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爹的红苕酒

热度475票  浏览1405次 【共6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12月04日 07:29
作者简介

ATA:楚天一尘,本名谢林涛。湖南省洞口县人,长期谋生于深圳。   天资平平,对写字若即若离。100余篇小小说,闪小说及散文随笔等先后发表于《科学诗刊》、《深圳特区报》、《会计时报》、《湖南会计》、《当代公安报》、《南叶》、《湖南化工报》、《广州日报》、《珠江晚报》、《江门文艺》、《打工文学》、《焦作日报》、《西宁晚报》、《当代闪小说》、《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印尼《国际日报》、泰国《中华日报》、《襄阳晚报》、《昆山日报》、《金山》、《精品短小说》、《天池小小说》、《文学报.手机小说报》、《牡丹晚报》等报刊。   两篇闪小说入选《2012年闪小说精选.幽默卷》。   曾获2012年闪小说大赛优秀奖;2013年“佛光照明杯”闪小说大赛一等奖等奖项。   小小说作家网“蚂蚁小说”版主;襄阳草根论坛“小说故事展台”版主。

  

雨还在下,还在下。
  堆在屋角的红苕,散发出醉人的酒味。
  那是一家五口两个多月的口粮。娘的叹息,一声响过一声。
  剁碎,风一吹,干了,就不会坏。爹呵呵笑着安慰娘。
  爹和娘轮番挥舞菜刀,堆成小山的红苕,在邦邦声里,很快变成指尖大小的颗粒——苕米籽。
  雨还在下,还在下。屋子里的空气潮潮的,能攥出水来。
  屋子太小,剁碎了的红苕,还是像小山一样堆在角落。
  酒味越发浓了。娘的叹息,一声响过一声。
  哈,干脆把这些苕米籽用来酿酒吧,喝酒也可以当饭的!
  几天后,已经变质的苕米籽,经过爹一阵折腾,变成了两满坛子红苕酒。娘从来不喝酒,小孩子不能喝酒,那酒,便成了爹一个人的专利。
  家里很快断了粮,爹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终于借到一担稻谷。以后的两个多月,靠了这担稻谷,我们每天才能喝上两顿稀饭。爹每顿都要先喝一海碗红苕酒,眯着眼,嘴里滋滋有声,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品着,脸上的表情赛过神仙。等到我们都放下碗筷,爹才最后揭开饭锅,锅里还剩娘特意为他留下的半碗稀饭。
  红苕酒真是好东西,爹也就喝了个把月,身体竟然胖了。我也想喝红苕酒,但爹坚决不肯,一滴也不让我沾。
  身体胖起来的爹,突然有一天晕倒在田里。爹的脚肚子一压一个深窝,好久也恢复不过来。
  娘流着泪,倒掉了爹喝剩下的半坛子红苕酒。娘尝过了,那根本就是水!娘想起来,爹酿酒时,没买酒曲。

顶:49 踩:79
【已经有164人表态】
36票
经典
19票
精品
20票
佳作
20票
20票
还好
19票
一般
30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6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