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谭贵珍作品展

热度166票  浏览57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18日 19:54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谭贵珍作品展

  【作者简介】谭贵珍,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湖北闪小说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荆楚闪小说》杂志社社长。《楚风闪韵》主编。2018年度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作品散见于《农民日报》《羊城晚报》《小说月刊》《微型小说月报》《幽默与笑话》《江河文学》《中华文学》《欧华导报》(德国)《阳光导报》(日本)《解放日报》(越南)等中外近百家报刊。有作品在全国征文比赛中获奖。

 千里眼(563字)

  文/谭贵珍

  “泽睿,你今天怎么和同学吵架了?”
  “没有啊!”五岁的泽睿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一边专心地踢着矿泉水瓶。
  “你撒谎,说谎的孩子是会长出大象鼻子的。”我追上他说。
  “哦,妈妈,你是不是说宋佳佳?我早忘记了。”泽睿用力踢出瓶子,开心地向前跑去。
  我刚想对他说教一番,他突然将瓶子踢向我:“妈妈,你踢一下。”
  瓶子正好滚到我脚下,我飞起一脚,瓶子落到了绿化带中。
  “妈妈,是不是杨老师跟你说的?”
  “是我亲眼看见的。”
  “你又没有去我们学校,怎么看得见?”
  “妈妈有千里眼啦。”
  “千里眼是个什么鬼东西?”
  “妈妈的千里眼坐在家里就能看见你在幼稚园里做什么。”
  “不可能。那你猜猜今天中午我们吃的什么?”
  “有米饭,土豆丝,鸡肉,青菜,还有鸡蛋西红柿汤。”我得意地看着他。
  “肯定是杨老师跟你说的。”泽睿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我。
  “是妈妈用千里眼看见的。”
  泽睿不再言语,一门心思地踢他的瓶子。
  “妈妈你再踢一下。”泽睿将瓶子踢到我脚下。
  我起脚用力一踢,却没有踢到瓶子。
  泽睿捧腹大笑,我也大笑着,又一脚踢了出去,瓶子滚了几圈,停在了一米远的地方。
  我紧走两步,提起脚准备再次踢出去,只听泽睿说:“妈妈,你说爸爸现在在干什么?”
  “妈妈又不在爸爸身边,怎么知道他在干什么?”我随口说。
  “你不是说你有千里眼吗?我就知道你说谎。”泽睿哈哈大笑起来,“妈妈你小心长出大象鼻子!”

  (原载《羊城晚报》2018年3月19日,入选《2018中国精短小说年选》。)


  红宝石吊坠(564字)

  文/谭贵珍

  胡英为了参加闺蜜余玲儿子的婚礼,特地去城里最有名的珠宝行花巨资买了一款红宝石吊坠。
  婚礼这天,胡英对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余玲说:“余玲,你今天真是光彩照人,风光无限!”
  “胡英,你也很美丽动人啊!”余玲春风满面。
  “我不能跟你这个富婆比,你看你那个红宝石吊坠,一看就是世界名品!”
  “你觉得是名品?那等婚礼仪式结束后我和你换。”余玲笑道。
  “我这个是国产货,你怎么舍得跟我换?”胡英调侃道。
  “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我啥时说话没算话?”
  婚礼仪式结束,客人散去。胡英叫住余玲:“别忘了跟我换项链!”
  “没忘呢!”余玲说,“不过我要跟你说清楚......”
  “算了算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跟我换的。”胡英立马打断余玲地话。
  “我这个吊坠真不是你想像得那么名贵……”余玲一边从脖子上取下项链一边解释。
  “不愿意就不愿意,还扯什么由头?”胡英噘着嘴。
  “不是我不愿意,你那块红宝石吊坠比我这块价值高多了……”余玲说。
  “可我就是喜欢你这块!”胡英几乎是夺过余玲手中的项链。
  “你真喜欢,咱就交换,不许反悔哟!”余玲笑道。
  胡英如愿了,兴高采烈去珠宝行鉴定。老先生摘下眼镜笑着说:“这一百多元的地摊货,你都看不出?”
  “不会吧?我闺蜜可是富甲一方的贵妇人,她在儿子的婚礼上怎么可能戴地摊货?”胡英大惊失色。
  老先生意味深长地说:“越是穷人,越喜欢摆阔。真正的富豪,很少用奢侈品。”

  (原载《微型小说月报》2018年第7期,入选《幽默与笑话》2019年第2期。)


  醉汉(525字)

  文/谭贵珍

  严明跌跌撞撞地从好莱坞酒吧出来,一边扭着“麻花”步,一边喃喃自语:“兄弟,你跟我比?你还嫩了点。还吹牛说有一斤的量,八两不到就把你放倒了。”
  习习江风袭来,身上寒意阵阵。严明仿佛就是那江边纤细的柳枝,摇来晃去的,随时都有跌倒的可能。
  离好莱坞酒吧二三百米远处是江滩公园,每当夜深人静,公园里除了蚊虫多以外,就是不醒人事不知回家的醉汉。待到天明,这些醉汉酒醒了,身上的钱财也不翼而飞了。
  不远处的灯光下,几名环卫工人的红布衫晃荡着。严明身子一歪,倒在长椅上睡着了,随即鼾声如雷。
  不多时,从公园深处走出来两名男子。他们径直地走向严明,在离严明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也扭起了“麻花”步,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他们醉倒在严明躺的长椅下。
  严明鼾声如雷。
  两名男子对着严明大声道:“打雷了,快起来,要下雨了。”边说边用手推拉严明。
  严明似一堆烂泥,任由两名男子揉捏,鼾声依旧。
  两名男子搜出严明身上的手机和钱包,准备转身离去。严明一翻身抓住一名男子的手,“咔嚓”一声,将一副锃亮的手铐铐了上去。
  另一名男子见状,慌慌张张地向前逃跑,被附近的“环卫工人”逮了个正着。
  “你不是喝醉了吗?”戴上手铐的男子不服地道。
  “醉了啊!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严明和“环卫工人”同事都笑得抿不拢嘴。

  (原载《微型小说月报》2018年第6期。)


  闪小说创作谈:我平时公务繁忙,写作是年轻时候的爱好,最近两年才重新拾起笔。在闪小说界,我更是一名新兵。2018年元月才开始接触闪小说,一年多来,发表了近百篇(次)闪小说,获得“2018年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是我最大的荣幸。我没有什么经验,只谈点感想。我写闪小说一般是写我熟悉的人和事,往往是生活中的一句话一件事情触动了我,我便产生了写作的欲望,就开始构思。先想好结尾,结尾想好了,前面的细节(情节)与结尾反向去设计。读后让人有种意料之外的快感。刚开始以为闪小说字数少很好写,真正写起来才感觉写闪小说是一种很烧脑的事情。有时构思一篇闪小说,要苦思冥想两三天才能下笔。
顶:12 踩:10
【已经有56人表态】
13票
经典
7票
精品
8票
佳作
7票
7票
还好
8票
一般
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