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吴继忠作品展

热度352票  浏览8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24日 19:47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吴继忠作品展

  作者简介:吴继忠,侗族,湖南省新晃县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工作委员会会员,湖南闪小说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现供职于湖南省新晃县米贝乡人民政府。2014年创作闪小说,已在市、省级报刊发表闪小说200余篇,获奖闪小说近20篇。获得2018年度中国闪小说总冠军大赛季军。出版闪小说个人专集《野声》。


  土地有声

  文/吴继忠

  双手喇叭状,对着青山一声:“嗬嗨,太阳出来了哎!满山岗哟!”
  风起、鸟噪、云涌、林动。不一会,晨曦铺满了山梁。
  阿泉喊山后,取下自制的树皮长号斜放在嘴角,将号管伸向了白云蓝天。
  嘟——嘟!树皮长号声薄凉纯粹。
  以前匪患时,只要听到树皮长号,人们都会举着火把从山野呼啸而来,集聚鼓楼坪里,待族长榜爷发号施令。
  如今,百年古寨都搬去了山脚下。红瓦青楼里,没有袅袅炊烟,没有犬吠鸡鸣,只有那条弯弯的小河水在日夜地浅吟低唱。
  阿泉没有下山。他说,他要守老这方空巢土地。
  在寂静的山野,阿泉开了个“榜爷山庄”。
  锄头、钉耙、蓑衣、斗笠等农耕工具挂满墙壁,再贴上“风调雨顺”字样,颇有人类远古的遗风。
  老辈说,榜爷七十岁还能赛过猎狗的奔疾。
  阿泉就喷绘了一幅猎狗旗幡,飘于山梁上,煞是威风。
  做完这些,阿泉才在堂中的美人靠上方悬挂着一个女人像。
  酒,是自酿的桃花酒,醇香!
  山下的人们听到阿泉的树皮长号声,都举火把蜿蜒而来,集聚在旗幡下。
  上菜!
  阿泉一声吆喝。
  清蒸狗肉——黑土地坳;红烧扣肉——青岗云岭;芹菜肉丝——燕子双岩。每一道菜,阿泉都是以山梁上的小地名冠名。唯独那盘羊肉鱼汤没有艺名。
  “阿泉,这菜名叫什么?”大伙指着羊肉鱼汤说。
  阿泉拍了拍毛茸茸的胸脯道:叫——土地有声!
  满桌乡愁令人唏嘘。
  而守寡三年的田姑,看着美人靠上自己的画像喜极而泣。她柔情地对阿泉说:“哥吹,妹听!”
  嘟——嘟!山梁上,市级非遗传承人阿泉又吹起了他的树皮长号。


  母亲的嫁衣

  文/吴继忠

  母亲一共有八套嫁衣。听说还是当年父亲借钱置办的。
  那时的公社文艺队,母亲是腰鼓手,父亲是唢呐王。
  母亲敲的腰鼓节奏铿锵。父亲吹的唢呐高亢激昂。
  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花前月下,母亲便嫁到了高山上。
  母亲极少穿嫁衣。可是,一身的粗布衣着依旧遮不住她的美丽。
  当蒲公英漫舞在秋天时,抬木喊山的父亲便回来了。
  只有在这个时候,母亲才在父亲的跟前穿起了嫁衣。
  不久,母亲不能穿她的嫁衣了,是因为我在她的肚里疯长。
  母亲为我取了个‘腰鼓’的小名,我不知母亲为啥给我取这小名。
  十三岁那年,母亲怕我虚弱的身子难御风寒,命令我穿上她的花格子嫁衣。
  “我可是男孩呀!”我极不情愿。
  “孩子,穿在里面照样暖和。”
  穿着母亲的嫁衣读书,我的心里腾起了一股莫名的滋味,我不由自主地跪在母亲的跟前。
  我参加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就是给父母各买了套衣服
  母亲逢人就说,儿子虽然不在我身边,但是他却在我身上!
  母亲还剩最后一件嫁衣。嫁衣虽没有褪色,却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我知道,母亲很胖,那嫁衣肯定是不能穿了。
  可是母亲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那段时间,母亲不停地呼唤我的小名:腰鼓。
  父亲时不时地握着他的唢呐,可是,不管他如何的用气,那一口缺牙就是吹不响它。
  母亲又指了指木箱说,她要穿走她的最后一件嫁衣。
  母亲对父亲说:“穿你的嫁衣去天堂,来世还当你新娘!”
  母亲居然穿上了小小的花格子嫁衣。
  我突然看见,棺材里的母亲是那么的骨瘦如柴。


  蚕豆花儿香

  文/吴继忠

  “喜子,会栽秧不?”刘嫂笑着问一个懵懂少年。
  “不会啊刘嫂,但我可以跟我爹学。”喜子歪着脑袋说。
  “哈哈哈……”
  古井边,一群浣纱的女人把那懵懂少年笑的一片迷茫。
  别看喜子才十三岁,但却是有老婆的人了,老婆大他五岁,八岁那年就来到了喜子家当童养媳。她没有名字,喜子爹给她取了个“丫妹”的小名。
  丫妹很勤快,天天背着喜子在开满蚕豆花的田野上捉蝴蝶,累了,就抱着喜子睡在那柔柔的春阳下,淡淡的花香里。人们不把她看成是童养媳,而当是喜子的姐姐,亲姐姐。
  丫妹到了十八岁,喜子爹才对她说,喜子就是她男人
  “不,喜子是我弟弟呀!”丫妹急了。
  “孩子,太阳升,月亮落,我们老了,以后就靠你们了。”听着喜子爹的话,丫妹哭着点了头。
  “姐姐,我爹为啥要我和你睡?”睡在新床上的喜子根本不懂房事,多少次这样反复问丫妹。
  看着不懂事的小丈夫,丫妹的心里五味杂陈,多少个夜晚在叹息声中度过。
  一个虫鸣蛙声的夜晚,睡梦中的喜子闻到了一阵清香。“姐姐,吃哪样这么香?”
  “蚕豆啊,你要,就从被子里拱过来。”丫妹含羞道。
  “天啊!姐姐,你咋会?”喜子惊叫起来。原来,丫妹一丝不挂。那夜,喜子终于告别了少年。
  蚕豆花儿香啊……
  我站在爷爷奶奶的墓前,为两个老人当年的青葱婚事唏嘘不已。


  创作体会:我写闪小说时间不是很长,在创作过程中,我深感写好闪小说不易,在600字的限制里,要挥舞出一个精彩的世界,必须要在立意——布局——转换——结尾这四点上下功夫。我个人认为这四点是写好闪小说的必然过程。狂轰滥炸似的写法不足取,那只是制造文字垃圾。作品不发出还是自己的,发出了就是大家要看的。发出了就得接受读者的检验和热心版主的点评。只有这样,闪小说的创作才能且行且进。
顶:46 踩:24
【已经有133人表态】
49票
经典
20票
精品
18票
佳作
14票
11票
还好
10票
一般
11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