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代应坤闪小说研讨会44】陈德君:《二十三块木板》的人物及语言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199票  浏览8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4月15日 20:45
  《二十三块木板》的人物及语言
  
  文/陈德君
  
  读了《二十三块木板》,给人的感染力和震撼力非常大,这在众多闪小说作品中是一篇很不错的佳作。
  这篇作品的故事其实是很平常的,没有一波三折的情节,也没有出人意料的欧亨利式的格局设置,但作者只是选取了一个特定时期,二十三个社员集聚在生产队仓库开会的小场景,通过一台水摇车如何分这件事展开故事,而这个故事的画面感很强,作者对人物的表现及语言的表达很见功夫。
  写小说,最怕没有特点,而这篇小说的成功之处,我想在于作品对人物的刻画以及语言的功力上。
  首先看作品的开头,“即将退役的马灯,把二十三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折射到生产队仓库的后墙上。”作者只用了这样简短,精炼,准确的一句话,把一个农村大的变革背景交代出来。马灯是生产队饲养员和赶牲口大车用的,一提到马灯人们就想到了生产队吃大锅饭的年代。
  文中“退役”二字用得非常好,“退役”意味着新的农村变革的开始,将吃大锅饭的集体生活解散。农村实行分田单干,1882年1月1日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正式出台。这充分地说明走集体的路子,对人们的温饱问题确实存在着问题。
  在这种农村新的变革中,也就是说生产队集体财产下分到户时,作者选取了很普遍性的,遇到的很棘手的问题。本文写的是一台水摇车如何分的问题。水摇车是贯穿全文的主要道具,是因其而引发的故事,这个故事触及到了每个读者的心灵。
  “水摇车真的很漂亮,红木做的,八成新,去年冬,生产队队长徐才良托人从山上弄来桐油,把它从头至尾漆了一遍,按常规,它的使用寿命不会低于十五年。”作者对水摇车的介绍是十分必要的,不是闲笔,它是为最后社员们一致要求把它劈了,在读者心中引起共鸣的重要之笔。
  “水摇车折价10块钱,贱卖不赊账”。队长徐才良也是根据当时的社员们的家庭生活的状况有所不同所定的价,可是“人群中,有几个人欠起身子,想往水摇车跟前凑。”作者就用这么一句话,形象地活脱脱地把一些爱贪小便宜的人的丑陋心态揭示出来。
  小便宜都想占,一台水摇车10块钱谁都想要。这作价可能似乎低了点,于是队指导员不同意,定价20块钱。
  “反正肥水没流外人田,10块钱也差不多了.....徐才良以商量的口吻说。”这句话表现了队长亲善村人大方友好的性格。都是村里的邻邻居居,吃亏赚便宜也没啥的,说不定谁还能用到水摇车呢。
  “公家财产,不能就这样糟蹋了,20块钱,分文不能少!”这句话鲜明地把一个队指导员根深蒂固地维护集体所有的干部形象展现出来。
  “会场上,没有人搭腔,劣质的卷烟味在室内缓缓流淌......”看来这水摇车的20块钱的作价太高了,太高了也就没人要。这句话的描写非常精妙,把当时会场的气氛,人们的心态极含蓄双层意思地表达出来。水摇车分不下去,多种方案形不成一致。表现了当时的社员们的自私自利丑陋心里极为严重。
  
  “会议开到下半夜,大家都困了,一人打哈欠,其他人也跟着打哈欠。于是有人喊:干脆,把它劈了算了,一户分一块,也比便宜哪一户强!”这表现出了一种荒唐变态求得心里平衡的想法。而这种想法可能是由于多年来受到”平均主义吃大锅饭“的影响吧,因此却得到了众多人的赞许。而意想不到的是,就连队指导员也支持这一荒唐的做法。于是一台好端端水摇车就被劈成二十三块木板,一户一块地分了。这是多么让人可叹、可惜、可悲呀!再看结尾写道“徐才良空着手,第一个走出会场,沉沉夜色中,亮晶晶的双眸滚出几滴咸咸的东西......”
  这个结尾使读者的心情极为沉重,不得不深思。在人们那种自私丑恶、扭曲的心态以及得到都得到,得不到都得不到的平均主义思想的影响下,吃大锅饭的集体生活能好得了吗?
  这篇作品,篇幅虽短,但内涵深刻,人物鲜明,语言亦老到精炼,富有感染色彩,很值得大家学习。
  (1495字)
  
  附:原文欣赏
  二十三块木板
  文/代应坤
  
  
  
  即将退役的马灯,把二十三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折射到生产队仓库的后墙上。
  会议的最后一项议程:水摇车如何分?
  除了这只水摇车,生产队的其他东西,都搭配着分到了各家各户。
  平心而论,水摇车真的很漂亮,红木做的,八成新,去年冬,生产队队长徐才良托人从山上弄来桐油,把它从头至尾漆了一遍,按常规,它的使用寿命不会低于十五年。
  徐才良说,水摇车折价10块钱吧,贱卖不赊账。
  人群中,有几个人欠起身子,想往水摇车跟前凑。
  队指导员突然插话:不行,10块钱太便宜了,20块钱!
  反正肥水没流外人田,10块钱也差不多了.....徐才良以商量的口吻说。
  公家财产,不能就这样糟蹋了,20块钱,分文不能少!队指导员语气硬梆梆的。
  会场上,没有人搭腔,劣质的卷烟味在室内缓缓流淌......
  徐才良提出许多种分配方案,但都没有形成一致意见。
  会议开到下半夜,大家都困了,一人打哈欠,其他人也跟着打哈欠。
  于是有人喊:干脆,把它劈了算了,一户分一块,也比便宜哪一户强!
  不少人随后附和着:中,中,劈了!
  只有徐才良把头埋在胸脯前,一言不发。
  这时,喊叫的人更多了。
  队指导员催促道:才良,劈吧!
  有人送来砍刀,徐才良迟疑了一会,突然举起砍刀,手起刀落,枣红色的水摇车不一会成为二十三块木板。
  徐才良空着手,第一个走出会场,沉沉夜色中,亮晶晶的双眸滚出几滴咸咸的东西......
  
TAG: 生产队 小说 研讨会 欧亨利 感染力
顶:23 踩:26
【已经有69人表态】
10票
经典
10票
精品
13票
佳作
9票
10票
还好
7票
一般
10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