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新马泰闪小说的发展及其创作特色

热度146票  浏览46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8月11日 22:36
  新马泰闪小说的发展及其创作特色
  作者:林锦(新加坡)
  
  不同的时代可能产生不同的文学样式(文体)。新文体往往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迁而出现。闪小说的应运而生,主要是因为进入21世纪以后,文字信息与视频通过互联网、手机等新媒体超速传播,给作者和读者对微文本的需求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技术条件。微型小说的出现,发展与成熟,也给闪小说的崛起铺平了道路。
  “闪小说”之名,来自英文“flashfiction”。汉语“闪小说”这一概念的提出与倡导,则是2007年才出现的。2007年1月,中国马长山、程思良在“天涯社区Ÿ短文故乡”发起了“超短小说征文”,反应热烈。2008年1月,他们主编了第一部闪小说集《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该书出版后,引起广泛的关注与好评,海内外多家平面媒体和网站做了转载、评论或介绍,闪小说便因为它的特质而迅速崛起,在短短的几年里,便在世界各地风行,成为和微型小说一样受欢迎的新文体。
  
  
  闪小说自2011年开始闪现于东南亚文坛,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国的许多新旧作者都跃跃欲试,积极创作闪小说。泰国于2012年出版了司马攻主编的《泰华闪小说集》,收集了36作者的378篇作品。在新加坡,由于闪小说受到读者热烈欢迎,提高了作者创作闪小说的热忱。新加坡作家协会便于2013年9月编选了《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由希尼尔、学枫主编)。该书收集了28名作者的139篇作品。据我所知,海外最新出版的闪小说选集,是由中国朱文斌和泰国曾心主编的《新世纪东南亚华文闪小说精选》,该书在2017年7月出版,收录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越南和缅甸七国42名作者的315篇闪小说作品,每篇作品都有专人写的短评,这是这本选集的其中一个特色。2017年11月,新加坡作家协会和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联合编选了《新马文学高铁之微型小说》。该书收集了新马各20名作者的作品,新加坡作品54篇,马来西亚作品62篇,其中35篇是闪小说。选集虽以微型小说为书名,所收集闪小说的篇数也占了约三分之一。
  
  
  程思良认为,在当前东南亚华文文坛,泰华、新华、马华可谓闪小说的三驾马车,走在发展的前列,印华、菲华、越华等则紧随其后。本文讨论新、马、泰的闪小说,以后有机会再阐述其他东南亚国家的闪小说。
  现在简介以上提到的四本选集。《泰华闪小说选》的36位作者为:司马攻、岭南人、老羊、钟子美、陈博文、郑若瑟、白翎、黎毅、倪长游、曽心、马凡、亚文、林太深、方明、游鱼、陈小民、庄萍、若萍、博夫、杨玲、晓云、莫凡、今石、诗雨、晶莹、王志远、思奇、蛋蛋、刘舟、苦觉、冯骋、吴小菡、洪玲、丽心、钟翔和康健龙。其中司马攻、曽心、温晓云等14位作者的作品也被选录在《新世纪东南亚华文闪小说精选》里。泰国闪小说的特色是题材非常丰富多样,主要原因是作者阵容强大,拥有各种各样生活背景的作者群,他们接触的社会面宽广,写作时如撒下一张大网,发生在家庭、社会、国家各角落、各阶层、各行业正面负面的事情,一网打尽。泰华相当数量的闪小说风格是幽默风趣,讽刺性强。
  
  
  新加坡作协出版《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28位作者为:艾禺、蔡志礼、陈志锐、董农政、方然、黄孟文、黄兴中、君盈绿、柯奕彪、梁文福、李叶明、林高、林锦、林子、龙永华、骆宾路、南子、日落东、田流、佟暖、莞尔、希尼尔、谢裕民、辛羽、学枫、张挥、周粲和周德成。新加坡是个高度商业化的国家,闪小说作者虽不少,但作者的生活背景差异不大,主要从事教育文化工作,也有其他专业人士,小部分从商和其他行业。作品的题材以个人感触、家庭、学校、商业社会为主。可能是题材来源相对贫乏,一些作者对闪小说的文字经营和表现手法比较花心思。如作品也被收入《新世纪东南亚华文闪小说精选》的作者周粲、希尼尔、董农政、蔡家樑、周德成、林高和林锦等人,相对来说比较注重闪小说的艺术形式。
  《新马文学高铁之微型小说》里的马来西亚闪小说作者有方路、疯木圣上、吴鑫霖、勿勿、萧丽芬、张依萍和周锦聪7位。《新世纪东南亚华文闪小说精选》马来西亚辑选用了9位作者的作品,其中年红、曽沛、陈政欣、洪泉、朵拉、邡媚和许通元7位作者的闪小说没有出现在《新马文学高铁之微型小说》里。综观14位作者的闪小说,题材也颇丰富,处理闪小说的手法差异比较大。题材方面,涉及爱情、亲情、家庭社会、老人问题、人性等。也许是巧合,选集里出现了好多篇以动物为题材的作品。如勿勿的《老人》《阿公与猫》《单身汉》《猫》和阿里的《黑黑的爱情》写猫,萧丽芬的《E无可奉告》《吃时间的蚂蚁》写蝙蝠和蚂蚁。马来西亚闪小说的艺术形式有注重人物、情节、环境,结构比较严谨的,也有空灵跳跃的,前者如周锦聪的《美丽,但不存在》,后者如方路的《断掌女》,作品只有三行,但内容震撼力强。而许通元的《玫瑰》和《神屋友》二篇则具有魔幻主义色彩。
  
  
  无庸置疑,不以闪小说为名而形式类似闪小说的作品古已有之,如果接受“闪小说”为新文体是2007年开始,至今已有10年。中国以外,东南亚华文文学闪小说的发展快速,以推动这种文体的力度来看,泰华最出色。
  泰国司马攻对闪小说的推动,不遗余力。温晓云说过司马攻是“泰华微型小说的擎旗人”。我们用“闪小说”一词取代“微型小说”,温晓云的评价也适用。司马攻创作了大量的闪小说,他对闪小说文体的体会,值得我们深思。在2012年,在谈到闪小说的优点和弱点时,司马攻认为闪小说的优点是“比微型小说更空灵、更跳跃。闪小说的篇幅必须严加限制,不然将与微型小说相混淆。我认为闪小说的字限在180字到300字之间最为适宜”。现在对闪小说字数的共识是600字以内。不知道司马攻对闪小说字限的看法有没有改变,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认为“所谓的闪小说的特征,很多方面也是微型小说所有的,闪小说较容易被微型小说归化”。他的看法一针见血,指出了闪小说面对的最大问题。
  闪小说比微型小说的篇幅更短小,在写作上更追求“微、新、巧、精”。微,指篇幅超短;新,指立意别出心裁;巧,指构思巧妙;精,指用精简的文字表达深刻的主题。闪小说如诗歌中的绝句,雕刻艺术中的微雕。闪小说创作对作者来说是极限的挑战。
  
  
  写闪小说,不能没有点子。这些点子,有人把它叫做“闪点”。闪点就是闪小说的“小说眼”。所谓“小说眼”,可能是一个词语,可能是一句话。它必须和闪小说内容的各个部分有关联,相呼应,往往对闪小说的思想内容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我这样说有点抽象,现在以新、马、泰各一篇闪小说作品为例,加以说明。
  
  
  先看泰国司马攻的《靠窗那张床》。这篇闪小说讲述一对父子到客栈住宿,儿子本来打算让父亲睡靠窗的那张床,因为靠窗比较凉爽。儿子下楼买东西时听到伙计们的谈话,回房后就要求父亲换床,说自己要睡靠窗的床,可以看窗外的风景。父亲心里不愿意,但还是答应了。回家后,母亲追问儿子换床的原因。儿子说了,他下楼时听伙计说靠窗那张床有一位客人暴病死去。司马攻借这篇闪小说表达了他的孝道思想:作儿女的,要以孝为先。这篇闪小说在篇末才揭开谜底,儿子的一番孝心,天地可鉴。这篇闪小说以“床”为小说眼,文中设置了一个悬念,结尾处解开谜团。小说讲述的故事蕴含着一个深刻的道理,可谓以小见大,意味深长,寓意深刻。闪小说的特点就是篇幅短小而精巧,这篇闪小说就是很好的例证,由一张床的故事上升到道德伦理。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是儿女的义务和责任。
  
  
  接下来谈马来西亚方路的《导盲犬》。这篇闪小说只有162字,通过一个简单的情节表扬了忠诚之情。盲人与自己的导盲犬共处八年,作为“小说眼”的“盲人犬”如盲人的眼睛,八年来尽忠职守,帮助盲人生活。有一天奇迹出现,盲人发现自己渐渐恢复了视力。震撼的是,这时盲人却发现自己的导盲犬开始认错方向,当他看到爱犬在流泪,才明白它用自己的视力换取了主人的光明。主人承诺,会永远陪着自己的导盲犬。闪小说篇幅很短,却一气呵成地构建了巧妙圆融的感人故事,完美地塑造了一只忠诚的导盲犬的伟大形象,歌颂了人与狗之间相互依赖扶持的珍贵情感。
  
  
  最后看新加坡林锦的《来一碗粥》。这篇闪小说以“粥”为小说眼。诉说女主人公对孩子百般溺爱,二十年来,儿子一日三餐想吃什么都顺他的意思,完全忽略自己丈夫的感受,父亲也爱孩子,他顺从妻子,儿子吃什么,他跟着吃什么,就算是他不喜欢吃的食物。当儿子移居国外的第二天,做母亲的却因为丈夫的一句“粥啦,清淡”而大发雷霆,埋怨丈夫二十年来的挑剔。这个母亲一定是因为儿子的远离而过于悲伤,以至于完全忘记了丈夫二十年来的忍气吞声,全然不知自己对儿子的溺爱。《来一碗粥》里的儿子的行为,跟司马攻《靠窗那张床》的儿子不同,前者没有考虑父亲的感受,没有孝顺的观念。当然,这跟家庭教育有关,母亲一味溺爱呵护,儿子自然而然养成了一切利己的个人主义思想。
  
  
  以上三篇闪小说,作者抓住了生活中的“闪点”(“小说眼”):床、导盲犬、粥,然后通过人物、环境和情节的线,把“点”相互交集,串在一起,铺开后,便形成了结构完整的面(闪小说)了。新马泰许多闪小说作者,都很会以“闪点”来创作,写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限于篇幅,无法一一列举。
  我赞同司马攻说的,闪小说“比微型小说更空灵、更跳跃”。司马攻创作闪小说的经验总结,值得我们深刻思考,考验自己创作堂堂正正的闪小说,不要让闪小说“被微型小说归化”。
  
  
  
  注:本文根据“第十二届东南亚华文文学研讨会”(2017年11月28日)发言稿修订而成。
  
  4.1.2018
  
  司马攻主编《泰华闪小说集》,泰国:泰华文学出版社,2012年。
  
  朱文斌、曽心主编《新世纪东南亚华文闪小说精选》,浙江: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17年7月。
  
  刘瑞金、陈政欣主编《新马文学高铁之微型小说》,新加坡:新加坡作家协会,2017年11月。
  
  程思良《一部具有开创意义的闪小说集——读<新世纪东南亚华文闪小说精选>》,菲律宾:联合日
  报,2017年11月10日。
  
  同2,页267。
  
  同2,序言,页3。
  
顶:34 踩:6
【已经有47人表态】
8票
经典
6票
精品
5票
佳作
9票
10票
还好
6票
一般
3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