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2020年闪小说作家论坛各大赛冠军作品集锦

热度276票  浏览35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1年2月16日 16:57

 留住春天

  文/寇建斌


  天气晴好,阳光投射到吸饱夜雨的花枝上,绿肥,花艳。

  老画家的眼睛抚摸着满园花朵,最后聚焦在一丛牡丹花上。

  牡丹花刚绽开两三片花瓣,粉红鲜嫩,挂满晶莹的露珠,立着一只斑斓的蝴蝶。

  老画家小心翼翼地摇近轮椅,打开画板,屏气凝神勾图。

  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个春天了,他多么想留住这个春天。

  一个小女孩莽莽撞撞闯来,大声喊着:我要蝴蝶,我要牡丹!

  蝴蝶飞了,露珠掉了,花瓣落了。

  小女孩还在乱扑乱抓,险些碰翻画架。

  女孩妈妈鞠躬致歉,让小女孩说对不起。

  小女孩瞪大眼睛,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委屈地说:哪里有爷爷呀?我要牡丹,我要蝴蝶!

  女孩妈妈伏在老画家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老画家责怪,快做角膜移植手术呀。

  女孩妈妈没说话,背过脸抹眼泪。

  老画家明白了,捡起笔,运笔勾抹。一副蝴蝶牡丹图出来了。

  小朋友,爷爷把牡丹花移来啦,把蝴蝶捉住啦。

  小女孩仰起脸,忽闪着长睫毛问妈妈:真的吗?

  妈妈说:真的,你看这是……妈妈细细地给女儿描述。

  老画家取下画,递给女孩妈妈,说:送给孩子啦。

  女孩妈妈感激地拉着女孩冲老画家深深鞠躬。

  老画家拉起女孩的小手,问:小朋友,你能叫我一声爷爷吗?

  女孩脆生生叫了。

  老画家笑了,说爷爷不能白当,手术费我包啦。至于角膜吗……他眨眨眼睛,示意女孩妈妈凑近,贴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通话。

  女孩妈妈大为惊愕,愣愣地地看着老画家明亮的眼睛,激动得眼泪涌了出来。

  老画家爽朗地大笑,说:这样,我就留住春天啦!


  ---庄子道酒业杯(冠军)



  26个未接电话

  文/刘青


  脱下全副武装的防护服,仔仔细细地消完毒,走出方仓医院,我援鄂的第15天,电视新闻说确诊病例数在持续减少,内心无比喜悦,战胜疫情的曙光不远了!

  黎明的寒风吹的脸紧绷绷的,用手摸了摸,想起来了,为了防止护目镜起雾导致视野不清,我在护目镜上涂了洗手液。今天有几个危急病患,穿得有点急,护目镜上洗手液打多了,流到了脸上。

  院领导在大年29夜班时宣布将抽调医务人员援鄂的消息告知了大家,我并没有立刻表态。妻子在方川工作,已经开始休假待产了,很纠结要不要去。没想到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

  15天?我来援鄂的第15天?预产期在15天后?

  王医生,王医生......咦,是重症室的护士小连。

  小连,什么事?

  王医生,快看手机快看手机。

  我摸了摸口袋,手机不在。

  王医生,手机在这里。小连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停下了,把手机放在路基上,用酒精喷了喷装手机的密封袋,气喘嘘嘘地说,26个未接电话,你快看。转身往医院跑去。

  我赶紧打开手机,微信未读信息555条,未接电话26个。

  老公,我们的儿子在昨天晚上8:55分与我相见了,母子平安。

  儿子,我当奶奶啦,你的儿子平安来到这个世界了。

  一张张儿子出生后刚刚洗过澡粉嫩的照片,他安静地闭着眼睛,这小家伙真可爱。

  我把手机放在胸前,就好像把儿子抱在怀里一样。

  老婆,辛苦了!老妈,辛苦了。等我回来,换尿片的事我全包了。

  喜悦和愧疚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流到了有洗手液的右脸下面,皮肤不再紧绷。


  -----方川杯(一等奖



  小车被撞后

  文/林永炼


  事故现场在一个山坡,小车严重变形,剪寸头的男人被夹在方向盘和椅中间。后排的长发女人被前座和后座的椅卡住。她头低着,用胸部护着婴儿的脸,两手环抱,十指相扣在婴儿的腰上。

  我们用扩张器等工具将车座椅分开,轻轻将男人和女人抬出来。

  女人躺在地上,婴儿的脸贴在她两个乳房中间。

  女人流着血的双手死死抱着婴儿。我们喊她松开,她没有听觉,我们拍她的手,也没有反应。

  我们企图掰开女人的双手,她的双手像生了锈螺丝那样紧紧扣着,拧不开。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我们重复上面的做法,还是无济于事。

  怎么办?怎么办?

  一定要松开她的手,才能避免婴儿窒息。班长说。

  我看见变形的小车后备厢有一瓶标着“广州市方川润滑科技有限公司”的润滑油,急中生智,立即打开瓶盖,正要往女人双手滴时,被刚赶来的“120”女护士叫停。

  女护士拉起婴儿的裤,用力往婴儿白白的腿一掐。

  “哇——”婴儿张开嘴。

  女人慢慢将手松开。

  “120”救护人员立即投入抢救……

  当天晚上,我们得到消息:那个婴儿一切正常,他的爸爸和妈妈却没有抢救过来。

  小车是被一辆大货车撞的,一直往山下走,最后是顶着一棵大树停下,车头向左,男人的右脚死死踩着刹车板,右手抓着手刹。

  (498字)


  -----方川杯(一等奖)



  揭不开的谜底

  文/黎凡


  密探出去已经三天了。

  作为第三号营地的头儿,我隐在暗处,密切观察着Ms的动静,以求知己知彼。

  Ms是对他们的统称,意思为神秘物种。

  第三号营地是一间老旧的病房。病房里挤满了伤兵,有发烧的,有咳嗽的,有呼吸困难的,看起一片惨淡悽惶。而我十分得意。

  病房里有两个Ms,太空人一般,拖着白晃晃的身影,正忙着给伤兵拿药打针输液。我很气愤,我要伤兵死,Ms要伤兵活,这些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破坏了我军的屠杀计划。

  密探还是没回。伤兵却一个一个逐渐好起来。

  我实在等不及了,带队朝Ms扑去。Ms那一身白色的外壳,密不透风。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找不到突破口。正当我们泄气时,其中一个突然晃了几晃,倒了下去。我注意到她背上有代号:福建.张小梅。另一个奔过来扶起她,说:病了也不休息,真是不要命了。

  没过两天,病房里又来了几个Ms。他们白色的外壳上,标着不同的代号:四川.张雷,浙江.王小新……。他们不但精心照料伤兵,还组织伤兵唱歌跳舞。“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嘹亮的歌声,把第三号营地变成了大舞台。

  我慌了,Ms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失控,怎么办?

  密探终于回来了,我急切地问:有结果吗?

  密探说:经过密切跟踪,得知Ms真正的名字,叫逆行者。他们属于变异的人类,具有更强的防御力和战斗力。据悉,数以万计的逆行者正向我们逼来。

  我大惊:啊?谁派他们来的?

  密探说:‘祖国’。

  ‘祖国’是谁?我和密探都一脸茫然。(600字符)


  ----赤帜阳杯(一等奖)



  

  文/王立红


  天阴沉沉的,乌云层层地压过来,沐阳几乎要窒息。

  “别走!别走!”沐阳大喊着。

  飞飞甩开沐阳的手,鄙夷地看着他:“出息!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

  一道闪电划过,飞飞不见了。

  “飞飞!”沐阳急忙追,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了多远,一扇门拦住了他。

  沐阳又踢又踹,可那扇门纹丝不动。

  “飞飞!”沐阳一下子惊醒。

  为什么要梦见飞飞?沐阳恼怒自己。

  沐阳失业了,飞飞也离开了他。沐阳把自己关进房间,三天了,他不吃不喝。睡着了,沐阳总会梦见一扇门挡住了他的路,醒了,他就看着屋顶发呆。

  第四天,沐阳出门了,胡子拉碴的,把房东吓了一跳。沐阳在街边小摊吃了一碗阳春面,就四处溜达,想找一份工作。可沐阳这个样子,自然是一无所获。

  半个月后,沐阳吃饭的钱都要花光了,他才打起精神,正经地为找工作忙碌了。白天,沐阳看广告,去应聘,晚上,沐阳依然会梦见飞飞,飞飞跑啊跑,他追呀追,眼看着他就要抓到飞飞了,一扇门突然挡住了他。沐阳用尽力气,也打不开那扇门——

  一天,朋友对沐阳说:德阿园在招工,你去试试?

  “我行吗?”

  “咋不行?锂电行业有发展,也和你大学学的专业对口。”

  “我,我怕我不行!”沐阳有些心虚。

  “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行呢?”

  沐阳成了德阿园的员工。那晚,沐阳又梦见了一道门挡住了他的路,他怎么也打不开。沐阳没有惊慌,他换了一个方向,那里又有一道门。沐阳伸手一推,门开了——


  ----德阿杯(一等奖)

留住春天_2085781.mp3(325 KB)

顶:19 踩:14
【已经有98人表态】
18票
经典
14票
精品
13票
佳作
13票
11票
还好
15票
一般
1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