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左世海闪小说研讨会】张红静:好一个认钱不认亲——浅析左世海《奔丧》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177票  浏览31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4月13日 15:37
  好一个认钱不认亲
  ——读左世海《哭丧》
  
  文/张红静
  
  左世海老师的闪小说主题厚重,笔法老道,讽刺世相一针见血,对底层人物的苦涩又隐忍同情。读罢二十篇,发现篇篇都有印象,原来多是经典佳作,只是往常我读的粗滥,没有与作者相连。不过,让读者记住作品而非作者本人,更体现了作品创作的成功。现以《哭丧》为例,浅析左老师的创作特色。
  作品取材于农村某些地方的哭丧风俗。老人死后,为了渲染一种气氛,体现孝子贤孙的真心孝心,他们会把丧事办得风风火火,体体面面。从而也为小说的主人公出场创造了合情合理的环境。
  杨二开始时,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满眼金钱的人。当他有一次看到死去的老人有些像父亲时,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的泪是真实的,感情也是真实的。这是人之常情,每一个孩子都爱着自己的父母亲,这是割不断的亲情。可以说,这是最基本的人性。作品必须要触及真实的人性,这是必须的最起码的要求。杨二是立体的,这是他的有情有义的一面,或者是人之最初的一面。可悲的是,当穿孝衣的男子给了他钱后,感情就变了味道。杨二笑了,因为他得了钱,还留下了吃饭。钱是杨二性质转变的关键点。
  其实,这样赚钱也无可厚非,既然存在这样的风俗,这个哭丧的职业总要有人去做,哭丧的钱总要有人去赚。社会是现实的,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只要不违反法律,违背道德,有哪些钱不能去挣呢?关键是,泪水本是人内心感情的外化,这哭丧的泪水则成了与金钱交换的筹码。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泪水就完全等同于金钱了。大概杨二每次流泪,都是因为有金钱在前面召唤。这几乎成了一种条件反射,看见金钱,想到金钱就能痛哭流涕。这样的泪水已经被金钱异化了,甚至说,人的本性已经被金钱异化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就在后面,杨二母亲的死得到了验证。
  杨二的母亲溺水而亡,作为哭丧行家的杨二本来可以大显身手,大哭一场的。可是,如今的杨二已经不是原先的杨二了。他一滴泪也没有,直到妻子把钱递到他的手里,他才哭天抢地起来。他为什么再也哭不出来呢?他已经只认识钱而不知道什么是亲情了。至此,杨二的人性已经彻底蜕变,变成认钱不认亲的混蛋!这中间的转变是有一个过程的,钱起了决定的作用。结尾难免有些夸张,但这种夸张是合情合理的。正是这夸张,讽刺了一心钻到钱眼里的丑恶灵魂。
  小说一方面讽刺了哭丧的陋习,另一方面激发读者对金钱的思考。人是不是因为赚钱而放弃割舍了亲情呢?其实,这个主题并不新鲜,我至少读过三篇相同题材的作品,还包括曹文轩的一篇。要想写得好是需要狠狠地努把力的。左老师的这篇好在结尾对杨二异化性格的夸张描写,也就是妻子递给他钱之后。让读者哭笑不得。
  小说的语言非常俭省,文字背后的作者叙述极其冷静。这个朴实的语言,暗含了很深的功力。有人说左老师是闪界的黑马,其实功底在那里,写任何体裁都能成为黑马。金子的材质,做成什么都是金子。
  有些作品一看很平常,细细读来,则令人拍手叫绝,击节赞叹。左老师的作品就是这样。本篇用了传统的笔法,除了夸张与对比,并没有刻意采用多种写作手法来体现,但讽刺滴水不漏,高潮之处戛然而止。除了这个《哭丧》,还有几篇非常冷静,暗藏波澜。比如《站牌下》,《寿材》等。
  从他的作品中,我学到了对人物形象的塑造与刻画。几乎每篇作品里的人物都是立体的,发展的,都是满满的人性的体现。闪小说是个非常玲珑的体裁,一般不适宜采用多种手法去炫技。本着一颗真心,用良心爱心诚心去写,自然能写出一种境界。
  
  
  
  附作品
  
  哭丧
  
  
  文/左世海
  
  杨二在街上转悠,见有户人家正办丧事。棺材正面摆着张老人遗像,极像杨二死去的父亲。
  想到父亲贫苦一生,杨二不禁潸然泪下。
  一个穿孝衣的男子走到他身前问:你认识我爹?
  杨二摇摇头,泪流的更快了。
  想哭就到灵前哭吧,我正愁孝子少没人哭呢,我雇你,哭的越痛,给的钱越多。
  杨二再也克制不住了,他上前跪在灵前,捶胸顿足地大哭起来:爹啊,可怜的爹啊……,那情形,仿佛眼前死的真是他亲爹。
  哭完后,那男子说:你哭了3小时48分,算4小时,这是200元,你拿着。待会儿席开了,吃完再走。
  杨二拿着钱笑了。
  从此,杨二把哭丧当成了自己的职业,。谁家办丧事请他去,他都乐此不彼,挣钱不说,还能混顿酒席。
  临村一户人家死了闺女,杨二被请去。主家把300元往他面前一甩道:哭吧,哭得越痛给的钱越多。
  杨二见后,顿时声泪俱下,开始放声恸哭。
  正哭得起劲,突然有人跑来拉起杨二说:快走,出事了,你娘在水塘边洗衣服,不慎落水淹死了。
  杨二听后一惊,摸了把眼泪,爬起来跟着来人就走。
  果然水塘边聚了不少人,被乡亲捞上岸的杨二母亲,因溺水时间过长,早已停止了呼吸。
  自己的娘没了,这回好好哭吧!有人叹着气说。
  看到死去的母亲,杨二跪上前,本想喊声娘,可嘴张着,愣是吼不出声,挤不出半点泪。
  众人见后愕然。
  杨二的老婆赶来了,她看到杨二的尴尬相,顿时明白了,赶紧掏出一些钱,往他面前一甩,喊道:哭吧,哭得越痛给的钱越多。
  话音刚落,看到钱的杨二已是声泪俱下,嚎声如雷。
TAG: 小说 研讨会 张红
顶:16 踩:17
【已经有62人表态】
10票
经典
10票
精品
7票
佳作
13票
6票
还好
7票
一般
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