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杨世英闪小说研讨会49】王有国:乡村,最后的挽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254票  浏览66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6月23日 19:24
  乡村,最后的挽歌
  ——杨世英闪小说《守》赏析
  
  文/王有国
  
  
  杨世英是近年涌现出的闪小说名家,其作品大都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其中,《傩戏闪小说九章》最有典型性,《守》就是一篇内涵很深的作品。
  一个“守”字,写出了‘爹’对乡村,对乡村文化,对乡土乡情的最后坚守。
  作为一代傩戏老演员——已经七十多岁的“爹”,他手中的古老的民间艺术再也找不到传承人,他的儿子要到外面打工谋生活,顾不上学他的戏。老人到邻村想找几个徒弟,可是年轻人们都出去了,戏是好戏,但无人传习,不知哪一天会人戏俱亡。老人一个人穿起戏装唱起了戏:“爹身穿关公袍,手握青龙刀,独自起舞,高唱:三弟三弟把门开,我是二哥关云长……脚步踉跄,声音苍凉。”寂静的乡村,回应他的只有山包上老伴荒草萋萋的坟墓。
  这篇闪小说反映了尖锐的现实矛盾,促人深思。推进城市化进程自然有其时代的进步意义,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这种与传统割裂的撕心裂肺之痛,是乡村文化的最后哭喊与****。
  附:
  守
  杨世英
  
  元宵一过,村里男女“呼啦啦”的出去了,热闹的年,喧哗的村,静默沉寂下来。
  林也要走,叫爹同去。爹说,不,我放不下傩戏“咚咚推”。你也不能走,在家学戏!三十晚夜你答应了的。
  哈,那晚喝高了。爹,学戏过两年再说,先挣钱要紧。您不看看寨上元灿、昌木他们,都建成了楼房,买上了小车?
  林又说,爹,您都七十多了,留在家里,我们不放心,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咋办?
  爹不高兴,瞪林一眼,说,我这身子骨,棒着呢!
  林和妻出门那天,带走了儿子小启。爹站在尚有积雪的门口,眼神恍惚而迷离。寒风如刀,把爹脸上的菊刻得更深了。爹的身后,雕梁画栋的百年木屋,在朝阳下闪着亮光。
  林走上院坪,回望老爹,心里“咯噔”一下。爹目光如线,牵扯着自己,林被定住,举步难移。
  爹却笑了,说,出去好生做事,小启好好读书,不用挂念我!我一个人在家也不会闷的。我是戏师嘛,可到别的村找徒弟。
  爹笑声爽朗,林的心里稍觉安慰。
  爹跑了几个村寨,村里头头都说,老伯,戏是好戏,也该传习,可年轻人都已出去了啊。
  这天,春光明媚。爹身穿关公袍,手握青龙刀,独自起舞,高唱:三弟三弟把门开,我是二哥关云长……
  脚步踉跄,声音苍凉。
  爹沿着屋外那条青石板路,一路向前,且舞且歌,如痴如醉。迷醉中似有掌声“哗哗”响起,爹停下歌舞,颤声叫道:林他娘啊,谢谢你的鼓励!
  山包上,一座芳草萋萋的坟墓,里面住着林的母亲。墓的周围,丛丛绿树,在风中摇摆,叶片翻飞、拍打,“哗哗哗”地……
  
  
TAG: 小说 研讨会
顶:24 踩:31
【已经有96人表态】
18票
经典
11票
精品
16票
佳作
9票
10票
还好
13票
一般
1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