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故乡人物系列四题

热度716票  浏览64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1年8月12日 09:15
  故乡人物系列四题

  文/谢林涛


  扁桶


  雪峰山下,我们老家,过去装米用的木桶,两尺来高,面和底都是椭圆形。整个桶看起来扁扁的,人们便称呼为扁桶。

  接下来说的,是一个外号“扁桶”的男孩。男孩从娘肚子里出生时,脑袋太大,出来很不顺利。最后总算出来了,脑壳自上而下,居然给他娘那生命之门给夹得扁扁的。

  扁桶这个外号,是哪个逗皮鬼给男孩起的,现在已无从考证。小男孩娘开始很反感这个外号,谁叫不给谁好脸色。后来小男孩慢慢长大,会说话,会答应人,也就由不得她娘了。

  “扁桶,扁桶!”有人老远就冲歪歪扭扭才学会走路的小男孩喊,一边夸张地吧唧着嘴巴,高扬着手里拿着的吃食,“应啊,看,这个给你吃。”

  “哎!”小男孩仰头,目光锁定吃食,立即脆脆地答应着,急急地奔向那人。

  “扁桶,你真能干!”那人哈哈笑着,把手里的吃食——桃子,黄瓜什么的,掰下一点点,塞进小男孩嘴里。

  总是吃不饱。小男孩快两岁了,个子还没有家里的米扁桶高。有一天,小男孩娘走亲戚,带回家一小包水果糖。小男孩娘弯腰把这包糖放进米扁桶一角后,就急急忙忙外出赶工了。

  小男孩娘赶工回来,准备淘米煮饭时,才发现小男孩一头栽进米扁桶里,一动不动。米扁桶已快见底,小男孩栽下去时,脖子断了。

  小男孩在人世间还不到两年。老家许多如今已上年纪的人却都记得他,记得他的外号:扁桶。


  偏子

  偏子大名光宗。光宗光宗,光祖耀宗。这个名字好啊!只可惜,光宗这名,一直被偏子这个外号欺压着,翻不得身。

  怪谁呢?谁也别怪。偏子才几个月大,头就竖不直,总往左边偏。只怪他自己太顽皮,在娘胎里就顽皮,结果颈椎发育歪了。

  歪脑袋生歪主意,偏子打小淘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在大山村里,说的就是他。偏偏那个偏偏,偏子爹和娘对这个坏了坯子的儿子都心软得很,不舍得打。偏子也就越来越无法无天。

  偏子八岁那年的一天,人生来了个大转折。那天早上,大山村的四瘸子,一瘸一拐,好不容易从两里开外的一方甜水井里挑了大半担甜井水,眼看着就要到家门口了。偏子突然从巷弄里拐出来,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泥灰,顺手撒在四瘸子的水桶里。

  四瘸子那个气啊,猛地扔下水桶,一把捞起还在洋洋得意的偏子。

  四瘸子刚扬起巴掌,只听到“啪”地一声响。闯了祸的偏子,自己给自己狠狠扇了一耳光。接着“咯噔”一声,偏子的头居然周正了。吓傻了偏子摸摸脑袋,又扭扭脖子,等明白过来后,哇地一声大哭。他不是因为疼痛大哭,而是喜极而泣——他终于可以不被伙伴们偏子偏子叫到死了。

  偏子从一个残疾人变成正常人以后,性情大变,学习也格外努力。后来,脑瓜子原本就灵活的偏子,成了大山村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果真光祖耀宗了。


  四瘸子

  四瘸子大名光德。光德十岁时出了个意外,左小腿断了。缺医少药,慢慢地,他就右腿长左腿短了。四瘸子这个名也就越来越响,响到几乎所有的村里人都忘记了他的大名。

  四瘸子到了娶婆娘的年龄,没有哪个媒人上门提亲。四瘸子的老娘就放出话,聋子哑巴都行。

  聋子哑巴也没有愿意的。女人珍贵哩,谁愿意跟一个瘸子过一辈子?

  四瘸子不死心。趁着年轻,他学了一门手艺,又学一门手艺。四瘸子想通过手艺挣钱。有了钱,娶婆娘就容易了。可是,这些过了气的民间手艺,来钱并不像他预期的快。一晃四十岁了,四瘸子还是光棍一条。

  四瘸子三十八岁那年,一次交通事故,邻居田嫂的男人没了。田嫂无儿无女。年轻时子宫出血,止不住,不得已摘除。

  三十出头的田嫂,再嫁人,仍然抢手。两年里,媒婆踏破了她家的门槛。每次有媒婆上门,四瘸子就紧张,就要找借口去田嫂家串门,帮忙做这做那。

  许多时候,田嫂似乎并不领四瘸子的情,苦笑着骂他多事。

  一个雨天,田嫂屋顶漏水。她的哎呀声惊动了四瘸子。四瘸子二话没说,架起梯子,就要上屋。四瘸子迈脚才上两步,梯子一歪。田嫂赶紧来扶。迟了,人随梯倒。说巧也真巧,四瘸子刚好压在田嫂身上。好在,四瘸子人瘦,田嫂没有被压坏。

  正当四瘸子挣扎着要爬起来时,田嫂却箍紧了他。

  “光德,你就不能……”田嫂死死瞪着四瘸子,脸色潮红,喃喃说着。

  四瘸子,不,光德,田嫂无论说什么,他都答应。时来运转,幸福的日子到底还是来了。第二天,他就和田嫂去镇里领了红本本。


  田嫂

  田嫂个子小,看起来弱不禁风。田嫂的男人大树却长得五大三粗。田嫂和大树身材反差太大,大伙便经常开他们玩笑。

  “田嫂田嫂,昨天晚上被窝里甜不甜?”

  “大树大树,你这么大一棵树,倒下去,田嫂受得了吗?”

  田嫂晚上被窝里甜不甜,她扪嘴不说。大树倒在她身上,她受不受得了,结婚几个月后,似乎有了答案。当然,大伙只是瞎猜。不管怎么样,那是一个悲剧。田嫂因子宫出血不止,最后失去子宫,失去了做妈妈的机会。村子里,再没有人拿这种事开他们的玩笑了。

  悲剧发生后,大树没有嫌弃田嫂下不出蛋,反倒变得更加怜香惜玉。田嫂的日子真的越来越甜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树突然被车撞了。田嫂扑在大树冰冷的身子上,哭得死去活来。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跟大树的身子分开。“我不会离开你,我不会离开你……”田嫂一次次爬向再也不会开口应答的大树。

  果然,大树去世后,半年,一年,两年,任媒婆踩破门槛,田嫂就是守身如玉。田嫂白天自劳自食,晚上抱着大树穿过的衣服入睡。

  有天夜里,田嫂又梦到大树。“我把你交给隔壁光德了。”大树微笑着,拉着田嫂的手说,“别看光德腿瘸,但人好,我放心。”

  一个激灵,田嫂醒了。想想光德这两年里对她的种种关照,田嫂泪流满面。一个女人,在农村打单身,太难了。何况“寡妇门前是非多”,谁想让别人乱嚼舌根呢?

  “这间屋子,我守定了。他若答应我,等我们都到了你那边,他不跟你争,我就跟他搭个伙。”田嫂轻抚床头大树的遗像,哽咽着。




  ------“庄子道酒业杯”2020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优秀奖)
顶:43 踩:44
阅读感觉评分:
当前平均分:84.58 (368次打分)
【已经有261人表态】
46票
经典
37票
精品
38票
佳作
33票
37票
还好
33票
一般
37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最新发表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