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除夕

热度207票  浏览44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4:08
 除夕

  文/杨希珍

  吃完早饭,爹劈柴,扫院子。娘打糨糊,摆贡品,准备年夜饭。
  爹把一大筐碎柴屑倒在灶前,娘剜了爹一眼:年年过年烧垃圾,惹得灶王爷生气,灶坑长年犯风不好烧。
  娘埋怨着,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爹没搭腔,拾起扁担去担水。
  老井在村头,很远。爹一趟一趟地担,直到把大肚子水缸装满,又开始贴对联、贴年画、挂灯笼。
  灶膛的火蔓出来,爹踢踢碎柴屑,伸手去抓笸箩里的凉窝头。
  娘一把夺过窝头,给爹换成一个馒头和一碗热乎乎的剔骨肉。
  我见了,吵着要吃肉。娘在盆里捡了块骨头塞给我。
  灶膛的火舌欢快地往外舔,屋里烟雾缭绕,肉香阵阵。我一手揉着眼睛,一手举着骨头,跑出破屋。
  我跟着哥哥、姐姐在焕然一新的院子里疯跑。
  太阳偏西,娘喊:大强,领他俩进屋!
  我们蜂拥着跑进屋里。
  板架上,娘已摆上了馒头和贡品,还有红烛和香炉。
  娘吩咐:大强,洗手上香!
  十岁的哥哥,认真地洗手,虔诚地焚香。
  娘让我们跪下祈福。
  我偷眼看娘,她双膝跪地,双手合十,两眼紧闭,满脸虔诚,嘴唇微动。
  吃饭了,我爬上炕沿,发现娘给爹的那碗剔骨肉,完好无损地放在炕中央。
  炕梢,爹鼾声如雷。娘叫他,喊他,他不应;哥摇他,晃他,他不起。
  娘摇头,叹气,揉着通红的眼睛,对我们说:你爹的病又犯了。
  爹躺在炕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说不笑不起来,直到送了年,才恢复正常。
  爹的这种怪病,平时没什么症状,一到除夕就犯。从我记事起,年年都犯。
  说来也怪,我们长大成人后,爹的怪病竟不治自愈了。(590字)



----“黑土闪韵杯”第一届全国闪小说有奖征文三等奖
顶:20 踩:16
【已经有60人表态】
16票
经典
9票
精品
7票
佳作
8票
7票
还好
7票
一般
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