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叶雨闪小说研讨会】尹翔学:情迷金羽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88票  浏览27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5月12日 17:29
  【叶雨闪小说研讨会】情迷金羽
  ——欣赏叶雨之《一只痴情的鸡》
  
  文/尹翔学
  
  
  金羽者,桂花之所养公鸡也。
  闪小说《一只痴情的鸡》,表面上是在生动白描一只痴情的金羽鸡情迷原配芦花母鸡,实际上是在形象演绎留守青年妇女桂花情牵在外打工的男人玉柱。作品以鸡来喻人,以鸡来反衬人,以鸡来起兴人,更显情深意浓,意蕴丰赡。此乃叶雨老师此闪的精妙之处。
  让我们一起来慢慢品尝吧。
  每每忙完繁重的农活,“在溪里冲完凉”,桂花都会独自“坐在竹林边屋檐下”静观“金羽和芦花耳鬓厮磨”的“恩爱亲密”,并心旷神怡地“想像玉柱在家时她们两口儿那些事,心里暖暖地、痒痒地。”由于“男人玉柱在南方打工”,长年难得回来一次温柔,就造成桂花饱受性饥渴的困扰。看到家鸡能成双成对,长相厮守,自己与丈夫却天各一方,只得独守空房,夜夜辗转难眠,怎不顿生做人不如做鸡的感慨与凄凉!
  桂花困于心,衡于虑,以致缠绵悱恻,情不自禁地外化为“头发昏,脚发软”。此症状,或许起因于偶感风寒,主因则是相思苦所致。如此这般,我的情哥哥,孩子他爸,这个死鬼,总该回来一趟吧。
  被紧急召回的男人玉柱,还算怜香惜玉,忙请村医,但药“并无大效”。经村医提示“要用血肉之物帮补”,玉柱马上想到母鸡大补,就“悄没声杀了芦花熬汤给桂花喝”,“果然痊愈”。桂花的病,不可救药,而让鸡汤治好,说明她并非真病,恐怕是托词而已。治好桂花的病,也并非是鸡汤的功劳,而是老公玉柱的关怀体贴。可惜粗枝大叶的玉柱并没有想到这一层:心病还得心药治呀。这恰巧正中人性的可悲之处。
  桂花痊愈后,看到“孤零零地发蔫”的金羽,就借题发挥:“人没伴孤苦,鸡也一样。”其实她是在埋汰玉柱撇下自己远走他乡,不解风情。玉柱也算表层地善解人意,买回“一只芦花母鸡跟金羽配对”,可金羽没兴趣;又买回“好几只芦花母鸡任由金羽选美”,金羽仍然无动于衷,不领情。玉柱不禁指责金羽:“城市人都时兴找小姐了,这只鸡还如此痴情!”这就触动了桂花那根敏感的神经,激化成“狠狠瞪着玉柱,忽然哭了”:“难怪你不愿回来,指不定是常去找鲜嫩的小姐,嫌弃我这个粗手粗脚的农村婆。”
  比兴手法,是我国诗歌中一种常见的传统表现手法。叶雨老师娴熟地将其用于闪小说,“借物言情,以此引彼”,渲染了浓郁的情感气氛,激发读者想象,显得情真意切而又感人至深,振聋发聩。
  
  
  附原文:
  一只痴情的鸡
  叶雨
  溪畔竹林里。
  金羽和芦花一起唱,一起舞,一起陶醉在翠竹花影中欣赏日出日落。这对鸡的恩爱亲密让林间竹雀、溪头鹅鸭都羡慕得指指点点。
  鸡的主人叫桂花,桂花男人玉柱在南方打工。
  农活很忙很累,每天收工桂花在溪里冲完凉就坐在竹林边屋檐下看金羽和芦花耳鬓厮磨,想像玉柱在家时她们两口儿那些事,心里暖暖地、痒痒地。
  忽然有一天桂花头发昏,脚发软,止不住给玉柱通了电话
  玉柱风尘仆仆赶回来,请来村医给媳妇把脉。村医说:劳累血虚,似无大碍。
  可是,吃了他的药并无大效。村医说:血肉病躯要用血肉之物帮补呀。
  玉柱心有灵犀,悄没声杀了芦花熬汤给桂花喝。桂花果然痊愈。
  痊愈的桂花坐在屋檐下看见金羽在竹丛旁孤零零地发蔫,立即想到其中缘由。又想玉柱也是一片真情,怎好埋怨?无奈指着金羽对男人说:人没伴孤苦,鸡也一样。
  玉柱看看金羽,想想自己在外想念桂花时抓耳挠腮的情景,跑集上又抓回一只芦花母鸡跟金羽配对。
  金羽仿佛没看见,仍然蔫蔫地没有精神。
  玉柱以为新来的芦花不合金羽情趣,又到集上买回好几只芦花母鸡任由金羽选美。心想这里边总该有你对眼的对象吧。
  谁想,金羽仍然不闻不问,愈发地没有精神。
  玉柱很懊丧,郁闷说:MD,城市人都时兴找小姐了,这只鸡还如此痴情!
  桂花狠狠瞪着玉柱,忽然哭了。
TAG: 小说 研讨会
顶:9 踩:8
【已经有29人表态】
6票
经典
3票
精品
5票
佳作
3票
3票
还好
4票
一般
5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