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2018中国年度闪小说大赛访谈】“自娱自乐”是写作不忘的初心

热度22票  浏览6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2月10日 16:15
  【2018中国年度闪小说大赛访谈】
  “自娱自乐”是写作不忘的初心
  
  文/洛华
  
  一、作者简介
  姓名郑吉,笔名洛华(曾用笔名林逸等),爱好文字写作。1998年(初中)开始接触小说写作,1998年-1999年创作的作品短篇小说《战争》于2003年获杭州市滨江区首届大学原创文学大赛小说类一等奖;2000年-2002年创作短篇小说《初夏》;2003年-2004年创作中篇小说《两代人的故事》于2005年被榕树下大学生原创文学网站录用,并获“春潮杯”文学创作比赛一等奖;中途因工作原因停笔多年。
  2016年至今主要从事小小说、闪小说写作,作品散见《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浙江作家》、《浙江小小说》、《中外精短文学》、《吴地文化·闪小说》、《海山文艺》、《平安时报》、《舟山晚报》等刊物,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及“小小说选刊”、“我们都爱短故事”、“金雀坊”、“文艺小春秋”等微信公众号平台,作品多次获各类奖项。曾兼任《浙江小小说》编辑,因身体原因辞任。系浙江省公安作协会员,舟山市作协会员,嵊泗县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浙江省闪小说委员会理事。
  二、获奖感言
  如果我是一名专业作者,可能优秀奖会让我有几分失落,可事实上,我是业余玩儿的,“自娱自乐”是我不忘的初心。在自娱自乐之外,还能收获一个优秀奖,对我来说,那是锦上添花的事儿。感谢“庄子道酒业杯”2018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组委会和评委们,给了我这朵花儿。事实上,这是2018年我唯一投过稿的比赛,在已过去的2018年,我一度因为身体原因家人反对写作而放弃所有比赛和投稿,所幸还有此花为旧年添彩。现在身体无恙,此花又成了我新的起步,所以这个奖说有多重要就有多重要,不在于所得奖项的大小。
  说起我的闪小说写作经历,其实在我看来,闪小说和小小说是一家的,就像《小小说选刊》和《浙江小小说》都有闪小说栏目,《小小说月刊》也发闪小说,请允许我以下统称小小说。在正式接触小小说之前,我也偶有篇幅极短小的小说在部、省、市级警营文化网及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但是我对自己所写的东西是很懵懂的。直到2016年初,在嵊泗作协主席金瑛姐的引荐下,我才看到了小小说的大门。我也因此认识了大师父周波、二师父憨憨老叟,以及那些生命中相见恨晚的朋友们。和小小说相遇,我是幸运的。以前我什么都写,长长短短短短长长,但自从走进小小说的门,我几乎只写小小说了,因为痴迷。也有很多文友劝我放弃,他们说,小小说只能用来入门,总是写长点才有出息,看看鲁奖、茅奖、冰心奖获得者有哪个是小小说作者(当然冯老爷子《俗世奇人》小小说集得鲁奖那是后来的事)?其实,他们是不知道其中的滋味,一旦钻进这种文体,是不可自拔的,就跟恋爱似的,一度身体不好要放弃,就觉得跟失恋一样,况且我并不靠写文搏什么出息。我觉得自己现在物质生活上都过得去,不需要靠出名做什么,我想要的,只是在三点一线的枯燥琐碎繁杂的工作生活之外,有一个小小的爱好,有一方属于自己的精神净土,等将来老了,无所事事的时候,也不致失去自我。写小小说让我觉得精神富足,仿佛灵魂开出了花儿。这就是我最大的幸运,关于遇见,关于痴迷。
  所以,感谢小小说写作路上,洛华遇见的每一位帮助过指导过我的老师和朋友,没有你们,就没有洛华的点滴进步。感谢你们赋予我能力,那种用短短几百字、千余字,就能清楚表达内心所感所悟的能力。每一次在语言表达准确度上的进步,都让我激动不已,每一个从自己笔下走出来的人物,都让我悲喜交加,每一段现实生活中的无奈经历,都让我庆幸文字世界的日渐丰腴。这就够了。
  我想说,我会一直心怀感恩,不忘初心,坚持我的小小说创作之路。
  三、访谈提问
  1、请谈谈您是如何构思创作这篇获奖作品的?
  《老渔的院子和酒》,这篇闪是怎么来的呢?那时候,我每天上下班会经过一条正在造高架桥的路,桥大概已经立起来了,但是那个桥下路面的绿化带啊,还是空的,我每天两次路过那里,灰色的马路,灰色的桥墩,空洞洞的“绿化带”,我都觉得那里有小小说,但就是没摸到脉搏,无从下笔。就像作家韩少功说的那样,有些素材得用时间去过滤去沉淀。我从那里路过五个多月后,我开始想了,如果连这裸露的泥土也封上了会怎么样,如果整个地球表面都封上了会怎么样,如果地球是一个人她周身都被封了会怎么样。很显然,这篇闪小说只要我写下来,人与自然的话题肯定在了,但是我想那是浅层次的,我想要有个“横看成林侧成峰”的效果,我想到了酒和蛇(花斑长虫)。
  文中的好酒应该是人的一种追求,物质也好,精神也好,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而好酒恰好兼顾了这两样追求。酒香诱老渔,也诱蛇。蛇是生活中与你有着相似追求伴你左右却被你忽略的朋友,人常常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才知晓知音难觅,而要去挽回需要不计代价,可即便不计代价也不一定能追回,就像结尾没有交代挖地以后,蛇还出现不出现。
  换一个角度,老渔和隔壁泥匠之间的陪伴是有利害关系的,尽管看起来和谐融洽,但他们各取所需。一开始老渔追求物质(院子的平整),后来他突然领悟他的精神追求的重要他开始找蛇,就像我们普通人的人生,就是需要亲自经历才幡然醒悟。泥匠追求的是什么?是老渔的陪伴和酒(酒可以是精神也可以是物质)。并不是所有的交换都是恶意的,只是这样的关系不会长久,就像只能陪我们走一段的朋友,尽管老渔和泥匠其实也在努力走得更久。
  而泥匠老武与蛇的关系呢?蛇的默默退场,像不像你功成名就被众星捧月时那个悄然退到幕后的真心朋友?蛇以为你需要的是泥匠,它便放弃那个酒和老渔,躲起来了。
  其实还有很多,不能再说了,我真是个话痨,一开口就停不下来。哈哈,打住,关于如何构思就说这么多吧,已经很多了。反正酒是我们的追求,院子是我们的生活,整个儿是我们的人生,略带人与自然的擦边球。
  2、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闪小说作品有哪些?为什么欣赏这些作品?
  印象深刻的还是挺多的,因为比我写得好的太多了。这里只讲身边的两篇,憨憨老叟的《如果先生的墓志铭》和王福日的《不二》。
  第一次读到我憨师的这篇《如果先生的墓志铭》是在我还不认识憨师的时候。那天中午,我和一群同事一起下班去食堂吃午饭,电梯里同事们都开始低头刷手机,包括我,突然就有一个同事开始读憨师的这篇闪小说,大家都突然认识到我们都是需要将来在墓前按一个二维码的人。这种反省的作用是深刻的。同事就问我吧,洛华(因为我在单位写文也是用的这个笔名,所以大家有时开玩笑也这么叫我),你认不认识这位作者啊,这样的高人你应该认识下。我当时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对于认识,我并没有奢望过。但是机缘巧合,后来我偏偏就认识了我憨师,还感动于他的“天堂在左,深圳在右地狱在左,深圳在右”的经历,我发现二师父憨憨老叟的闪作之所以感动我,不是偶然,而在于他本身是一个厚重的人,文如其人,于是就赶紧拜师学艺了。讲了那么多,其实用我大师父周波的话说,这篇闪之所以令我叫绝,首先抓住我心的是墓前立二维码这个细节,最后感动我的是背后那个世人皆有感触的普世价值。
  王福日的《不二》是去年在一个文友群里看到的,看到的时候眼前一亮,哇,闪原来还能这么写。“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一定会有一个人,和他过着完全相反的人生”,遵守着能量守恒定律,这个是最吸引我的,这想象力令人脑洞大开,突然就有一种觉醒,文不是纯粹的文,有时候文的东西它也需要理科等五花八门的学识做合理支撑,当时《不二》的吸引力不亚于现在刘慈欣的《三体》给我的感觉。当然,《不二》除了让我意识到,要写好文不仅要练笔还要重视丰富自己的内涵之外,《不二》本身在写作手法上铺垫、对比、欲扬先抑等运用也是相当精彩的,诙谐幽默的叙述语言也很对我这个读者的胃口。
  3、您认为小说家族的新成员“闪小说”具有哪些创作特征?
  我说过,对于我来说,小小说和闪小说是一家的,最首要的创作特征都是要以小见大,只是偶尔写长了,偶尔写短了的区别,当然由于字数的限制,可能闪小说更难一些,更要惜字如金,更求一词多义、一语多关,切入口要更小,结构的起承转合要更巧妙更妥帖,承载起背后力量的那个爆破点要更有力,就像一颗微小的水珠瞬间炸开了花,就像一个支点架一杆铁撬撬起整个地球。
  很喜欢《浙江小小说》开卷语:“小小说是小说前面加个小字。”换言之,我们的小小说、闪小说再小,它都是小说。作为一种小说文体,闪小说当然也需要进入文学的叙事,不能只是段子,不能真的闪一下就没了,需要通篇闪。我以为,第一,各种小说写作手法要用上,太多,不一一列举,大家伙儿都比我懂着呢。第二,语言很重要,语言节奏要得当,寻找最美妙最合适的语感,在我看来是符合作者或者笔下人物呼吸节奏的,叙述部分与作者的一呼一吸相适应,人物语言部分就寻找适应人物个性的呼吸节奏,人、事、物就在一呼一吸间,跃然纸上。第三,越是文字短小,越需要写得从容,不能仓促,要泰然自若、举重若轻,于从容不迫中寻找爆发力。
  4、当前,海内外的闪小说发展势头良好,但也存在诸多不足与欠缺。您认为可以通过哪些途径与方法,进一步推进闪小说的繁荣与发展?
  我想,最大的不足应该是作品良莠不齐吧,然后是过度追求发表量。但是话说回来,没有人可以做到不经历“莠”直接“良”了,所以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我们的小小说、闪小说正在普及化,正在成为大众所喜欢阅读、乐于写作的一种文体,有很多新人正在加入小小说、闪小说写作的队伍(包括我自己)。所以,我们要相信,总会有一个量到质的飞跃,无论小小说作者,还是小小说作品。
  关于过度追求发表量,我想说,有的时候,编辑为了鼓励新人会录用一些并不是很成熟的作品,但是那是编辑对作者的善意,是一种鼓励,我们作为作者,必须认识到那并不意味着自己的作品就是很好了,不能以此自满然后写出很多类似制作投不同的杂志,博取不同编辑的同情心,并以量自喜。当然写作量也很重要,但是认真地对待每一篇写作更重要。如果我们每一位作者能善待自己的文字,善待自己笔下的每一个人物,不要让创作成为制作,我们每一位作者不要把编辑的同情心当作可以居功自傲的资本,懂得不进则退的道理,不断阅读积累和做生活的有心人,不断练笔不惧怕抽屉稿,慎重对待每一次投稿(不是不投,是拿自己手头最好的作品来投),我们一定会收获真正意义上的进步。当作者个体素质普遍提高的时候,“良莠不齐”的整体现象也就不存在了,文学界也会对我们深爱的文体刮目相看。我觉得一个文体应该像一个人一样,以不亢不卑为毕生追求。
  闪小说繁荣发展的大课题,我觉得我作为一名普通作者并没有建设性意见建议可提。只觉得在手机网络飞速发展的今天,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机遇,我们作品的短小精悍,刚好符合了时代短频快的节奏,我们是占了便宜的。在这种有利形势下,我们这种文体的主力推动者们也在往这方面不断努力,他们通过组织比赛、运行公众号、开办网络论坛等诸多形式最大程度地扩大文体影响力。我们作为作者,我觉得力所能及的,就是积极参与其中,尽量用自己的好作品去打动读者,而不是粗制滥造、一味求量不求质,仅满足于相互恭维,我们要努力让小小说、闪小说在作者、编者、读者之间形成一种良性循环,不要浪费了主力推动者们的一片苦心,这是一个所有小小说人或者说闪小说人团结向上的过程。
  
  附原文:
  
  老渔的院子和酒
  
  文/洛华
  
  老渔是穷得叮当响的老渔,他只有一个院子和一壶酒。
  院子是长满青草的院子,酒是浓香四溢的庄子道酒。穷人喝好酒,那叫穷讲究,代价是一月才吃得一回酒。
  老渔讲究吃什么酒,却不讲究怎么吃酒,搬张竹椅,院里一放一坐,一根脆生生的萝卜就能下一壶酒。萝卜辣甜,酒劲爽,每一口都经得住在口中来回盘转。酒香就慢慢飘满整个院子,惹得草丛里的花斑长虫,顶着太阳朝老渔吐信子。
  老渔喊,老伙计,又馋了吧?
  这时,云在天上胡乱飘过,又胡乱飘过,太阳落了又升,落了又升。
  花斑长虫吐信子的时候,老渔还是喊,老伙计,又馋了吧?
  泥匠老武推门进来,老伙计就倏地躲了起来。老武瞥一眼花斑长虫,说,老渔,这酒香地道。可这院子也该整了,谁家不浇水泥地,不过少整几壶酒的事。
  浇了干净,老渔倒是羡慕,就是缺钱。老渔呵呵笑。
  老武顺势说,你若每次分我一杯,我便帮你浇三平米地儿不收钱,直到浇完,你难为情仍旧要请我喝,我断是不来的了。
  老渔思忖着,说好。
  以后每每喝酒,老渔就喊他。老武一杯酒下肚,就拿起家伙什边干活边同老渔唠嗑。
  花斑长虫闻到酒香就丝丝地游出来,看到老武咚响摆弄工具又躲了起来。
  看着水泥地在院里蔓延,老渔喝着酒,和老武有说有笑。不知怎地,老渔忽地去看那最后三平米青草地。
  老武问,找啥?
  老渔说,坏了,好酒也引不出老伙计来了。快把水泥地给撬了。
  老武跺着脚说,你老糊涂喽。
  老渔说,我不傻。浇完地,你走了,谁还陪我?
  老武说,行,一杯庄子道酒,撬三平米地。
顶:1 踩:1
【已经有8人表态】
2票
经典
1票
精品
1票
佳作
1票
1票
还好
1票
一般
1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