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左世海闪小说研讨会】代应坤:死亡的不仅仅是生命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171票  浏览32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5月01日 16:47
  死亡的不仅仅是生命
  ————读左世海先生闪小说《伴侣》有感
  
  文/代应坤
  
  
  作为闪小说作家论坛原创版版主之一,每个月都有机会阅读大量的闪小说作品。左世海先生展出的20篇作品大多拜读过,只是这次我阅读得更细致一些罢了。
  大凡成熟的作家都有自己的创作风格,左先生也不例外。他的作品故事性强,长于叙述,批判意识较强,文风朴实,没有一些花里胡哨的成分,这大概就是他的闪小说容易被报刊、杂志采用的原因之一吧,若论发表的绝对数和作品质量,他在我们的文友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一些闪小说作家包括我本人把淡化情节,追求文字的华丽,故作高深状,打感情牌,当做一种时尚,最终只能把自己的作品锁在电脑里,人家报刊杂志不给你平台,发表不了。在中国文学作品是大众文学,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平民百姓占据了较大的读者群,作品不是仅仅给搞文学的人看的,所以,亲和力和可读性是少不了的。
  言归正传。左世海先生的《伴侣》无异是批判性的闪小说,揭示了当今社会人们的价值观的方向偏移和孝道缺失,“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的传统美德正受到无情地践踏,辛辛苦苦抚育成人并安家立业的儿子,抚育之恩至少不低于十八年吧,却还不如一只喂养时间不长的小猫,而且这只猫还为了挽救主人的生命不惜铤而走险,倒在血泊中,与主人同床而死。杀死小猫的是肉铺老板,我能想象出他肥膘一般的脸上是一副何等残忍冷血的表情!为了一只煮熟的猪手竟然大开杀戒,连一个动物都不放过,为富不仁者的嘴脸让我作呕,让我从心眼里鄙夷。老人的儿子、儿媳,凶残的肉铺老板,奄奄一息的老人,可爱的小猫.......画面感强,对比鲜明,在20篇闪小说中此篇风格迥异,按照我以前的审美倾向,《伴侣》以言短意丰、描写细腻、主题厚重深深地吸引了我。
  《伴侣》的细节描写很有特色,情感寓于其中。“屋子昏暗潮湿,几缕微弱的光线,从窗子的缝隙中挤进来,使他感到,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猫就卧在他的枕前,喉咙里发出的呼噜声,似乎在向他倾吐着自己的心思。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日了,伸出枯瘦的手抚摸着猫的背部,轻声道:快走吧,去找一个新主人,找一个暖暖的家。”看到这儿,你就是铁石心肠也会眼睛湿漉漉的,心里酸酸的。这种写法,在左先生的其他作品中也是不多见的。
  如果看到这儿,读者的眼眶内产生异样的感觉已属情理之中,但作者的功力还不仅仅在于此,在后面的情节中层层递进、推波助澜,把读者的情感世界的闸门彻底冲垮,为那可爱的小猫,无奈的老人,鞠一把既感动又痛苦的泪!“夜里,昏昏沉沉的他感到手部一阵发痒,睁眼一看,猫又回来了,只是脖子上缠着根绳子样的东西。猫将头不停地扭动着,绳子滑落到床上,是一根尺余长的洗得干净的生猪肠。猫将猪肠叼到他的眼前,怔怔地望着他。他摇摇头,不禁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老人哭了两次:一次是小猫叼回生猪肠放在他身边的时候,一次是浑身是血的小猫叼回猪手时躺在他身边。作为读者的我也要大嚎几声,因为老人死了,小猫僵硬了,阅读之时我不哭,没人哭!我用喷涌的泪水冲刷这混沌的世界,我用这篇浅薄的短评祭奠渐行渐远的孝道,埋葬冷漠无情和残忍血腥,尽管这只是社会个案,个案也不能容忍,无论是从律师的角度,还是从文学爱好者的角度。
  
  
  附原作:
  伴侣
  文/左世海
  奄奄一息的他躺在床上,已经二天水米未进了。
  屋子昏暗潮湿,几缕微弱的光线,从窗子的缝隙中挤进来,使他感到,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他孤守着这间老屋,已经多年了。自从儿子带着媳妇去南方打工,再没踏进过这个家门,只在过年时,给他寄些钱,够他维持生计。日常,除了那只喂养了多年的花猫陪着他,屋里再没有第三条生命。
  都说狗念旧猫嫌贫,他不信这个,因为无论他多穷,这只花猫都与他不弃不离,相依为命,这使他感到莫大的安慰。
  猫就卧在他的枕前,喉咙里发出的呼噜声,似乎在向他倾吐着自己的心思。
  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日了,伸出枯瘦的手抚摸着猫的背部,轻声道:快走吧,去找一个新主人,找一个暖暖的家。
  喵!猫向他叫了一声,起身看看他,慢慢迈出了老屋。
  夜里,昏昏沉沉的他感到手部一阵发痒,睁眼一看,猫又回来了,只是脖子上缠着根绳子样的东西。猫将头不停地扭动着,绳子滑落到床上,是一根尺余长的洗得干净的生猪肠。
  猫将猪肠叼到他的眼前,怔怔地望着他。
  他摇摇头,不禁泪流满面。
  天亮时,他再次从昏睡中醒来,听到门外那家熟肉铺老板对人怒骂道:“该死的花猫,刚才又叼走一只煮熟的猪手,被我刺了一叉子,跑了……
  他听后一惊,艰难地扭过头,果然看到浑身是血的花猫,不知几时卧在了他的身前,他的枕旁放着一个紫红色的猪手。
  他心如刀绞,泪如泉涌。
  几天后,收水电费的人发现他死了,他的枕前,同样躺着只僵硬了的老猫。
TAG: 小说 研讨会
顶:22 踩:10
【已经有56人表态】
7票
经典
8票
精品
6票
佳作
8票
10票
还好
7票
一般
10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