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闪小说化寓言

热度129票  浏览12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3年10月16日 10:57

  ——浅谈寓言与闪小说的互渗

  文/程思良

  古老的寓言在新媒介环境下如何创新,使之焕发勃勃生机,从而为广大读者所喜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寓言作家安武林在《寓言的历史和未来》中说:“寓言也可以借鉴很多别的文体的创作手法,诗歌散文小说童话戏剧,无所不能,只要我们的寓言作家有一个足够大的胸怀,有足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精神,一种全新的寓言形式的产生不是没有可能的。我们的寓言作家也正在积极探索,寓言诗、寓言小说、寓言剧等等,他们正在为这一古老的文体注入新鲜的血液。”

  在寓言创作的多向探索中,通过古老寓言与新兴文体闪小说的互渗与交融,创作出富有闪小说特征的寓言,不失为一条创新之路。

  闪小说是将字数限定在600字之内的小说家族新成员。闪小说之名,是由寓言作家云弓自英文“Flash Fiction”翻译而来的。西方的“Flash Fiction”源远流长。“闪小说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伊索寓言,写作者包括契诃夫、欧·亨利、卡夫卡等伟大作家。”(摘自“维基百科网站”)中国的“闪小说”也可以追溯到先秦的神话传说与寓言故事。可见,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闪小说,均颇受寓言的滋溉与影响。譬如,篇幅短小,语言精炼,借此喻彼,言外有旨,等等,无不有着寓言的影子。值得一提的是,闪小说在中国的兴起,与马长山、程思良、余途等寓言作家的积极倡导、大力推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前,在中国寓言界,将寓言与闪小说进行互渗,已有马长山、余途、桂剑雄、程思良、侯建忠、张孝成、边庆祝、满震、唐和耀、吴宏鹏等一批寓言作家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文艺评论家谭旭东在《寓言文学的传统与创新》中,对新媒介背景下应运而生的这类作品予以肯定:“闪小说是寓言在网络媒介生存的一个新方式。”“其代表性作家有马长山、余途和程思良。”闪小说化寓言,除了具有寓言的一般特征外,特别注重以下几个方面:构思巧妙,故事情节曲折生动;潜隐寓意,含蓄蕴藉;表现手法多种多样。

  一、构思巧妙,故事情节曲折生动

  读古今中外的寓言作品,会发现一个现象,很多寓言作品,其故事往往情节单一,甚至不完整,一旦揭示了寓意,行文也就戛然而止。这种呈浓缩态的故事,固然有简洁明快之效,却也缺少了峰回路转、曲折通幽之妙。

  闪小说讲究构思巧妙,故事生动,情节曲折,从而激发起读者浓厚的阅读兴趣。在故事情节的营构上下功夫,亦为闪小说化寓言的一个鲜明特征。通过闪跃腾挪,杯水兴波,于“山穷水尽疑无路”之处,转入“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境,让读者欲罢不能。

  譬如,程思良的《两头野牛》:

  非洲大草原上有两头野牛,他们相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跋山涉水,寻找栖居的福地,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片水草丰美之地。

  野牛甲居草地之东,野牛乙居草地之西。他们平安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因都想独占整片福地而斗得不可开交。双方势均力敌,屡次相斗皆两败俱伤。

  一天,一个狼群蹿来,同时攻击两头野牛。两头野牛并肩作战,拼死力斗,硬是将凶恶的狼群赶走了。他们和平共处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频繁争斗。

  不久,狼群又来袭,这次,他们改变了进攻的策略,只攻野牛乙。在群狼的围攻下,伤痕累累的野牛乙频频向野牛甲哀哀呼救。野牛甲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兀自低头吃草。

  野牛乙被狼群吃得尸骨无存。野狼们打着饱嗝走后,野牛甲望着偌大的丰美草地,心中窃喜——幸亏未出手相救!

  十天后,这片草地上,惟有狼影在草地间时隐时现。野牛甲已不知所终。

  此文曾获第十一届金江寓言文学奖。中国矿业大学中文系教授、微型小说理论家顾建新如是评析:“程思良的《两头野牛》,仅几百字,却写得神采飞扬!尺幅千里,缩龙成寸,明显吸收了蒲松龄《狼》的营养。小说也有两个特点。其一,曲尽其妙。又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明:1.情节经过6层变化:合力找草——互斗争草——并肩战狼——其一死亡——幸存者窃喜——另一继亡。古人写作提倡段段转、句句转,笔笔转。这篇小说可说达到了这样一个很高的境界。一篇仅几百字的小说,竟有这么多的曲折,真令人叹为观止!2.首尾不是相合,而是背反,出人意料。其二,小说不仅仅注重传奇色彩,更有深刻的意义蕴藏其中,让人读了感叹之余,引发更多的思考与联想。因此,包容乃大。”

  再如,桂剑雄的《熊、狐狸和牛》,这篇作品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层层推进,不断翻新出奇,引人入胜,将狐狸机智狡黠的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此文首发《杂文报》后,先后被《新华文摘》等众多文摘期刊转载,收入《中国当代寓言》《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等大量书籍,选入社科版外国学生汉语言专业本科系列教材《汉语精读课本(一年级下册)》等教科书,并被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评为“中国当代寓言名篇”。《熊、狐狸和牛》之所以成为寓言名篇,与其巧思妙构不无关系。

  二、潜隐寓意,含蓄蕴藉

  众所周知,每篇寓言作品均有其寓意。法国寓言作家拉·封丹说:“一个寓言可分为身体和灵魂两部分。所诉的故事好比是身体,所给予人们的教训、启示好比是灵魂。”这里的“灵魂”即寓言作品所要揭示的寓意。读当下的寓言,很多作者尤其是深受西方如伊索寓言等影响的作者,往往在作品中(常常在结尾)直接点明寓意,这固然能让读者直达核心,却也减少了阅读寓言的乐趣与回味的空间。阅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挑战智力的游戏。读者通过研读寓言文本,探幽抉微,使内在寓意显影,显然比直接获知寓意来得更有兴味。闪小说化寓言,更多地汲取中国古代寓言的写法,不直接告诉读者寓意,而是将寓意潜隐于生动的故事中,让读者去探索、去发现。

  譬如,余途的《我的马》:

  我被击中了,从马背上跌下来,血一股股涌出。我的马刹住奔跑,站到我身边。

  我试图爬起来,抓到缰绳却没了向上的力气。我摸到了粘稠的血,再度趴倒。

  马向我低下了头。

  风卷起了身边的沙土。荒外能见到的只有我的马。

  我挣扎着想再抓缰绳,身子已不听使唤。

  我的马垂着头凝望着我,我抹了一把血拍向马屁股,用尽力气喊:“走吧!”它转身飞奔而去。

  风呼啸着压抑我的呼吸,沙土意欲掩埋我的身体。

  地在震动,那是我熟悉的节奏。

  我的马,是它带来了马队。

  此文仅207字,作者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匠心独运,妙手巧构,无论是环境描写,氛围的营造,情节的突转,还是人与马精神境界的呈示,都是那么自然真实。作品以少总多,意蕴丰赡、深刻,形象生动地展现了人与马患难与共、不离不弃的高贵精神品质。文中,作者通过潜隐寓意,使作品含蓄蕴藉,耐读耐味。倘直接点出“善待别人者,别人亦善待之”之类的寓意,无疑会削弱作品的艺术张力,减少作品的丰富内涵。

  前文例举的《两头野牛》,也是将寓意潜隐,留给读者去体会。寓言作家张鹤鸣曾揭示其寓意:“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强强联手,天下无敌;以邻为敌,以邻为壑,终被各个击破,难逃灭顶之灾。同心协力,一加一大于二;同床异梦,二减一等于零。”

  可以说,潜隐寓意是闪小说化寓言的一大特色。马长山的《四季物语系列》四卷本(《春之卷——大浪淘沙》、《夏之卷——大爱无疆》、《秋之卷——大象无形》、《冬之卷——大智若愚》)与《第一人称》,余途的《余途不多余》、程思良的《规则是圆的》等闪小说化寓言集,无不如此。

  三、表现手法多种多样

  在闪小说创作中,作者往往调动各种艺术表现手法为其所用。例如,设置悬念,倒叙事件,情节突转,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欧·亨利式结尾,欲抑先扬(或欲扬先抑),以小见大,明线暗线,伏笔和铺垫,前后照应,对比手法,烘云托月,细节描写,妙用道具,等等。闪小说化寓言也不例外,积极运用各种表现手法,增强作品的可读性与文学性。

  譬如,马长山的《虎猫对饮》:

  老虎请猫过来喝一杯。

  “您不会拿我当下酒菜吧?”

  “哈哈,朕也是猫科动物,彼此照应还来不及呢。”

  酒过三巡,天色渐晚。

  “大王,您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告辞了?”猫喝得有点多了。

  “还早呢。朕今天叫你来,是有件事同你商量。”

  “只要有用得着臣的地方,就是赴汤蹈火,臣也万死不辞。”

  “朕最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尾巴痒得夜不能寐呀。”

  “臣这就四下打听出灵丹妙药,医好大王的痒痒。”

  “不必了。昨天狐狸献了一个偏方,说是用一只小老虎或者猫的骨头煮的水涂在尾巴上,几天以后就好了。”老虎用爪子紧紧抓着猫背,放声大哭——“朕真是于心不忍啊!”

  “大王的意思是?”猫的脑袋一下子大了。

  “朕只有四个孩子呀!小小年纪,朕怎么忍心使用它们的骨头呀!看来只有暂借爱卿的骨头一用了。”

  “大王,自古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要能医好大王的病,臣死而无憾。只是臣有一家妻小,很是放心不下。”猫热泪滚滚地说。

  “一切都包在我身上:爱卿死后,朕只要你的骨头,厚葬你的皮肉。至于你的家小,朕将照顾到底。”

  “臣就怕老狼欺负它们……”

  “它敢!朕的病每年都要犯一次!”

  这篇语言生动、情节跌宕、形象鲜明、寓意深刻、耐人寻味的作品,就综合运用了对比、欲抑先扬、语言描写、动作描写、细节描写、欧·亨利式结尾等多种表现手法。在刻画老虎的虚伪时主要采取了对比的手法。老虎为了得到猫的骨头,假惺惺地请猫来喝酒,前面的开怀畅饮和后面要猫的命形成了对比;老虎为了欺骗猫,其表情变化多端,先是哈哈大笑地表示彼此照应都不及,接着忧心忡忡地放声大哭以示于心不忍,到最后每年都要一只猫来入药治病,表面的善良和骨子里的狠毒构成了巨大的反差,有力地揭示了其虚伪的性格。文中,老虎与猫的形象被塑造得栩栩如生,与生动传神的语言描写、动作描写、细节描写亦颇有关系。“老虎用爪子紧紧抓着猫背,放声大哭”,这个细节描写内含丰富,一“抓”一“哭”,将老虎的假慈悲展现得淋漓尽致。最后,以“欧·亨利式结尾”作结,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进一步突显了老虎的虚伪、凶残。

  西化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艺评论家何希凡说:“闪小说是瘦了身的文学书写,浓缩的都是精华,浓缩更需要巧手和匠心!”在寓言创作中,积极吸收闪小说的一些创作手法,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与探索。随着越来越多的寓言作家投身这类寓言创作,在不久的将来,闪小说化寓言或许会成为寓言家族的一种新样式。

  (原载《中国寓言研究》2020年第2辑)

  (程思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主任,第八届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汉语闪小说倡导者。在数百家中外报刊发表小说、散文、寓言、文艺评论等近2000篇。入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中国微型小说精选》《百年百篇中国儿童文学精选》等数十种文学精选集。有作品被译成英文、日文、泰文、菲文介绍到国外。出版《迷宫》《仕在人为》《梅花对心锁》《梦里梦外》《前行中的闪小说》《走向世界的闪小说》等10余部文集。获“金江寓言文学奖”“2015中国小小说十大热点人物”“2018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十大致敬人物”等奖项与荣誉称号。曾应中国国家图书馆与泰国华文作家协会之邀,赴北京与曼谷主讲闪小说。)
顶:8 踩:10
阅读感觉评分:
当前平均分:84.31 (67次打分)
【已经有44人表态】
7票
经典
4票
精品
8票
佳作
4票
6票
还好
7票
一般
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