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2018中国年度闪小说大赛访谈】人性的魅力

热度247票  浏览48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9年1月12日 20:06
  【2018中国年度闪小说大赛访谈】人性的魅力
  
  一、作者简介:
  黎凡,女,又名倾城月光,东篱。四川省达州市中心医院职工,四川省达州市作协会员,中寓闪小说四川专委会副会长,热爱闪小说及诗歌创作,作品散见《金山》《天池小小说》《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中华日报》《厦门日报》《明州时报》《达州日报》《川东文学》《大巴山诗刊》等,有作品入选《闪小说精选.点评本》《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等。荣获“2017年度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称号。多次在全国闪小说大赛中获等级奖,其中,闪小说《左耳》获首届全球华语闪小说大赛一等奖。闪小说《初心》获"大地魂"杯全国闪小说大赛一等奖,闪小说《画皮》获“庄子道酒业杯”2018中国闪小说年度亚军。
  
  二、获奖感言
  接触闪小说已有4年多时间,至目前为止,历经了三个阶段:初始的乍见惊喜,中间的狂热痴迷,现在的沉静思考。我一直牢记着四川闪小说专委会会长王平中的一句话:记住,写人性!但人性复杂,并不容易捕写,所以我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从之前的乱编故事沉淀下来,摸索着试写。这一摸索,便让我着了迷。有文友评价说我的文字温情,也有文友评价说我的内容厚重,但我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始终是一片空白。我写东西很随性,有灵感一挥而就,没灵感不会硬写,《画皮》也是灵感一闪便一气呵成。感谢评委老师对《画皮》的厚爱!感谢各位师友一路的鼓励与支持!2019年,我将一如既往在闪路上与大家携手前行,共同推动闪小说发展。
  
  三、访谈提问
  1、谈谈你是如何构思创作这篇获奖作品的
  《画皮》的灵感源于听见别人吵架,一方骂另一方:“你枉了身上那张人皮”,“人皮”二字扑进耳朵,我立马抓住了,仔细想想,其实每个人都披着一张大同小异的皮囊,不同的是内容物,即人性的复杂性与多样性。又立马联想到心理学提到的一种心理宣泄方式――拳击宣泄人,于是推出了《画皮》中的主人公刺客"他”。这个人物是模糊的,模糊得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但这个人物又是异常清晰的,清晰得就像是你自己。“这张皮,花了他很多钱,还花了他很多精力和心血,加上后期的裱作,与时俱进的维护,早已价值连城了。”每个人的这张皮,或受学识修养之颐养,或受法律制度之约束,或为虚情假意之伪装,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它都是存在的。但世事纷纭人心难测,人心隔着肚皮。正是这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才是现代人真正意义上的惶恐。
  这仅仅是写《画皮》时的一些紊乱的思考方向,它究竟给读者带来了什么,我真不太清楚。借用四川小小说学会秘书长骆驼指导我的一句话:“我写,不是为了博人眼球让读者读,而是我写了自己想写的东西,读者自己喜欢去读,这就成功了。”我谈不上成功不成功,但既然喜欢写,那么这就是我以后写作中力争去达到的新境界。
  
  2、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闪小说作品有哪些?为什么欣赏这些作品?
  程思良的《微笑试验》、王平中的《我终于赢了》、憨憨老叟《如果先生的墓志铭》、飘尘的《谋杀》、麻坚的《爱人》、谢林涛的《回家》、王立红的《菊殇》、万华的《第十一网》、夏花的《围墙上的小岛》等,这些作品构思奇巧,窥斑见豹,于平常中爆裂出不平常的火花,让人拍案叫绝。
  3、您认为小说家族的新成员“闪小说”具有哪些创作特征?
  字字珠玑,构思奇巧,新颖精粹,创作手法灵活。
  4、当前,海内外的闪小说发展势头良好,但也存在诸多不足与欠缺。您认为可以通过哪些途径与方法,进一步推进闪小说的繁荣与发展?
  第一: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人认识闪小说,喜欢闪小说。
  第二:争取更多的国内外知名作家共建共促闪小说发展。
  第三:继续各省会之间的交流学习,繁荣各地闪小说赛事。
  第四:加强原创版版主力度,评选年度优秀版主。2018年,并不是每位版主都尽职尽责。原创版是全国闪友的集中根据地,旨在交流学习、带动新人。看重新人,对新人多鼓励,才能真正做到繁荣并推动闪小说发展。
  
  附:《画皮》
  
  画皮
  文/黎凡
  
  他想,如果杀了那个人,会怎么样?这个念头让他十分亢奋。
  黑暗中,他在头顶上仔细摸索,摸到了一颗拉链小扣,他慢慢地拉开拉链,顺着发际、耳后、腋下、至足后跟,他从皮里钻了出来。
  只要蜕掉身上的皮,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干任何自己想干的事,这可是无人知晓的秘密!比如学流浪汉掏垃圾桶找吃的,比如和办公室心仪的女同事过销魂夜,比如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嚎啕大哭……,比如今夜,他想杀了那个人。
  他将皮小心地摊开在沙发上,抚平皱褶的地方。这张皮,花了他很多钱,还花了他很多精力和心血,加上后期的裱作,与时俱进的维护,早已价值连城了。他抓起一把匕首,从窗口跳了出去。
  对那扇门,他太熟悉了。他好多次点头哈腰地进去,毕恭毕敬地出来,那人总是笑咪咪的,那笑让他看到了希望,但希望总是变成失望。"嗖"地一声,他跃上那人的窗台,令人高兴的是,窗户裂开着一条缝。
  卧室内,没发现那人的身影,他攥着匕首退到客厅。转身间,什么东西碰着了他,他侧身一闪,借着路灯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人立在墙角的衣帽架旁,正笑咪咪地看着他。他来不及多想,举起匕首刺将过去,刀落之处,轻飘如缕――原来,那是一张挂在衣帽架上笑咪咪的皮而已。
  他吃惊地张大嘴巴,逃也似的离开了。
  回到家,他套上自己的皮,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卧室里,妻睡得正香。打量着妻那张熟悉的美艳的脸,突然间,他感到一丝惶恐。
  
顶:16 踩:18
【已经有88人表态】
18票
经典
8票
精品
10票
佳作
11票
19票
还好
11票
一般
11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