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杨世英闪小说研讨会18】 吴增波 :读《钟馗捉鬼图》有感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阅读
热度303票  浏览96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1月04日 10:10
  读《钟馗捉鬼图》有感

  吴增波

  从未写过任何赏析,也极少读过赏析,所以,我只能勉强写段文字作为学习心得,以表达对杨先生与其作品的敬意。
  《钟馗捉鬼图》是杨先生的一篇408字的闪小说,也可以说在我心中是一篇经典之作。杨先生把此篇作为研讨的第一篇,可见他对此篇的喜爱。一个热爱文字的文人,喜爱自己的作品,就会无比珍爱。试问,如果自己不珍爱,别人又怎么会去珍爱你的作品呢?
  钟馗捉鬼的画我只见过一次,那是小时候去村里一户人家去玩,在卧室的后墙上见到的。一张白纸上,钟馗面目丑陋,一手提着利剑,一手提着小鬼。当时我很好奇,故此留下极深的印象。后来,听说那家的孩子有了什么病,画是用来辟邪的。
  闪小说对于我来说是新事物,一个连其定义都模糊的门外汉,妄谈作品是需要勇气的。无知者无畏,仿佛不是什么褒义,却也并非没有积极的意义。
  《钟馗捉鬼图》标题首先赋予了文化底蕴,且比较含蓄,又不失醒目。然后,请看正文。
  “那个晚上,我去了我学生家。学生是个领导,他在市里任要职。”开门见山,时间,人物,干什么,人物关系及人物背景都在极短的文字里得以体现。
  “学生热情地把我迎进客厅。”这里可见师生的关系亲密,后面师生的坦诚相见,畅所欲言就合情合理。
  “墙上一幅画引起了我的注意——钟馗捉鬼图。”这里开始运用悬念与道具,由此展开故事。如果把悬念再往后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是影响行文节奏,二是影响读者热情。读者的耐心有时候是有限的,想必我们都有类似经历。
  “画面上,钟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丑,虎虎生威。钟馗的大手紧攥“鬼”的脖子,那“鬼”微显透明的胸内,隐约藏着一颗黑色扭曲的心,黑黑的心上长着一只灰白的眼睛,很邪恶。”寥寥几笔,画面感极强,人物形象鲜活起来,充分展现了语言的凝炼与魅力。这也是细节,让人不知不觉融入其中,即便是瞎话,也让人深信不疑了。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鬼”居然没有脑袋。”妙!独具匠心,刹那间把读者味口吊起来,忍不住往下读。这就是奇。为什么鬼没有脑袋呢?
  “我问学生,这幅画是哪位大师的杰作?
  学生笑笑说,先请老师评评画。
  我说,我不会评画,但看得出,这画很有功力。只是不完整。你看看,那鬼没脑袋嘛?”师生都比较委婉,且机智,对话符合人物身份。
  “学生呵呵地笑,说,这鬼最好没脑袋。”这是神来之笔。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悬念足以把人悬糊涂了,又起波澜。
  “学生告诉我,这画是他妻子十年前画的。妻子读中学时学过画。妻子有意不给这只鬼画脑袋。当时,年轻俏皮的妻子说,你什么时候变坏,就把你的脑袋画上去。”浪漫的过往,良苦用心,在泥沙俱下,物欲横流的今天,真是难能可贵!
  “学生说,十年来,我时刻提醒着:不能!千万不能让这只鬼长脑袋!”一句话揭露谜底,颇有拨云见日之感,前面所有的意蕴也就一下子出来了,满满正能量,震撼心灵,让人久久回味。家有贤妻,不招外祸。有多少官员因为老婆或情妇贪污腐败,又有多少官员无所畏惧,以身试法,身陷囹圄?!
  “我笑了,你这里我会经常来,我要看看,画上的鬼是否长起了脑袋。
  我愉快地告辞离开。
  其实,我是有事来的,但我一句都没说。”这样的结尾很有然,尽管稍稍削弱了之前的感染力,却藏着另一个秘密让人去遐想。老师是来忠告的呢,还是另有所求呢?
  整篇小说尺水兴波,浑然一体,立意深刻,故事新奇,构思巧妙,厚重亦富有趣味,值得细细品读与认真学习。
  我用如此愚蠢的办法,学习了杨先生的精品力作《钟馗捉鬼图》。以上言论仅是学生个人浅见,勉强成文,自然漏洞百出,请先生与读者多多海涵。
  老说好,恐有吹捧嫌疑,如果非要我吹毛求疵,就是第一段仿佛可以去掉一个“他”字。另外,鬼上不加引号仿佛也是可以的。
  近来我在反醒自己,为什么不做个谦虚而又无拘无束的人呢?佛家说的好: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可是,作为一个敬畏文字的人,怎么又能够对一篇好的闪小说无动于衷呢?
  附原文

  1、钟馗捉鬼图

  文/杨世英

  那个晚上,我去了我学生家。学生是个领导,他在市里任要职。
  学生热情地把我迎进客厅。
  墙上一幅画引起了我的注意——钟馗捉鬼图。
  画面上,钟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丑,虎虎生威。钟馗的大手紧攥“鬼”的脖子,那“鬼”微显透明的胸内,隐约藏着一颗黑色扭曲的心,黑黑的心上长着一只灰白的眼睛,很邪恶。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鬼”居然没有脑袋。
  我问学生,这幅画是哪位大师的杰作?
  学生笑笑说,先请老师评评画。
  我说,我不会评画,但看得出,这画很有功力。只是不完整。你看看,那鬼没脑袋嘛?
  学生呵呵地笑,说,这鬼最好没脑袋。
  学生告诉我,这画是他妻子十年前画的。妻子读中学时学过画。妻子有意不给这只鬼画脑袋。当时,年轻俏皮的妻子说,你什么时候变坏,就把你的脑袋画上去。
  学生说,十年来,我时刻提醒着:不能!千万不能让这只鬼长脑袋!
  我笑了,你这里我会经常来,我要看看,画上的鬼是否长起了脑袋。
  我愉快地告辞离开。
  其实,我是有事来的,但我一句都没说。
  
TAG: 小说 学习心得 研讨会
顶:25 踩:24
【已经有108人表态】
18票
经典
10票
精品
16票
佳作
15票
15票
还好
16票
一般
1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