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欧洲闪小说28 第二十五周 芬兰2《约沙法岩壁1944》

热度326票  浏览110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4月14日 15:19

                                            (配图:北京电影学院/于杰)
  
                                    约沙法岩壁1944
 
                                     SofiaKoistinen
  
  如今这成了玛伊瑞的责任。玛伊瑞的责任,当她把我们三个留在约沙法街上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我打开收音机,那里放着桃乐丝·黛的歌。西尔卡在做手工,但是奥利斯默默地坐在地板上,瞅着我们。他仍然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怎么又被带回到一贫如洗的祖国和家人身边了。
  
  七点钟的时候,收音机沉默了,路灯暗了,在赫尔辛基街上轰隆隆驶过的电车停了下来。有片刻功夫,一切都非常安静,虽然我们也很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然后,警报就响了起来,没走多远,海边已经爆炸了。我催着西尔卡离开,可她累得不想动了。警报已经响过那么多次,所有的人都受够了。西尔卡睡了,但我还听着,林纳迈奇那边在开炮。终于,外面安静了,我平静了下来,睡着了。
  
  没睡多久,新的警报又响了,而且这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剧烈。探照灯在天空中划来划去,炮火迎着炸弹呼啸而来,无休无止。空中投下大批照明弹,将赫尔辛基暴露在冰冷无情的寒光下,让那些已被摧毁的所在显露无遗。
  
  我起了床,命令奥利斯也起来。当我把那条太紧的羊毛裤套到他身上时,他叫了起来。西尔卡也服从了,从架子上取下父亲的帽子,跟着我走到楼道里。那里很安静:所有其他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操!我骂了一声,抱着奥利斯,踉踉跄跄地在结着冰的约沙法岩壁上爬着。西尔卡默默地跟在后面。经过赫尔辛基街之后,我得停一会儿。那里一片混乱。消防车尖啸着,闻上去满是烟味。人群四散奔跑,有个男人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我们走吗?西尔卡问道,但是我不知道该去那个方向,到处都窜着火苗。
  
  那时候,很近的地方传来可怕的尖啸声。西尔卡又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只听见尖锐的呼啸声。那是一枚火弹,砸在了赫尔辛基街和克丽丝汀街的交界处。父亲的帽子不知飞去了哪里,我失去了知觉。隆隆的碎片雨,碎片的雨之舞。当我睁开眼睛时,布拉亨操场成了一片血海,赫尔辛基街两边楼房的窗口喷着火。奥利斯躺在我身边,但是不见西尔卡的踪影。我大声叫她,但她没有回答。然后又是轰鸣声。
  
  女执事学院
  我终于记起来妈妈曾经说过的,再说我也没有其它的办法。我抱起奥利斯,在赫尔辛基街上一路奔跑。一辆无人驾驶的孤独的电车朝着我们驶过来。它的刹车很可能失灵了,但我没有时间去想更多。房屋在我背后倒塌,灰泥掉在脖颈上。我跑着,不再回头看。凌晨时分,我忽然被表示警报结束的尖啸声吵醒过来。我迈出女执事学院。赫尔辛基在冒烟,昨天早上落下的干净的雪和这新的一日早晨的炭黑、垃圾和污物混杂在一起。
  
  所有炸弹袭击过的地方都在摇晃:壁纸、窗户,整面墙。有些房屋变成了被撕成两半的玩偶屋。地狱般的场景。其中一些依然矗立着的房屋内部都被掏空了。夜间被火烧过的赫尔辛基街,如今窗户空洞而漆黑地敞开着。克莉丝汀街的烟囱和瓷砖壁炉一排排地竖立在被炮火直接命中的房子的废墟中。我走着,拖着沉重的脚步,脑海里充满着沉重的思考。我拖着奥利斯,还有我自己,走在大街上,街上堆满了倒塌的房屋的石堆,还有破裂的窗户碎片。在那边,他们在废墟里挖掘救人,但被救的人里面没有西尔卡。也没有见到那顶帽子。
  
  亲爱的兄弟,这就是无辜的屠杀,我这么说着,用脚把煤气炉踢到街上。赫尔辛基被击败了,我们两人蹒跚着回到了约沙法岩壁。
  
  作者简介:

  SofiaKoistinen(出生于1989年)是于韦斯屈莱大学水产科学系的学生。她在波罗的海之畔的基尔科努米度过了孩提时代。在赫尔辛基美术中学毕业之后,她又去于韦斯屈莱念大学。在那里,Koistinen开始对赫尔辛基的历史以及写作发生了兴趣。《约沙法岩壁》是1944年2月那个历史片段的缩影,当时,苏联企图用炮火摧毁赫尔辛基,以胁迫芬兰在和平条款上妥协。
  
  配图作者:

  于杰,山东人,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13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TAG: 芬兰 欧洲 小说
顶:41 踩:46
【已经有117人表态】
35票
经典
12票
精品
9票
佳作
9票
12票
还好
22票
一般
1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