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疑》同题系列闪小说九篇

热度75票  浏览35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9月04日 12:08
  同题系列闪小说九篇
  
  文/谢林涛
  
  疑(一)
  
  青龙山。匪巢。败仗之后。
  匪首:“来,二弟,您上坐!”
  
  
  疑(二)
  
  阿香手中的扫帚伸到床底下,扫扫扫。几张红钞票滑着轻快的舞步,碰到她的脚尖后,停了下来。
  阿香死死地盯着钞票。几分钟后,双眼含泪的她扔掉手中的扫帚,冲出屋门。
  阿香是阿骏、阿梅夫妇请来的保姆。阿梅挺着个大肚子,眼看就要生了。
  短短一个星期,阿香三次从阿骏夫妇的床底下扫出红钞票。
  晚上,阿梅扯着阿骏的耳朵说:“你啊,藏私房钱的水平长进点好不好?”
  
  
  疑(三)
  
  叮铃铃,电话铃响。
  玉婶从床上一弹而起。
  “翼儿,是你吗?”
  “……”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一只大鸟,翅膀上滴着血,叭地一声,坠落到我的脚下。”
  “……”
  “翼儿,你没事吧?”
  “……”
  “你当科长才几年啊?换了新车子又买新房子!”
  “……”
  “你寄给我的钱,我都帮你存着……”
  “……”
  “啊,打错了?你不是翼儿?你怎么不是翼儿?……”
  
  
  疑(四)
  
  在路上我碰到一条狗。它不作声,只是埋着头,向我逼过来。
  我死死盯着随时会向我发起突袭的狗。前进,变成后退。
  我退到一座小城。我记得这里有我入住的旅店,就在当天上午,我的朋友把我带到这里。她是我非同一般的朋友,说是红颜知己,也不过分。
  一切都是她的安排。以至,我忘了旅店的具体位置,甚至忘了旅店的名字。
  我找不到这家旅店了。仅仅几小时,却有着沧海桑田的变化。小城的房屋,全是歪歪斜斜的颓废样。
  我想找朋友问个究竟。可我竟找不到她的任何联系方式。
  这是哪里?
  我为什么到这里来?
  
  
  疑(五)
  
  将军有二心,众说纷纭。
  王曰,将军忠心,日月可鉴,复说将军二心者,严惩不贷。
  敌大举入境,将军请战。
  王曰,敌来势汹汹,孤当亲迎顽敌,爱卿且为孤固守都城。
  期年,王败退都城。敌兵临城下。将军复请战。
  王称病,拒见将军。
  越三日,将军蹈海。都城竖白旗。
  
  
  疑(六)
  
  崇文的眼睛,擦了又擦。没错,特等奖下对应的名字是他!
  奖金十万元!崇文可以在老家县城买套三居室,四成首付绰绰有余。
  崇文又用右手在左前臂上使劲一拧。痛!他开心地笑了。
  崇文由新房想到参赛作品中善解人意的新娘。瞅瞅四周没人,先前矜持无声的微笑变成开怀大笑。
  崇文笑醒了,非常懊恼,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到底还是一个梦!他再次刷新电脑上打开的网页。
  灼痛眼睛的还是那一行字:特等奖,空缺。
  
  
  疑(七)
  
  柴七是在寻找儿子阿龙的山路上,碰到猎犬阿虎的。
  阿虎叼着阿龙。阿龙的手上、脚上、身上,好几处都在冒血。
  “畜生!”懵了几秒的柴七,手上的铁棍狠劲敲上阿虎的头。
  脑浆迸出。阿虎惨叫一声,看着柴七的目光,渐渐地,渐渐地暗了下去。
  柴七蹲下,抱起阿龙的瞬间,看到十米开外,草丛里躺着的一具狼的尸体。
  
  
  疑(八)
  
  大学毕业三个多月后,鹏辉终于找到第一份还算满意的工作。现在,他急切地想找到一个人。
  鹏辉想找的人是摆地摊的,一个月前,他从那人的摊位上,买到一个筒壁上雕刻着一丛兰草的竹笔筒。鹏辉对这个笔筒爱不释手,原因是,他暗恋过一个名叫兰的女同学。
  鹏辉买下笔筒的第二天,刚好是房东来收房租的日子。
  从房东进门的那一刻起,鹏辉的脸就红了。他的手插在裤袋里,使劲地捏着早已瘦得不成样子的钱包。眼看马上弹尽粮绝,可工作却还没着落。
  房东的目光从鹏辉涨得通红的脸上,落到写字台面的竹笔筒上。
  “啊,好东西!”房东边说边走近写字台,伸出双手,像捧宝贝一样,小心地捧起那个竹笔筒。
  “让给我怎样?抵这个月房租?”房东看着鹏辉,认真地说。
  “不行,不行,这个不值钱,我昨天才花20元买的。房租我晚两天交,好吗?”鹏辉的脸涨得更红了。
  “20元?你捡大漏了!让给我吧,抵这个月,抵两个月的房租也行!”
  “这……”
  “舍不得啊?那这样吧,我先拿去,房租你不急着交,我玩赏一两个月,你想要回的话,跟我说声就行!”
  房东走了。鹏辉舒了口长气。很快,他又怅然若失。
  鹏辉终于找到了那个摆地摊的。本来,鹏辉是有许多话想问的,可最终他只是默默地走过那人的摊位。摊位上,几个与他先前买的那种一模一样的竹笔筒,明明白白告诉他,并没有捡到漏。鹏辉走过摊位时,特意多看了两眼笔筒上的兰草,再没有先前的那种欣喜。
  
  
  疑(九)
  
  县城小旅馆。
  服务员小郭轻柔地叫开202房间的门,她身后几名身材魁梧的警察一拥而入。
  “不许动!”
  “请接受检查!”
  盘问。请示上级查对。上级又请示上级。
  天啊!房间里入住的,果真是出差经过此地的刘将军!
  警察们连声说着对不起,退出房间。
  小郭红着脸,也连声向将军说对不起。
  “没事,你们警惕性高,很好嘛!”将军挥挥手,接着说,“嘿嘿,小姑娘,看样子,是你告的秘?这么说,你对我这身军服,蛮了解嘛!”
  “我,我是军事迷……”小郭不安地搓着手说,“我以为,将军那么大的官,是绝对不可能……住我们这种小旅馆的。”
  “你这种观点,我可要批评了!官兵一致,有什么不可能的!”将军语重心长地说。
  “嗯……嗯……”,小郭连连点头应答。她看到将军手中握着一支钢笔,又看到写字台上摊开的笔记本,心动了一下,赶紧说:“将军,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行,没问题!”将军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手中的笔刷刷刷,“我是一个兵”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顿时跃然纸上,再署上名:刘远。
  
  --“小小说月刊杯”2016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优秀奖)
顶:7 踩:4
【已经有27人表态】
7票
经典
3票
精品
4票
佳作
4票
2票
还好
4票
一般
3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