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2017中国年度闪小说大赛访谈】陈德君:闪小说是一朵引人注目的奇葩

热度133票  浏览61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3月11日 20:12
  【2017中国年度闪小说大赛访谈】
  
  闪小说是一朵引人注目的奇葩
  
  文/陈德君
  
  
  一、作者简介
  
  陈德君网名,秋色宜人,河北承德市围场县人,承德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河北农民报》《天池小小说》《金山》《闪小说》《昆山日报》《河北科技报》等多家报刊。获得作品奖项多次,有作品转载《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并主编了《风雨失眠》一书。
  
  二、获奖感言
  
  因为喜欢闪小说,所以就爱写闪小说。大赛获得个优秀奖,心情无比激动。首先我要感谢论坛原创版块的各位老师,此次大赛的评委们,在这里说一声,您们辛苦了!感谢对我的关注和厚爱!
  举办年度闪小说大赛,这给写作的广大闪友们提供了一次很好的交流学习的机会。近年来,闪小说愈来愈被人们所关注,它像一朵引人注目的奇葩,以它独特的芬芳被更多的人所喜爱!它又像一颗闪亮的星星,永远闪在广大文学爱好者的心中!闪小说我爱你!
  
  三、访谈提问
  
  1、您是如何构思创作这篇获奖作品的?
  没有熟悉的社会生活,就写不出来文学作品。作品来源于生活,但要高于生活。写出来的作品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主观的,闭门造车而做作,看着就让人不舒服,即使你运用的技巧再高,但也是失败之作。
  我是个农村人,非常熟悉农村的生活。在我们这地方青壮年劳力大多都出外打工去了,家里只剩下少有的劳力。一般的农户都在自己忙自己的农活,有的家里忙不过来的时候,看有干完农活的户就花钱雇来帮忙,当然现在都是向钱看的社会嘛。村里有一个女人,她的男人得了半身不遂,去医院住了好几天,回来时地里的庄稼荒得不像样了,尤其是那一亩多的葵花地,草疯长得快和小苗一般高了,地里需要除草,间苗,追肥,如果找一个人来帮忙是很难找到的。村里有一个和她差不多的老光棍,年轻时没娶上媳妇,女人要雇他来帮忙,说给他工钱,可是老光棍是个老实巴交的爱要脸面子的人,他不好意思要钱,于是就说咱俩换工吧。翌年春天,这个老光棍要种土豆不会割土豆种子芽,自然这个女人就去帮他割了。后来种地什么的老光棍和女人都是插伙种上的,人们看到两人在一起干活,都在抿着嘴笑,当然都猜得到他们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在生活中,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甚至彼此爱慕是人类固有的本能吧。哪管是有家室的男人或女人如果喜欢上另外一个,都会偷偷地埋藏在心里,有时候甚至愿意帮助对方,为对方做出一些付出,但谁也不肯来捅破那层窗纸,把心中的秘密表白出来,这是因为如果这样,就有可能就会伤害了对方,于是也就只有默默地喜欢着、守候着,当然这也是一种不越过婚姻道德防线的幸福和美好!于是便有了我的作品《谷地情深》。
  2、您认为小说家族新成员“闪小说”具有哪些特征?
  用“短”“精”“快”三个字概括。
  “短”:指的是文章短,字数控制在600字之内,读者能在极短的时间读完。
  “精”:指的是语言精准,精练,惜墨如金。
  “快”:指的是作品好看,阅读后得到愉快感。也就是说,作品读后给人感动、启迪、感悟、催人向上;人物事件讽刺的捧腹大笑;故事的设置奇巧、惊讶,咀嚼有味道。你的作品如果能让读者非常喜欢,便拍手称快。
  3.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闪小说作品有哪些?这些作品有什么特别之处?
  (1).台湾陈启佑的《永远的蝴蝶》,写得出人意料,令人唏嘘。
  (2).王任叔的《河豚子》写得很凄苦,以“河豚子”为道具反映大革命前浙东生活的惨剧。“他”的悲与“家人”的喜,对比映衬,牵动读者的心绪,在一种合情合理的意外结果中无奈地叹息。
  (3).麻坚的《爱人》,写得悬念,惊心,反转得非常巧妙。
  4、当前,闪小说发展势头良好,但也存在诸多不足之处。您认为可以通过哪些途径与方法,进一步推进闪小说的繁荣与发展?
  1.举办大赛活动,让人们都来认识闪小说,关注闪小说。
  2.报刊媒体,微信网络平台广泛宣传。(2086字)
  
  
  附《谷地情深》
  
  谷地情深
  
  文/陈德君
  
  布谷鸟一声接一声地叫,仿佛在催着人们快忙地里的活似的。
  别人家的谷子间苗薅草快要完活了,而慧嫂家的5亩地谷子还没动手。小苗长得有半尺高了,地很荒,杂草跟着苗一起疯长。
  慧嫂急得头都晕了,这活若男人在世还落不到后面,可是慧嫂去医院照顾做手术的母亲给耽误了。
  慧嫂蹲在地里,骑着谷子垄,两手不停地忙活。
  太阳像个大火球,烤得人们火辣辣的难受。
  晌午了,慧嫂想再干一会儿,就听那边地里的长贵大声地喊福成俩口子,走吧,回家吃午饭去!
  三个人顺着田埂走过来,长贵说,慧嫂,还不回家?
  慧嫂回过头,见长贵站在身后。
  我再干一会儿,你看这么多谷子我得啥时薅完呀。
  长贵看看那一大片谷地说,要不你雇人干吧?
  雇谁?
  那你雇我吧!我家的谷子下午就薅完,一天工钱一百块,我要的不多吧?
  慧嫂说,太好了,不多,我正发愁雇不到人哪。
  福成说,长贵,你小子还真好意思要工钱?
  长贵说,要,哪有不要工钱的。
  长贵给慧嫂干了5天活挣了五百块钱,他从集市上笑呵呵地买了排骨和豆角。
  村人看见长贵就说,长贵,你挣了钱总想吃好的,也不想着成个家?
  长贵嘿嘿地笑,成个啥,年轻时家穷没娶上媳妇,如今岁数大了谁看上?
  天黑时,长贵看看外面没人,想要端着一盆炖好的排骨出门,这时,慧嫂神色慌张地溜进他家。
  长贵,门缝里的五百块钱是你塞的吧?这钱给你!
  长贵讪讪地笑了下说,我,我不要,邻邻居居住着就算帮你啦......哦,你来得正好,这些天来你都熬瘦了,来,尝尝我炖的排骨,香着哪......(597字)
顶:11 踩:7
【已经有45人表态】
7票
经典
9票
精品
4票
佳作
6票
5票
还好
9票
一般
5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