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胸怀家国侠之大者

热度188票  浏览27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3年9月18日 11:12
  胸怀家国侠之大者

  ──评王立红闪小说《夜光杯》

  文/滕敦太

  品赏王立红的闪小说《夜光杯》,顿时把人带到千年前的汉匈战场。激战的场面,独特的视角,感人的细节,特别是作品通过主人公那种浓烈的家国情怀体现出的忧国忧民的意韵,凝缩在不足600字的篇幅里,让人顿兴“阳关三叠”之叹!

  一叹:大场面──为国杀敌,将军侠者形象开篇夺目

  作品一开始,一种凄惨苍凉的气氛就夺人魂魄。秋风萧瑟,残阳如血。惨烈的疆场,血战的间隙,战士弯弓搭箭欲射云端飞雁,却被将军制止。死亡已经见惯,任何生命都是宝贵的。“让它们,回家……”将军望着天空,望着长城以南,那里有自己的家,有全体将士的家。家中,父母妻儿翘首盼望,但将士们却只能在疆场拼命,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将军举着夜光杯,和着胡风边月,借酒浇愁。自然让人想起“古来征战几人回”,边关将士的命运牵挂人心,让读者有同步同频之感。

  鼙鼓声响,杀声又起,将军提枪上马,率军杀敌,长枪所向,无不披靡。仅百余字,一个一往无敌的汉将形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跃然纸上。作者以小篇幅写大场面的功力令人叹服。

  二叹:巧布局──异国救敌,匈女汉将惆怅殊途同归

  闪小说的篇幅要求作品迅速进入主题。我们看到,作者的笔下展开激烈的厮杀,将军的枪尖挑开又一个敌人的咽喉,却发现这个面对死神惊恐地瞪着眼睛的匈奴兵,竟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虽然战场上刀枪无情,将军的心里还是留下了隐痛。

  一个匈奴女孩救了受伤的将军。她不知道,眼前的负伤汉将就是杀死他弟弟的人。明知将军是汉将,她还是选择了救他,汉人也是条命。生命是无价的,生命是平等的。这个道理,从一个匈奴少女口中说出,平静而又带着伤痛,因为狼居胥山旧坟未平又添新茔,少女的弟弟,也就是那个才十三四岁的孩子兵,不久前还曾在她眼前撒过娇,也刚刚战死埋在那儿。

  将军只能无语。山的那一边埋的何尝不是汉家儿郎!他们战死沙场,甚至不能马革裹尸还乡,这是匈奴人造成的,而这个匈奴少女却是汉将的救命恩人。将士杀敌,为了保护更多的生命;匈女救敌,是敬畏每一条性命。生生死死,互为支撑,在作者的笔下,形成了一个连环,让将军开始深思,更让读者掩卷沉思,战争,是为了什么?这种代入感,是作品的力量所在,也是作者功力的体现。

  三叹:神点睛──义释降兵,胸怀家国无愧侠之大者

  闪小说的闪光点,多半体现在结尾,《夜光杯》也是如此。一年后来犯的匈奴败退,降兵数千。将军沉吟良久,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十六岁以下,放归。”短短数语,从将军口中说出,需要冒着掉脑袋的风险;从作者的笔下流出,就成了全篇的文眼!

  两国交战,孩子何辜!将军深明大义,毅然决然释放了匈奴降军中的孩子兵。这体现了仁义精神,保留了这些小生命,就让很多个家庭保留了希望;也留下了感恩火种,这些被将军义释的孩子兵,长大后必定会珍爱和平,成为边疆和平的橄榄枝。

  作品的高潮,再次回到夜光杯。庆功宴上,葡萄美酒又斟满了夜光杯,将军大醉。这是为胜利醉,为国家醉,为双方将士醉,为千万家庭醉,也为自己的前途命运而醉。将军私放降兵,难免要领欺君之罪,戴罪请辞,能挽救将军的性命吗?能保家国和平吗?作品到此戛然而止,恰如其分的留白也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遐思。

  众所周知,600字的闪小说,作为一种新时兴、碎片化阅读文体,深受读者青睐。但闪小说易写难精,王立红的这篇闪小说《夜光杯》堪称范本。大场面,正能量,军人的血性,战争的狼性,共情的人性,国事,家事,战事,信手拈来,浑然天成,精彩抓人眼球,震憾直沁心底。

  俗语有云:“治大国如烹小鲜”,殊不知小鲜更难烹,要求更高。这篇《夜光杯》,虽然数百字,堪称大手笔!

  (本文获“东北闪小说评论”大赛奖)

  作者简介:滕敦太,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理事、特邀评论家,中国闪小说论坛理论版版主,中国人文科技出版社《楚风作家》杂志签约评论家,《小小说月刊》签约作家,连云港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连云港市作家协会微型(闪)小说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赣榆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多次在海外高校华文文学组织ZOOM(网上视频会议)讲授文学评论。作品两年内五次上中国作协主管的《小说选刊》,入选“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等数十种选本,入选全国高考26省联考试卷、部编中小学语文配套丛书,部分作品被译至海外,国外华文报纸多次整版推出作品。获全国微型小说大赛一等奖、闪小说征文一等奖、文艺评论一等奖等诸多奖项。

  附:

  夜光杯

  文/王立红

  秋风萧瑟,残阳如血。

  一行大雁划过云端向南飞去,战士弯弓搭箭,手却被按住。

  “将军!”战士急忙行礼。

  “让它们,回家……”将军望着天空,望着长城以南。

  将军回帐,葡萄美酒已经斟满,在墨绿的夜光杯里闪着粼粼波光。

  将军刚刚端起夜光杯,就响起惊天动地的鼓声。

  提枪。上马。

  烟尘滚滚,战马嘶鸣,金戈铿锵,杀声阵阵。

  将军一杆长枪,舞出枪花,出神入化,所向披靡。

  噗!枪尖挑开又一个敌人的咽喉,鲜血喷溅,染红了将军的战袍。

  将军一怔,敌人瞪着惊恐的眼睛,竟然是个十三四的孩子。

  大批的敌人拥了上来,将军来不及多想,只是疯狂地挥舞着长枪。

  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杀!杀!杀!

  “你醒了!”将军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站着一个匈奴女孩。

  “这是哪?”将军惊起,却一阵剧痛,将军噗通倒下。

  “别动!你受伤了!”女孩端来一盆水,“是你的马把你驮到这里来的。”

  将军打量四周,这是一间茅屋,只有简单的生活用具,墙上挂着硬弓和几张狼皮。

  “为什么救我?我可是汉人!”

  “毕竟是条命啊!”女孩忧戚:“你看那狼居胥山,旧坟未平,又添新茔。我弟弟也埋在那儿,他才十三,就上了战场。”

  将军无语。山的那一边,埋的何尝不是汉家儿郎!

  一年后,匈奴又来侵犯,激战了一天一夜,匈奴败退,抓住了几千名降兵。

  将军沉吟良久,“十六岁以下,放归。”

  庆功宴上,葡萄美酒又斟满了夜光杯,将军大醉。

  案头,放着未写完的奏折:臣戴罪请辞……

  (《夜光杯》原载《小说月刊》)
顶:12 踩:13
阅读感觉评分:
当前平均分:83.97 (97次打分)
【已经有66人表态】
12票
经典
12票
精品
9票
佳作
7票
7票
还好
11票
一般
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