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热度186票  浏览5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0年5月10日 21:43
                                          
                     
                                        文/麻坚


  那张早报是王成在H市买的。二十年前,王成去H市出差,那时候他还不是赶山县县长,王成随手就买了那张早报,谁知道刚看了两眼,王成就气鼓鼓地把早报扔到了报刊亭老板面前。
  怎么了?先生!报刊亭老板问。
  你自己看看!王成指着早报上一则消息说,上面报道说赶山县县长王成因为贪污被双规了,可赶山县现任县长却叫马黒,再说他也没被双规。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报刊亭老板笑了,说,你看清楚了,这是二十年后的报纸
  什么?王成一惊,二十年后的事早报也知道?
  要不然怎么叫早报呢?报刊亭老板点了点头。
  王成把那张早报带了回来,如果二十年后没有一个叫王成的县长被双规,他就要找早报算账。
  王成是在赶山县县长任上落马的,他被双规的那天,时间刚好过去二十年。
  没过多久,王成就到监狱服刑去了。阿玲去探监时,王成说,下次来时把那张早报带来吧,我想再看看。
  早报你放在哪里了?阿玲问。
  忘了!王成说。
  从监狱回来后,阿玲就开始找了,抽屉,柜子,杂物间,甚至垃圾桶阿玲都翻过了,就是不见早报的踪影。正当阿玲准备去老家碰运气时,儿子从王成的书房里跑了出来,说,妈妈,爸爸的书桌上有一张报纸,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早报?
  那张早报果然在王成的书桌上,就压在玻璃下。
  玻璃虽然有些年头了,却还是那样的透明,清亮。



 ---“庄子道酒业杯”2019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优秀奖

顶:22 踩:18
【已经有62人表态】
23票
经典
8票
精品
7票
佳作
9票
4票
还好
6票
一般
5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