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57、 漫话《影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阅读网   发布者:阅读
热度287票  浏览105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12月05日 13:36
  漫话《影子》

  程思良

  近日读到泰国中华日报》副刊主编华裔女作家梦凌的一组闪小说,《影子》、《过年》、《成名》、《童婚》等,均为让人眼睛一亮之作,其中《影子》尤为特出,堪称佳篇。下面是《影子》:
  天空一片漆黑,没星没月,不远处的佛寺里微弱的灯光一闪一闪地跳动着。
  他猫在墙角边已有几个小时,没办法,失业后一家老小还等着他找钱过生活,他铤而走险,在佛寺里干着偷摸的事儿。
  昨晚听火化的工头说这家死人很富,棺材里陪葬的东西很值钱,死者的孩子们再三交代好好守看。
  凌晨四时多,火化的工人已经撬开了棺材的铁钉,等待天明死者亲属看最后一眼,然后火化。
  他只能等待,等待时机。
  终于,火化工人的脚步声在黑暗中消失了。
  他慢慢地移动脚步,左看右瞧,然后迅速跑到棺材的旁边。
  停下脚步,聆听。周围静悄悄的,连猫的叫声都没有。
  他用力,再用力,然后把棺材打开。
  “呼!呼!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相信这世上没有鬼,只有胆怯的人心中有鬼。
  那可能是风的声音。
  打火机亮起。
  雪白的脸,那是死人的脸。
  他呼了一口气
  不敢再看死人的脸,他的心怦怦地跳着。
  一只手在死人的身边游动着。
  什么都没有。
  他摸到一张相片,就放在死人的身边。
  斗着胆子,匆匆一瞄。
  一张面容娇美的女子,后面写着:
  亲爱的妻子。
  他的脸倏忽的变了,他认识相片中的女人。
  一张熟悉的面孔很久以前曾经亲切地对他说:
  孩子,妈妈是永远爱你的。
  他清楚地记得父母离异时母亲最后跟他说的那句话。
  打火机悄然地灭了,棺材旁边的死者遗像忽然对他笑了。
  这篇闪小说,构思精巧,情节跌宕,意味隽永,内蕴丰赡。小说通过环境描写渲染气氛,运用留白艺术扩大作品的内涵。
  文似看山不喜平。梦凌显然深谙此道。《影子》构思巧妙,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引人入胜。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小偷听火化的工头说死人很富,棺材里陪葬的东西很值钱,死者的孩子们再三交代好好守看,他便去打开棺材盗陪葬品的故事,然而打开棺材后,却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波澜乍起,留下了悬念。接下来写他摸到一张照片,后面写着:“亲爱的妻子。”富豪陪葬的不是珍贵物品,而是一张妻子的照片。珍贵物品有价,人间真爱无价。这里情节再转,含蓄地表现出富豪对妻子的深爱。按说,行文至此,便可收尾了。如果在此结束,也不失为一篇不错的闪小说。然而,作家却未就此打住,情节又转,再生波澜。照片上的女子,竟然是小偷的母亲!这一突转,出人意表,却又合乎情理。很久以前,他的父母离异了。小说中写“孩子,妈妈是永远爱你的。”这是父母离异时母亲最后跟他说的话,表明小偷并未跟离异的母亲生活,而且此后母子也失去联系。于是,才会发生小偷去盗母亲再嫁者陪葬品之事。当小偷明白真相后,他怔住了,显然他的心灵受到强烈震憾。
  闪小说篇幅短小,恰当地运用留白艺术,可在寥寥几百字间包蕴丰富内容。《影子》中,作者运用留白艺术,收到以小见大之效。譬如小偷的父母因何离异,小说中未做交代,不过,从母亲再嫁的男人对她的珍视中却暗透个中消息。譬如小说结尾写“打火机悄然地灭了,棺材旁边的死者遗像忽然对他笑了。”然后戛然而止。这一结尾颇具张力,写死者遗像忽然对他笑了,神来之笔,意在言外,令人拍案叫绝,浮想联翩。
  利用适切的环境描写交代背景、渲染气氛、推动情节发展,是作家常用的技法。《影子》的开头便是环境描写:“天空一片漆黑,没星没月,不远处的佛寺里微弱的灯光一闪一闪地跳动着。”这一凄清环境,很好地烘托了小偷去盗死者陪葬品时那阴森恐怖的气氛。同时,也为最后写棺材旁边的死者遗像忽然对他笑了这一带有神秘色彩的细节描写作了铺垫。正是在这种特定的环境氛围中,才会出现神秘的幻象。
  此外,小说的标题亦耐人寻味。小说的主人公因生活所迫,铤而走险,在佛寺里干着偷摸的事儿,这是一种见不得阳光的灰色营生。小说以“影子”为题,很好地暗喻了主人公误入歧途的影子人生。不过,小说的最后写死者遗像忽然对他笑了,透露出一丝亮色——主人公经历此番遭遇,或将远离这鬼鬼祟祟的影子人生罢。
  (刊2012年2月13日泰国《中华日报》、2012年3月5日印尼《国际日报》。)
  
TAG: 泰国 天空 小说 眼睛 中华日报
顶:42 踩:26
【已经有95人表态】
18票
经典
11票
精品
10票
佳作
18票
14票
还好
8票
一般
1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