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姐 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天涯社区   发布者:阅读
热度73票  浏览27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9月18日 20:32
原创作者

◎:石头


  那年大旱。
  爹爹叼着熏黑的烟斗,一口一声咳嗽。大母狗黑黑,趴院子枯井边,耳朵竖起,眼睛斜斜,提防着爹爹。它刚刚失去它的幼崽。姐姐背着柴禾,打山上归来,马尾辫盘着脖子,落满尘屑。
  阿娘迎上坡去,接了担子,将姐姐抢到侧门。凳子上一盆稀罕的清水,阿娘让姐姐把脸刷刷。姐姐不肯。溪涸了,井枯了,剩下窖子里去年的雪水,那是要喝肚子里去的,谁家敢这么破费?姐姐当做笑话,冲着阿娘挤眉。
  刷刷!阿娘一巴掌过来,姐姐都聋了。姐姐哭丧着,将脸重重栽进水里,狠劲搓了搓。阿娘帮她抖辫子和衣裳的灰尘,直了直衣上的褶子,然后取剩下的脏水抹抹脸,把一串眼泪遮了过去。阿娘和姐姐红光满面,走进屋子。
  姐姐忍不住,饱吸了一口,脸颊红鼓鼓。男人从火星里起身,工装,门齿缺一颗,笑在那里。
  阿娘弄了盘干笋,豆角,还有就是中午宰的狗肉。黑黑在门口转悠,提着鼻子,却不敢进来。爹爹就着豆角继续抽他的旱烟。阿娘卖着笑,张罗着,劝大家多吃,自己却不曾举箸。男人笑得憨笑得满足,胡乱点着头。只姐姐呼哧呼哧,狼吞虎咽,旁若无人,吃得那么用力,那么艰苦。
  男人和姐姐走后,爹爹咳嗽得更厉害,震碎了烟斗。阿娘把门掩着,将自己哭死在屋里。黄昏爬上山岗。大母狗忽然悲哀地嚎叫了起来,她绕着屋子狂奔,乱跳,将死了孩子的一腔悲凉涌出胸口。
  只有男人担来的百来斤谷子静静地在那。

    (获奖第四名)
顶:4 踩:8
【已经有37人表态】
6票
经典
6票
精品
7票
佳作
4票
5票
还好
5票
一般
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