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杨世英闪小说研讨会15】 杨希珍 一首温暖人心的大爱之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阅读
热度127票  浏览37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12月05日 13:36
 
  一首温暖人心的大爱之歌
           ——读杨世英老师的闪小说《让鱼》有感

  文/杨希珍

  杨世英老师,是本家兄弟,但我们并不熟识,只是一个姓氏而已。读他的作品《钟馗捉鬼图》《砍脑袋》《让鱼》等,让我记住了杨老师的名字。这次闪小说研讨会,我进一步得知,杨老师原来还是少数民族——侗族人。由此我想:各族人民大团结,大家都写闪小说。闪小说一定会风靡天下,载入史册。
  下面,就杨老师的《让鱼》一文,谈谈自己的阅读感受,有不当之处,还请杨老师海涵。
  从《让鱼》一文的“红薯”“稀饭”、“明早分”鱼、“大队干部”“为集体做事”等关键语句中,我们得知这篇闪小说讲的应该是上个世纪、贫困年代、大帮哄时的事儿。
  “大人捉鱼”,“小伢崽”“站在塘坝上看”,本该是件快乐的事儿,可是“爹撵我回家,帮娘烧灶火。”为什么?因为“大病一场的娘才好转来,身体很虚弱。”身体虚弱,急需营养补充。可是,他们吃的是什么饭呢?在那个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他们只能吃“红薯”“稀饭”。“爹”捉鱼,一定是要给“娘”补充营养吧?可是,娘做好饭时,“爹拎着空木桶回来了”。“我”无不惊讶地问道:“爹,鱼呢?”“爹说,鱼喂在水井里,明早分。”读到这里,方知,爹捉鱼,不是个人行为给“娘”补身子,而是大队干部在为集体做事。
  从爹和娘的谈话中得知,捉的鱼都很小,只有“一手掌大”。只有去年的一条漏网之鱼,长得很大,有“四五斤”重。这么大的一条鱼,让人羡慕不已,不知哪家有福气能得到它。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床,爹就分鱼回来了。”“我”听见“爹很高兴地对娘说,孩他娘,大鱼归我们了。”这本来是一件再高兴不过的事儿了,可是,娘却一愣,很惊讶地问道:“咋回事?”是啊,这么好的事儿,为什么“爹”如此幸运呢?娘惊讶,“我”惊讶,读者也惊讶。是不是人们看在“娘”大病初愈的份上,让给他家的呢?
  读者跟随着作者的脚步,很快就揭开了谜底:“大伙儿说,你们三个大队干部,辛辛苦苦为集体做事,这鱼就给你们当中的一个吧!”三个大队干部以“划拳”的方式定输赢,结果是“爹”赢了。
  紧接着,娘的一句疑问“你赢?”再加上一句“谢谢陈书记!谢谢刘会计!”让“爹”恍然大悟:“我这臭手,咋会划出那么好的拳来呢?”至此,卒章显志。“让鱼”一文写到这里,已经很圆满了。可是,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这也是作家的写作技巧和闪小说的魅力所在:“娘笑了笑,突然又认真地说,麻五婶还病着躺床上呢,孩他爹,你拿这条鱼去给她家换了吧!”主题进一步升华。尽管前一天,“娘”听说有一条四五斤的大鱼时,她那“微伸的舌头在干裂的唇边转了一圈”,但是,当真正的大鱼呈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提醒自己的丈夫:“你是大队队长,不能搞特殊!”想到的是卧病在床的“麻五婶”。
  《让鱼》一文,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大伙儿把鱼让给了“辛辛苦苦为集体做事”的三个大队干部;二是书记、会计又把鱼让给了家有病人的大队长“爹”;三是在“娘”的建议下,大队长“爹”又把鱼让给了病床上的“麻五婶”。这三让,演绎了一场“群众爱干部,干部爱群众”的鱼水之情、大爱之歌。
  由此,我想到了一句“作家有教化人们向善之责”。杨世英老师做到了。看看现如今的某些领导干部以及他们的家属们,常常为了一己私利,不讲原则,不顾脸面,处处耍威风,搞特权,行贿受贿,巧取豪夺,完全把共产党员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先人后己”等优良传统抛到九霄云外。我想,这样的领导干部,看了《让鱼》这篇文章后,他们一定会脸红吧?
  语言优美,情节感人,充满了正能量,演绎了人性美,是《让鱼》一文的写作特色,也是我们每一个习作者应该学习的亮点之一。

  附:

  让鱼

  文/杨世英

  太阳落坡,炊烟升起。
  我们一帮小伢崽,还站在塘坝上看大人捉鱼,爹撵我回家,帮娘烧灶火。
  娘在做饭。大病一场的娘才好转来,身体很虚弱。我边烧火边看娘切红薯,煮稀饭。
  饭刚做好,爹拎着空木桶回来了。我问,爹,鱼呢?
  爹说,鱼喂在水井里,明早分。
  爹拿起锅铲翻动着薯块,说:熟了。吃饭后,我和陈三、刘五夜里还得去守鱼。
  娘说,五六个月的鱼,没有多大吧?
  爹说,嗯,一手掌大。哦,只有一条大鱼。这鱼大概是去年躲在淤泥里漏了网,今年长到了四五斤。
  那么大的鱼,好呢。娘很兴奋,微伸的舌头在干裂的唇边转了一圈,消瘦的脸上泛起好看的红晕。娘说,只有一条大鱼,不知哪家得到它?
  爹看着娘,愣怔了一下,说,吃饭吧。
  娘盛起了饭,一家人把汤汤的红薯饭喝得稀里哗啦……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床,爹就分鱼回来了。爹很高兴地对娘说,孩他娘,大鱼归我们了。
  啊?咋回事?娘很惊讶,又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娘说:你是大队队长,不能搞特殊!
  爹说,分鱼时,大伙儿说,只有这一条大鱼,不好分给哪家。你们三个大队干部,辛辛苦苦为集体做事,这鱼就给你们当中的一个吧!给哪个呢?你们划拳吧,谁赢谁得鱼。呵呵,划拳的结果,我赢!爹一脸自豪。
  你赢?娘的眼里泪花闪闪,嘴里喃喃道,谢谢陈书记!谢谢刘会计!
  爹看着娘,一拍大腿,说,是啊!我还纳闷,我这臭手,咋会划出那么好的拳来呢?
  娘笑了笑,突然又认真地说,麻五婶还病着躺床上呢,孩他爹,你拿这条鱼去给她家换了吧!
TAG: 小说
顶:14 踩:13
【已经有43人表态】
6票
经典
6票
精品
5票
佳作
6票
3票
还好
8票
一般
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