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作者


shxshydWG
用户组: 管理员
开通时间:2013-08-09
更新时间:2018-06-23
上次登录时间:2018-06-25
柏林

  柏林  文/孙逸  俄国人攻破了柏林。  我和尼采走在米特区的一条街道上,炮弹几乎炸毁了所有建筑物,地面上散落着弹壳和一些枪支。  “我们去哪吃饭?”尼采问我,随意地踢开一支炸没了枪托的毛瑟短枪...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46)

少女像

  少女像  文/提拉米苏  十八岁的少女雯是一所山村小学唯一的老师。  邻近村子的孩子来上学,要经过一座摇摇欲坠的小木桥。每天放学,雯都会把孩子们送过桥去,从不间断。她深深爱着她的事业和孩子们,孩...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39)

奇医秦明章

 奇医秦明章  文/叶雨  方知县连日烦躁郁闷,憔悴萎靡,百医不效。  家人惶惶不可终日,唯祷神尔。  有秦明章者,不请自至。  望闻问切之后,自取琵琶而弄之。但闻铮然一拨,弦生悠扬——  初如秋风...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38)

是谁害死了狗

 是谁害死了狗  文/田杕(di)  桃源乡群山环绕,经济落后但民风淳朴。上小学的时候,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对此深有体会。  一天早晨,上学路上,同学王亮说,谁要敢摸一摸那条狗的耳朵,我就请他...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41)

 碎  文/迷失的羊  我被一只软软的手握着。  我有些兴奋,因为已经好久没人碰我了,接着,我看见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脸:满脸的疤痕像蜈蚣一样扭曲变形。这个丑女人是谁,我怎么会在她的身边?  我痛苦地闭...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42)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72】王立红:寂寞的长度

  寂寞的长度  ——读朵拉闪小说《等待的晚餐》有感  文/王立红  读朵拉老师的闪小说,仿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吸引着我,让我如饥似渴,欲罢不能。一口气读下来,有什么东西触动我柔软的内心深处。对,不...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26)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70】吴建:一个凄美的等待

  一个凄美的等待  ——读朵拉老师的闪小说《等待的晚餐》  文/吴建  一个显得烦恼不安的女人,一张桌子,一桌丰盛的晚餐。这个场景就像一幅速写画。这就是马来西亚著名女作家朵拉老师笔下的闪小说《等待...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32)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 69】陈万珍: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读朵拉闪小说《写她》有感  文/陈万珍  深情是一种境界,一个男人敢于书写出对故去的小三的深情更是一种绝上的境界。朵拉老师在轻轻地叙述一个失去婚外情的男人的落寞——他只有...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27)

《全国教师微型小说选》征稿

 《全国教师微型小说选》征稿  微型小说是广大读者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学体裁,短小精悍,干净好读,是一种学校赞誉,家长放心,学生受益的文体。而创作微型小说的中坚力量之一就是教师。现每年有多本微型小说、小...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23 | 评论(0) | 阅读(36)

砍脑袋

 砍脑袋  文/杨世英  很多看客围在院外四周的高处,等着观看砍脑袋。  包着蓝色头帕的梓,反绑着双手,正跪在大院里的石板上。  梓,你年纪轻轻的,不好好谋生活,竟然当上了土匪,抢人又抢粮?  说话...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18 | 评论(0) | 阅读(88)

花船

 花船  文/白文岭  匪首刘太,决定再去一次花船。  花船在黄河岸边的林家渡口,是个灯红酒绿的去处。五年前,刘太常去花船上,和一个名叫花妹的姑娘,寻欢作乐。后来,刘太和人争风吃醋,失手惹出人命,这...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18 | 评论(0) | 阅读(102)

母亲的墨镜

  母亲的墨镜  周国华  花了几个钟头才爬上来,啥也看不到,真是的!雾气无情地吸走了她的叹息声,观景台四周混沌一片。  有欢笑声从浓雾中隐约传来,她循声走去。观景台边站着俩人,她听了听,原来是对母...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18 | 评论(0) | 阅读(86)

2018年已有多篇专家学者的闪小说评论文章刊发于主流报刊与学术期刊

2018年已有多篇专家学者的闪小说评论文章刊发于主流报刊与学术期刊  中国文学评论界的专家学者们越来越关注闪小说。仅2018年以来,已有多位专家学者撰写的专论闪小说的文章(学术论文或评论)刊发于一些主流报刊...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18 | 评论(0) | 阅读(64)

蚕豆花儿香

  蚕豆花儿香  文/吴继忠  “喜子,会栽秧不?”刘嫂笑着问一个懵懂少年。  “不会啊刘嫂,但我可以跟我爹学。”喜子歪着脑袋说。  “哈哈哈……”  古井边,一群浣纱的女人把那懵懂少年笑的一片迷茫...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18 | 评论(0) | 阅读(78)

麦子熟了

 麦子熟了  文/林健  五月麦梢黄,农家收割忙。  午后两点,商保站在院里,朝着儿子的窗户高叫:“军他娘,起床了,该去西地割麦了啊!”  老婆从屋里出来,没好气地接过话:“你吆喝啥咧?毒花花日头,...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09 | 评论(0) | 阅读(175)

恐惧感

     恐惧感  文/冷清秋  他说冷。  说着,紧紧抱住自己的肩头。  装什么装!一个警察过来使劲踢了他一脚。  也是,大夏天的,即便是审讯室开着冷气,至少有二十七八度。  可他真的觉得冷...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09 | 评论(0) | 阅读(150)

桃花渡

        桃花渡  文/万华  桃花渡,没有一棵桃树,半棵都没有。  桃花渡,却实实在在因为桃花,桃花是个女人,一个摆渡的女人。  我喜欢乘坐桃花的小渡船,不是因为桃花是个女人,而...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09 | 评论(0) | 阅读(140)

俺娘

         俺娘  文:红颜花开  俺是老生子,生俺时俺爹68,俺娘60,人们不信,说60的女人是生不了孩子的。  娘说的话哪能有错,俺娘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娘说俺是她生的,那就一定是...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09 | 评论(0) | 阅读(131)

一桩离婚案

  一桩离婚案  文/飘尘  十年前的一天,佳佳带着哭声闯进我办公室。  我受不了了,必须跟张剑离婚!佳佳边说边让我看她手臂上触目惊心的淤青,还要解开衣服展示背部的伤痕,被我制止了。  后来,我审理...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09 | 评论(0) | 阅读(135)

红蚯蚓

  红蚯蚓    文/左世海    一对夫妇住进了工棚。  丈夫矮而黝黑,左脸上有道拇指长的疤痕,倍显丑陋。  女人身似细柳,那张脸,满月般光洁秀丽。  “那对小夫妻,简直是武大郎和潘金莲的现代翻版...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2018-06-05 | 评论(0) | 阅读(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