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阅读 >> 精品阅读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左世海作品展

热度135票  浏览29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3月18日 20:06
 中国闪小说年度新锐作家左世海作品展
  

  【作者介绍】左钱柱,男、(笔名左世海),1969年出生,山西左云县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理事,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闪小说委员会副会长。中国《散文诗》刊签约作家。早年从事诗歌、散文创作,2013年开始尝试小小说写作,迄今作品在印尼、泰国、美国、新西兰以及国内的《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民间故事选刊》《杂文选刊》《青年文摘》《意林》《视野》《特别关注》《特别文摘》《经典阅读》《四川文学》《贵州文学》《新民晚报》《羊城晚报》等百余家报刊发表小说千余篇,数次获奖。部分作品连续五年被选入《中国小小说精选》《中国微型小说精选》和改编成微电影、连环画以及入选全国统一高考试题,著有闪小说集《穿袍子的女人》。


  先干为敬(572字)

  文/左世海

  包间里,宾客满座,酒菜飘香。
  张三给众位倒满酒,然后指了指对面一个有些秃顶的胖老头对李四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曾是咱县财政局的李局长。”
  未等张三说完,李四包子似的脸庞瞬间堆满笑容,他连忙欠起身,双手举杯,道;“哎呀,李局长,失敬!失敬!”
  张三接着说:“”李局去年刚退二线,搞了一年调研工作,呵呵!”
  “是吗?”李四听了一愣,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望着眼前的胖老头,慢慢地收回酒杯直起腰,改口道:“原来李局,不!原来李师傅退下来了?不过,退下来也好,不要每天为工作的事操劳了。”
  胖老头听了笑笑。
  张三又说:“从上月起,李局正式到龄,刚办了退休手续。”
  “是吗?退休好呀,无官一身轻嘛?我说老李,你从此可以享乐晚年了,呵呵!”李四说着将盛满酒的杯子放回面前的餐桌上,他坐下来,用眼瞟着胖老头,讪笑道。
  胖老头笑着点点头。
  张三继续说:“别看李局退休了,那也闲不住,他业务精通,经验丰富,经王经理再三邀请,才答应兼职咱们公司的经理助理,这不,今天刚上任。”
  “原,原来是这样啊!你咋不早说呢?”李四怪怨着张三,包子似的脸庞又瞬间堆满笑容,他重新欠起身,双手举杯,探向胖老头道:“祝贺您呀,李局,不!您和我都姓李,咱就是一家子了,我叫您李叔好了,以后还望李叔多关照我这个小字辈啊!来,这杯酒我敬您,您随意,我先干为敬,哈哈!”

  (首发《今晚报》2017年8月13日,转发《小小说月刊》2018年6期《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1期)


  梦(591字)

   文/左世海

  7岁那年,我和小伙伴狗蛋一起在村口玩。狗蛋对我说:村西城墙下山洞,你知道不,里面埋着许多金子。
  真的吗?我不相信地问道。
  狗蛋笑笑,没有回答,又忙把话题转向了别处。
  我有点相信狗蛋的话了。因为听老人们讲,狗蛋爷爷以前是个大财主,有一处大院子就建在西城墙附近,只不过后来卖给了我本家三爷。
  后来,我跟大哥去村外拔猪草,路过古城墙,我问大哥:“城墙下是否有个洞?”
  “你咋知道?”大哥听了一愣,道:“以前这城墙下真有个洞,洞顶很低,进去要弯腰,小时候我和伙伴进去玩过。”
  “带我去看看?”我乞求着。
  “里面黑黑的,啥都没有。”大哥说:“现在进不去了,洞口被三爷圈到院里封死了。”
  我听后有些失望。
  自那以后,我就像被施了魔一样,常常在三爷门前晃悠着,想进去找那个洞。
  我的异常举动,引起了三爷的注意。一次,他把我拉进屋里,再三追问,我才把洞里有金子的事道了出来。
  “瞎扯!三爷听了骂了我一句。
  是狗蛋和我亲口说的。我说。
  三爷听了一愣,随即又骂道:小孩子家,瞎叨叨啥?说着将我撵了出来。
  自那以后,我再没靠近过三爷的院子。
  当年底,我们全家随父亲迁到了很远的矿山居住,没想这一走,就是三年。
  前几日,我去县城赶集,竟然遇到了发小狗蛋。我无意向他问起了三爷。
  “早死了!”狗蛋说:“你走后那年春天,他跑到院后的土洞里像是挖什么东西,结果遇到塌方,埋了进去,等家人发现后已晚了。
  “啥?”我听了感到吃惊。
  是不是挖金子才?我问。
  什么金子?狗蛋听了不解。
  是你说过的洞里有金子呀!我说。
  你呀!那是我做的梦,你也信?狗蛋笑着说。
  我听后傻眼了。

  (首发《天池小小说2016年2期,转发《民间故事选刊》2016年10期《微型小说选刊》2017年13期)


  母亲的记性(600字)

  文/左世海

  对于娘的到来,我颇感意外。
  “咋事先不说一声,我去车站接您,迷路了咋办?”我怪怨道。
  “放心!我记性好着哩。”娘说:“虽然三年没进过城了,可我还记得出了车站,向南拐入一条小巷,巷尾有棵大槐树,顺着槐树往东走,数到第7个大门就是你家。”
  我听了有些吃惊。老实说,我在这里住了几年,有时夜间回家还会走错道,如今老太婆七十多岁了,竟然记得比我都清楚。
  “知道我为啥今天来?”娘问。
  我茫然地摇摇头。
  “今天是七月初八,你的生日呀!”娘说:“我知道猜忙回不去,我就赶来了。”
  “不是您说,我真忘了。”我笑道。
  “年纪轻轻的,记性还不如个老太婆!”娘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递向我说:“听说你近日买房。我和你爹商量,卖了粮食,给你凑了5000块钱。”
  “用不着,我已交完首付。再说我爹有病,这钱我不要。”
  “你不拿,我回去咋和你爹交代?”娘说。。
  可任凭娘咋样找借口,我就是不收。。
  “不要我就拿回去!”娘最后火了,她没好气地将纸包随手塞到卧室的枕头下面。
  “还是装起来吧,以免走时忘了。”我说。
  “没事,我记性好,哪能忘记?”娘说。
  第二天,娘走后,我整理她睡过的床铺,发现了枕下那个鼓鼓的纸包。
  我忙给娘打电话。娘支吾着说:“人老了,记性不好,早晨怕误车,走得急,忘拿了。”
  我听后蒙了,一向记性蛮好的娘,这次咋就忘了呢?

  (首发《大同日报》2018年7月20日转发《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12期)


  创作感言:
  我以前写散文诗歌,没有涉及过小说创作,后来又因工作原因,中途缀笔十年,导致写作基于荒废。自从2013年初次接触闪小说后,又开始燃起了写作的欲望。尽管追求了几年,但在闪小说界,我依然是一个门外汉,需要不断地去学习,探索。我感觉写闪小说难,出一篇精品更难。为了写好一篇闪小说,体现出“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特点,我从生活中的一些小事中提取素材,往往别人的一句笑话,一句牢骚就能激发我的创作灵感。有时为避免落入俗套,构思一篇闪小说需要几天在脑海打腹稿,在心中反复推敲语言,直到感觉成熟了,才肯下笔。
  的确,写作是一件苦差事,不但要用脑,还要经得起寂寞与清贫。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要有信心,与众多的师友们一起,相互鼓励着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顶:11 踩:7
【已经有46人表态】
8票
经典
8票
精品
6票
佳作
6票
7票
还好
5票
一般
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