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乡愁,是一坛陈年老酒

热度225票  浏览50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3年11月10日 15:55
  乡愁,是一坛陈年老酒

  ——谈《岁月——故乡人物闪小说集》的艺术魅力

  文/犁夫

  读《岁月——故乡人物闪小说集》的时候,《由爱故生忧》这首歌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我想化作微风,牵着你的手,我想带你到山顶,看满天星宿,我想乘着月光,潜入你的梦,我想一夜就白头,陪你到最后。你为谁泪流,你为谁等候,千万般念头,由爱故生忧。我是你形同陌路的某某,还是你天涯归来的渡口,我为谁无悔,我和谁厮守……”

  这本闪小说集究竟写了什么,是什么让我情绪跌宕、沉溺其中呢?那些年,那些人,逐渐走进历史的深处,逐渐被人遗忘。《岁月——故乡人物闪小说集》中的一个个故事,让人的脑海里不止一次闪现出鲜活故乡人物的形象,这些形象,无疑都定格成为历史,成为一种见证。

  作家王连志写的《柱子》里,写出了一位环卫工人生活工作点滴:柱子的大褂很长很旧,工资低,省吃俭用,因为工作中去吃饭,被罚了200块钱。闪小说戛然而止,其实,读者早就从这些描述里看到了普通人的生活境地。

  作家何景瑞写的《金小脚》旧忆,直指历史造成的裹着的小脚。而其生存的空间需要自我抗争,不抗争就不会存活。中国妇女在“三寸金莲”的压迫下,不屈不挠,顽强劳动,和男人一样爬山过河、舞锹弄锄,小说表现了普通农村妇女的抗争意志。

  作家李富写的《五爷》,通过五爷暗恋秋兰,秋兰进城被日本人祸害,五爷怀揣秋兰的辫子,埋伏在山上,袭击日本人,刻画了五爷这样一个典型的中国农民形象。五爷的渴望、失望、仇恨集中在一起,这是爱恨交加的抒写。在闪小说最后,重复了开头的叙述,余味无穷。

  刘贵赓的闪小说《阿结》中的阿杰,因为口吃,人们都叫他阿结,他曾经给一个物资公司打工。因为着急就更口吃,老板解雇了他。后来他通过考试,当上了火车司机,有一次出乘,险些造成重大事故,被解职去当门卫。他仍旧写诗,还获得了全市诗歌大赛第一名。但在闪小说的最后,作家抖落了“包袱”:奖金是自己的媳妇赞助的!这样一个人物,真是让人回味无穷。《我和我的“手枪”》最后依然是抖落了“包袱”:拿着枪救下歹徒刀下的老婆,这支枪原来是“打不着火的打火机”。刘贵赓的闪小说虽然手法传统,但故事却讲得津津有味,让人痴迷一直看下去。

  闪小说作家红桃说:“我创作的闪小说如《红衣喇嘛》《麻子叔与他的广播站》,写出了我十分熟悉的人物,这些人物都是故乡的化石”。

  闪小说短小精致,突出细节,甩出思考,这是闪小说具有的特性。

  作家木槿说,写故乡同题闪小说,非格外认真不行。文贵精到、精彩、精细,闪小说更是如此。故乡的人和事虽然是记忆中的点点滴滴,但却时时在脑海中出现,令人每每想起总是温馨和幸福。木槿写的老范婆子、马老师等人物在生活中确有其人,600字虽然没有完全写出他们生活的全部,但善良、热心、真实的活着,从细小之处传递着“即使远离了故乡,可贵的品质仍然能相随”的情愫。

  《麻子叔与他的广播站》写的是在村里办广播站40多年的一个人物,这种坚守,令人钦佩和感动。作者红桃说,他写的是真人真事,这个广播站,传播时代精神,把党的温暖传递给人们,把互助的大爱播洒人间。于是我通过一个孕妇难产,麻子叔召唤众乡亲及时送往县城这样一个故事,把麻子叔的至善至美之心表达出来。

  闪小说作家谭志刚的两篇闪小说《大先生》《胡铁匠》用笔平实朴素,娓娓道来,体现了作者不俗的文字功力。《大先生》表面上刻画了一个俗世奇人的坎坷命运,读来令人唏嘘,实则暗含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朴素哲学观。它是一个传奇故事,也是一则现代寓言,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作家王升《编筐老王》中的人物编筐老王:会过日子,也吝啬,口熬肚攒,他的最高理想就是把5个孩子都供到大学去。但不幸发生了:大儿子的眼睛被邻居汪二麻子的儿子扎坏了,最后因为汪二麻子家没钱给治,眼睛失明了。从此,老王编筐更加卖力。廿年后,老王被评为编织“非遗传承人”。作家把一个这样的心酸故事讲给人们,留给人们的是遗憾之美,是乡愁。

  故乡是一个人成长的文化母体,她承载着诗和远方。故乡,是发酵的陈年老窖,思念的情愫浓得让我们泪流满面,这就是乡愁。尽管作家们写的都是故乡的“小人物”,但却是一个地区一个时代的历史承载。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塑造了一个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闪小说正是通过对这些人物经历的叙述,写出了生活的美丽和忧伤,也揭示出生活的真相。普通人像芥子一样微小,像蝼蚁一样忙碌和卑微,然而他们爱恨情仇的故事依然生动、震撼人心。

  乡愁让我们世世代代难以忘怀,乡愁也让我们在心灵深处留下了化不开的情结。

  故乡是舞台,以故乡的风土人情为背景,书写乡愁,成了内蒙古闪小说作家描述的主要内容。平淡的,波折的,传奇的,普通的,特殊的,花前月下,瓜棚柳巷,生者死者,健康残疾,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那些在记忆里不肯离去的灵魂和目光,都在闪小说作家笔下栩栩如生。读着这些闪小说,置身其中,为小说中人物的命运担心,为他们的忧愁而忧愁,为他们的欢乐而欢乐。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闪小说让人在极短的时间里,爱恨交加,读者的心情随着人物的命运和性格,起起落落,或流泪,或捧腹,或追问,或反思……读闪小说的情感是复杂的,大千世界,无所不包,在闪电一样的情感表述中,读者的情感因此起伏跌宕,闪小说的魅力便凸显出来。

  闪小说“闪”的是时空故事,“闪”的是多彩人生,故乡人物和节令,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原载《内蒙古日报》2022年3月17日“文艺评论”版头条)

  犁夫:原名李富,作家、记者、评论家,现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特邀评论家、内蒙古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著有散文集《我阅读草原》和诗集《父亲》等文集。先后在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小说月报》《十月》《散文》《草原》《青年文摘》《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美国《侨报》等国内外800多家媒体上发表作品。多次受到国家、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表彰和奖励。
顶:18 踩:19
阅读感觉评分:
当前平均分:83.14 (111次打分)
【已经有77人表态】
22票
经典
12票
精品
9票
佳作
8票
9票
还好
9票
一般
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