的儿子还是原来那个儿子。”
  一天晚上,我路过小区小超市门口,无意中听到里面张瘸子在打电话“:他婶子,这几天没有人拿东西来找狗子了,放心吧,我的眼尖着呢……我保证替李正站好岗。”
  我的心一紧,李正是我爹,张瘸子是我爹的战友。

  (《天眼》原发2017年6月22日《德州晚报》;发8月10日《小小说选刊》;发2017年8月6日《昆山日报》;发2017年10月1日《今晚报》;发《小小说月刊》2017年第10期(上))


  天价座石

  文/吴建

  三爷坐在门口的座石上,低着头呼噜呼噜吃饭。过来一个人给他打招呼:“大爷,吃饭呀。”三爷没抬头,哦了一声。那人说:“大爷,我看看你这块座石行吗?”三爷说:“这石头有啥看头?”那人说:“我就是看看。”三爷起身,那人围着石头左右地看,看着还点着头,最后给三爷打声招呼走了。走老远还回头瞅那块石头。
  三爷不吃饭了,端着碗仔细地围着石头转了三圈,没看出啥。这块石头他天天坐,都坐了几十年了。
  那还是年青时他跟人学活,回家找来一块大青石,先打成方型,又在上面刻了一条龙。说是龙,怎么看都像一条虫。后来就放在门前当座石了。三爷不看了:“啥人都有,闲得蛋疼。”说着呼噜呼噜又往嘴里扒饭。
  过了一天那人又来了。他给三爷打声招呼,就拿出相机啪啪地给石头照相。这两天三娘的病又复发了,三爷正发愁,就没好气地说:“有啥好照的?”那人手指竖在嘴上,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式:“大爷,这是古物,可能值不少钱呢。”三爷心里有底:“去去去,别忽悠我。”
  第二天那人又带来一个人。那人说:“恭喜大爷,我们已经鉴定完,你这石头值二十万,卖不?”三爷愣了:“真的假的?”那人把钱递给三爷......三娘的病整整花了二十万。
  一年后,在外地打工的儿子突然打来电话:“爹,我在一幢别墅门前见到了咱那块座石,主人叫赵阔。”三爷这些天就不安:“你再问一下他小名叫狗娃不?”儿子说打听了,叫狗娃。三爷突然泪流满面:“这孩子......”
  狗娃小时在冰上玩耍不小心掉进了冰窟窿,三爷把他救了上来......几年前,狗娃曾几次给三爷钱物,都被三爷拒绝了。

  (《天价座石》首发《牡丹晚报》;发2017年2月13日《中华日报》;获“小小说月刊杯”2016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决赛“年度亚军”;发《吴地文化.闪小说》2017年第2期“大赛精选”版;发《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一书;发《小小说月刊》2017年第4期(上))



  七奶的小木船

  文/吴建

  七奶推着轮椅上的海在戴溧河边遛弯儿:咱这辈子还能去南海看看不?
  海知道七奶“去南海看看”的意思:哎!都是我,拖累你了!
  算了,咱都老了,想想就算去了。
  七奶两人一块儿过,大门上的“烈属”红牌牌,让七奶荣光了一生,也心痛了一生。
  没过几天,七奶问海:咱戴溧河的水流进天目湖后是不是入了太湖?
  是。
  太湖入东海,东海通南海,对不?
  对。
  听海说是,七奶昏花的老眼瞬间亮了。
  一天,七奶对海说:咱找人做一只小木船吧?
  做它干啥?
  我见有人把河灯放在小木船上在河上漂。听说能漂很远很远。
  你想放河灯?
  七奶没说话。
  几天后,七奶拿回家一只小木船。
  雨季,戴溧河涨水了。七奶背着包,推着海出了门。
  海问:干啥去?
  去河边。
  到了河边,七奶从包里拿出一双发了黄的老布鞋。海一惊!
  七奶把老布鞋放进小木船里,小木船就顺水向天目湖漂去。七奶松了一口气:老七啊……这些年我一直想给你这双鞋……去南海太远了,海又不能离人。我没办法呀……晚上我只要一合眼,就看到你光着脚丫子在大海里……
  六十多年前,刚结婚的七爷突然接到了作战命令,他甩掉脚上的新鞋,穿上那双烂布鞋就要走。那双新鞋是借别人的。七奶一把拉住了他。七奶去东家借鞋布,西家借鞋底,整宿没睡觉,也只赶出来一只。七爷还是穿着那双烂布鞋走了。
  后来,七爷没回来,七爷的连长回来了。连长拄着双拐:老七是个英雄……说着交给七奶一只烂布鞋——那是从海里抢回来的七爷的的鞋。
  连长没走,他的耳畔七爷在吼:如果我牺牲了,请你照顾好我的女人!海就是那个连长。
  望着远去的小木船,海忽然抬起右手,向小木船和那双老布鞋敬了一个军礼!

  (《七奶的小木船》发《吴地文化.闪小说》2018年第4期;荣获2018“美音自在潥阳”全国闪小说大赛一等奖;入选《一见平生亲》一书)


  创作体会:2015年我刚开始学习写作就遇上了闪小说,写出来第一篇闪小说就有幸发表了,所以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文体。我是一个生意人,平时很忙。遇到好的素材就随手记在手机上,生意不忙的时候我就在手机上写。用手机写很方便,在哪里都可以写,不受限制。写完再复制到电脑上,然后一遍一遍地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然后投稿。没有素材可写的时候,我就去看别人的作品,看着看着,脑子里就有灵感了。像《天眼》《天价座石》我都是看了别人的作品激发出来的灵感,然后写成的。写闪小说容易,但是想写出精品不容易。那就得多读多写多悟,天天坚持,写着写着,一不小心一篇精品就出来了。精品可遇不可求。
顶:11 踩:13
【已经有50人表态】
8票
经典
5票
精品
8票
佳作
9票
5票
还好
9票
一般
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