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左世海闪小说研讨会】刘东霞:一波三折 曲折有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94票  浏览38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5月14日 18:02
  一波三折曲折有致
  ——左世海文章赏析
  刘东霞
  
  闪小说是讲究艺术性的,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如果在短短的600字内,能写得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多姿多彩,除思想性、故事性外,艺术的表达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文章好比一个人,思想是灵魂,故事是血肉,艺术是骨架,骨架精致,就有了完美体型的基础。左世海先生就是颇谙熟闪小说结构艺术的一个优秀作家,他的许多作品都闪耀着这种完美体型的艺术光芒。
  如《价位》一文,到北京出差,给妻子买了一件亮红色风衣,可是回来后妻子却不穿,这是第一折。拿到朋友的服装店里,让朋友给代卖了,半个月后见衣服还挂在那儿,这是第二折。在第二折里,又有一个小折:我让降价处理算了,要不过季节就更没人买了,但是朋友并没有照我的意思来,而是说,先别急,再试试。第二折里,设下一个悬念:为什么半月了还没卖出?是价贵吗?朋友来电话说衣服卖了,我以为是降价卖了,可朋友的回答出乎我意料,说是大赚了,文章至此突然朝反向陡转,这是第三折。第三折里朋友开始的回答又是一个大悬念:为什么没降价反而大赚了?几折几悬,文章忽悠足够了,最后来解释:在原来的价位前加了个3,变成售价3280元了,一个老板模样的老头二话没说给小蜜买走了。文章到此戛然而止。
  再看《借钱》这篇,我去二叔家借钱,二叔当着我的面数了三百,放在镜框后,第二天我走时,二叔取钱,钱却不见了,这是第一折;我回到家里,突然收到了以二婶名义寄来的三百元汇款,这是第二折;一年后我去二叔家还钱,当亲自递给二婶的时候,二婶一头雾水,这是第三折......至于后面的二婶破天荒做了饺子热情招待我,那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情节发展,文章就在这后面的缓缓叙述中结尾。
  左世海诸多作品都是这样曲折有致,不断高潮跌起,你随意找来一篇,试着把中间的一个高潮后截断,可以作为文章的结尾,到此为止了。但是后面又一个高潮掀起,甚至还不止一个高潮,故事情节就是在这样一个接一个高潮中向前推进,把读者带入“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境地,让读者一次次感受到峰回路转,风光无限的胜景。最后再来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漂亮的“凤尾”,让人回味无穷,意犹未尽。
  “做人贵直,作文贵曲”,始终平铺直叙,没有波澜起伏的文章犹如一滩死水,是没有活力的。只有像左世海先生那样讲究艺术构思,避免平淡,把小说写得跌宕多姿,异彩纷呈,曲折有致,才是闪小说的常青树。(1007字)
  
  2014年4月18日
  
  附原文:
  价位
  文/左世海
  
  去北京出差,顺便给妻买了件亮红色风衣,满以为会得到妻子的点赞,不料她看到衣服后,眉宇间却挽成了一个疙瘩。
  花了多少钱?妻问。
  280元。我如实回答。
  价钱倒是不贵!妻听后疙瘩舒缓成川字,指着衣服嗔怪道:你呀你,也不想想,我都50岁的人了,这样艳的衣服,我咋穿得出去?
  已经买上了,咋办?我有些不知所措。
  挺好的衣服,压在箱底是有些可惜!妻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不是有个在商场包柜台卖服装的朋友吗,拿给他,让他给代卖掉算了?
  我听了觉得有理。
  第二天,我将衣服送到朋友店里,向他说明了情况。
  朋友看了衣服,说:衣料不错,款式也可以,如果按原价出售,我想不会有问题。衣服留在这儿,你过几天再来。
  半月后,我去了朋友店里,一进门,见风衣还在那儿挂着,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没卖掉?我苦笑着问道。
  朋友听了笑笑说:倒是有顾客问过,可一看标价,都摇头走了。
  是不是嫌贵!我听后有些急了:要不,降价处理算了,眼看暑季来临,到时,更没人买了?
  朋友想了想说:你先别急,我再试试,实在不行,咱撤下来秋天再卖。
  我听从了朋友的建议。
  谁知二天后,朋友来电话说:衣服处理了,来取钱吧!
  降价卖了?我问。
  什么降价,咱大赚了!朋友在电话里得意地说
  我听了不解。
  朋友说:你那天走后,我想了一下,在原来的价位前加了个3,变成售价3280元了,刚改过不久,就来了一个老板模样的带着小蜜的老头,那小蜜看了眼价位后,试穿了一下衣服,二话没说,就由老头付款,买走了风衣。
  
  
  借钱
  文/左世海
  
  那是28年前的事。
  爹对我说:“明儿去找你二叔借点,我去别的亲朋家碰碰,年底说啥也要凑齐1000元彩礼钱,把你的喜事办了。”
  我明白爹的心思,自己都三十出头了,又有口吃的缺陷,能说上媳妇,确实不易。
  我到了煤矿工作的二叔家,结结巴巴说明了来意,二叔说:“这是好事啊!”说着从墙上的镜框后拿出一个纸包,打开后,是一沓10元的大团结。二叔当着我的面数了数,整整300元。
  “这些你拿着。”二叔说。
  我说:“反正今晚走不了,明早再拿吧。”
  二叔说:“也好!”说完将包又放回了原位。
  二婶回来,二叔将我的情况说了。二婶瞪了二叔一眼,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第二天早上,二婶早早出去了。二叔从镜框后去掏那个纸包时,突然脸色一变,僵直在那里,纸包不见了。
  二叔的神情比哭还难看。
  我也万分沮丧,谁让二叔是有名的妻管严呢?
  到家后,我向爹说了此事。爹听了默默地吸着烟,一句话也没说。
  五天后,我突然收到了以二婶名义寄来的300元汇款。她在附言栏一再向我道歉,说那几天她母亲生病,急需钱,所以……
  爹听后笑着对我说:“我就说嘛,你二婶是明白人,咋能做出那事呢?
  一年后,我去二叔家还钱。
  我满怀敬意地将300元钱亲自递给二婶。
  看到钱,二婶愣住了,她涨红着脸望望我,又望望二叔,一头雾水。
  二叔干咳了几声,然后将头埋到了胸前。
  我顿时明白了。
  那晚,二婶破天荒地地做了饺子招待我。热情的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和二叔喝酒,喝着喝着,我竟然喝出了眼泪……
  
TAG: 小说 研讨会
顶:8 踩:12
【已经有25人表态】
3票
经典
5票
精品
5票
佳作
3票
3票
还好
4票
一般
2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