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左世海闪小说研讨会】陈德君:闪小说的细节及言外语言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184票  浏览3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5月18日 16:51
  闪小说的细节及言外语言
  ---读左世海闪小说《杀狗》
  
  文/陈德君
  
  感谢闪小说论坛又继续举办了闪小说网络研讨会活动,这确实给广大闪小说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机会。
  左世海的闪小说作品我读过很多,在杂志上,报纸上,更多的还是在论坛上,写的都非常不错。我很喜欢他的作品《杀狗》。
  此篇作品写的是农村题材的事。反映的是当今农村男人外出打工,留守妇女生活上的孤寂和空虚,及婚姻道德伦理上给人的深思。
  这个故事很简单,出外打工的喜娃回来发现了烟缸里的烟蒂,以及那只狗对家里来人的一些反应,喜娃推断出妻子二兰在婚姻上有不轨行为,所以,他一气之下提着刀子去杀狗。
  小说没有明写二兰跟二狗好,而是在一些细节之处及言外的语言让读者领悟到了故事的内涵。
  “喜娃坐在土炕上,点燃一支烟,然后伸手去拿窗台边的那只烟缸,却发现里面有几个皱巴巴的烟蒂。”“烟缸里的烟蒂”就是个小细节,这个细节说明了喜娃不在家时,有男人来过。从表面上看,作者只是写了喜娃吸烟,看到了烟缸里的烟蒂,而这语言言外却让人联想到他不在家时,也有个男人在他家里吸烟的另外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在喜娃询问二兰“这两天有人来过”时,而她却一口否认了。
  紧接着,写一个人影进了院子,而且狗阿黑见了“不但没有狂叫,反倒摇头摆尾像见到了久别的主人”。这言外之意让人想到这个人影经常来喜娃家里,狗就把他当成了自家的主人。当喜娃听见外面动静,让二兰出去看看,二兰见来人是二狗,她便大声地打招呼“是狗子兄弟呀,稀罕,啥风把你吹来了,正巧喜娃也刚回来,你们半年没见了,进去唠唠”作者的语言可谓神笔,二兰是在打招呼吗,分明是在对相好的二狗暗示。而二狗得知他的男人回来了,便找个借口说是寻猪的而溜走了。而且狗阿黑又摇着尾巴,将其送出了大门。
  再接着,作者又写了邻居李大爷、喜娃的同学豆子都来看他,结果被狂叫的阿黑挡在门外。
  同样是外人来家里,但狗阿黑所做出的反应却不一样。作者对其的细节之处的描写也不同,语言运用也十分鲜明。
  文中的喜娃看得出很爱他的女人,每一次对他内心的刺痛他都能承受得了。
  喜娃是个心胸大度很有忍耐性及很理智的人,他在无奈中说出了这样的话:“过了年离开这村子,和我一起到城里打工吧!”这也许是在容忍中只能这样解决处理问题的唯一方法。
  再看小说的结尾:
  “第二天早晨,喜娃提了刀子,直奔狗窝。
  你疯了!二兰见后叫道:你不能杀它,它给咱看家呢!
  看个屁!喜娃骂道:连一个偷人的贼都看不住,留它何用?
  二兰听了脸色突变,低着头再没吱声。”
  这段,表面写喜娃要杀狗,实则在写喜娃心里想要杀人(二狗),但杀人是犯法的,他却杀了狗,杀了狗只为出出气罢了。狗在家没看住贼,喜娃不在家时,贼却“偷了”他的女人。这语言之外有语言,语言之外就有故事。
  细节是刻画形象的基本单位,运用好闪小说的细节,更能形象地反应社会生话;闪小说的言外语言运用得好,使其作品更具有味道。左世海此篇作品就是个典范。
  仓促地写了个评论,胡说一通,也不知说的对否?不妥之处敬请老师们批评指正!
  
  2016.4.20晚
  
  附原稿:
  杀狗
  文/左世海
  
  冬天的夜晚来得真快。
  喜娃坐在土炕上,点燃一支烟,然后伸手去拿窗台边的那只烟缸,却发现里面有几个皱巴巴的烟蒂。
  这两天有人来过?喜娃望着正做晚饭的二兰,问道。
  没呀!你不在,谁来?二兰头也没抬回答。
  喜娃听了沉默不语。
  院里突然传来“吱呀”一阵脆响,喜娃知道有人在推大门,他探头向窗外一望,见一个人影闪进了院子。出乎意料的是,院里的阿黑见状,不但没有狂叫,反倒摇头摆尾像见到了久别的主人。
  有人来了,你去看看。喜娃对二兰说
  二兰听了转身出去。
  是狗子兄弟呀,稀罕,啥风把你吹来了,正巧喜娃也刚回来,你们半年没见了,进去唠唠。二兰在院里大声招呼。
  不啦!我来寻猪,看跑到你们院里没有。狗子大声回答着,向四周看了一眼,返身离去。一旁的阿黑又摇着尾巴,将其送出了大门。
  狗子走后不久,邻居李大爷、喜娃的同学豆子听说喜娃回来了,也都来看他,结果被狂叫的阿黑挡在门外,最后还是喜娃出去喝住阿黑,将惊魂未定的二人领进屋里。
  这狗挺厉害!豆子对喜娃说。邻居李大爷、喜娃的同学豆子
  确实是个看家的好手!李大爷也附和道。
  喜娃回头盯着阿黑,没有作声。
  当晚,喜娃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你有啥心事?二兰疑问。
  过了年离开这村子,和我一起到城里打工吧!喜娃说。
  为啥?那阿黑咋办?二兰不解。
  喜娃欲言又止。
  第二天早晨,喜娃提了刀子,直奔狗窝。
  你疯了!二兰见后叫道:你不能杀它,它给咱看家呢!
  看个屁!喜娃骂道:连一个偷人的贼都看不住,留它何用?
  二兰听了脸色突变,低着头再没吱声。
TAG: 小说 研讨会
顶:16 踩:16
【已经有64人表态】
10票
经典
11票
精品
11票
佳作
9票
4票
还好
9票
一般
10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