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42 】高杰:滴水藏海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249票  浏览62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8月12日 10:37
  滴水藏海
  ——从小说《进来》里探讨闪小说的写作特点
  
  文/高杰
  
  随着时代的发展,由于生活方式的变化,大量的阅读时间被挪用和挤占,时间逐渐成为一种昂贵的奢侈品。时间碎片化的时代已经来临,为了适应这种生存状态,微散文、微诗、微剧本、微电影等各种“微”文化,悄然兴起,逐渐蔚然成风。闪小说,是继小小说、微篇小说之后,应时而生的新成员。
  由于闪小说的“超短”,在有限的“空间”里,不能像短篇小说那样正面叙述,有“鼻”有“眼”;也不能像中篇那样用心描摹,大肆渲染;更不能像长篇小说一样人物众多,结构复杂。由于篇幅的限制,好的闪小说,重在构思,如何去选取一个最佳的角度,用“细节”推动情节的发展,深挖主题,寻找“亮点”,达到小故事大道理的艺术效果,无疑便是成功的。让它“瘦”成一道闪电,惊艳成一处风景,让人留恋往返。
  以朵拉的闪小说《进来》为例,从它的写作手法里来探讨一下闪小说的写作特点。
  “我正要上楼去午休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作者直入主题,简单明了,顺便交代时间地点,并且文章开篇,就设置了一个悬念,究竟会有谁来?因为什么?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只等读者慢慢去挖掘。“是你?”具有过渡和承上启下的作用,反问,增加了感情色彩,也间接地表达了一种心理状态。“打开门我忍不住就惊诧地低声叫出来:‘苏家明’”,进一步渲染了气氛,“打开门”的一系列变化,“忍不住”、“惊诧地”、“低声地”、“叫了出来”,包涵着一种复杂的因素在里面,不仅进一步渲染了气氛,也为下文做了铺垫,同时也暗设伏笔,这就是细节的力量。当“苏家明”三个字,脱口而出时,又引起读者更大的好奇,心里不由自主地去想,“苏家明”是谁?由于急不可待,又顺理成章。作者没有平铺直叙地去交代“苏家明”是谁,而是从侧面逐渐展开,抽丝剥茧一般,让人物关系逐渐明朗起来。“‘我可以进来吗?’他低沉的嗓子仍然没变。”从“仍然”二字可以明显看出,两人的关系并非陌生,“我曾经拒绝过他”,更加应证了这种猜测,“上一次他问过,要进来的时候,我向他摇头说不”,作者采用层层递进的方式,简要交代了彼此熟悉的程度。把一段过往,“浓缩”进两三句话里,确实是一种“技巧”。“门外下着冷冷的雨,但他身上没有湿,只是看起来有点疲倦的神态。”这种不言而喻的坚持,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在前面的铺垫之后,一下子又勾起读者的兴趣,“他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样浓黑,他的眼神也和从前一样热烈。”,“还是和从前一样”的重复与强调中,爱恋中透着暧昧,给读者一种“诱导”,使男女主人公的“身份”,更加“直观”。“我迟疑,没有回答。”结合前文,突然让读者挺纳闷,一头雾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丈夫在房间睡觉”,一下子让读者有点缓不过神来,“他知道我让苏家明进来,会有什么反应呢?”整个情节,在这里,忽然“拐了一个弯”,对苏家明身份的“认定”,出现的错位,推动了故事的情节发展,戏剧性的转变,给人一种如梦方醒的感觉。“当年他们一起追求我,我选择了他,苏家明出国去了。”作者通过概括叙述,交代了故事的原委及背景,给人一种“原来如此”的“顿悟感”。如果只写一个场景或者一个情节,充其量是一个故事或者段子,很难成为一篇闪小说。闪小说虽小,还是具有小说的人文性和社会性。“人生有很多时候,都在十字街头徘徊。无论我选择的路是正确或者错误,都已经做了决定,就应当对自己的抉择负责。”通过人物的内心独白,彰显人性中的责任感,这就是这篇小说的中心所在,它深化了主题,透过一个很平常“事件”,赋予一种新的内涵,使“小”而不小,瞬间给人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虽然我偶尔也会想起苏家明。”暗含欲望与责任的关系。“有时候我怀疑,要是我当时选择苏家明,我会不会在某个时候想起我现在的丈夫。”通过内心直白的心理描写,来刻画人物精神世界里的彷徨感,揭示婚姻的“围城”,引发深度思考。“‘也许你再打电话给我,我们另外约个时间,你才来好不好?’我把门半掩着,打算要关起来的样子。”用“才来”,“半掩”,“打算”,传神地刻画心底的犹豫与迟疑,但随着委婉含蓄的拒绝,“失望像阳光下的影子,映在苏家明的眸子里。/我闭上眼睛,把门轻轻关了。”“闭上眼睛”的不舍,“轻轻地”的留恋,“关”的决然,从侧面衬托出人物内心深处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以及毅然断然的决心,让“心里有些依依不舍”,跃然纸上。“结婚后的日子并非我想象中的那样美好。”在激情退去之后,日子回归到了油盐酱醋茶的平凡当中去,平淡成为一种简单的质朴,还原成生活本来的模样,谁不怀念一份浪漫的情怀?“我听到闹钟的声音响起来,急急伸手把它关了。”从“听”到“伸手”,用“急急”来掩饰一种恐慌。“丈夫就躺在我的身边,他没有被吵醒。”那种惊魂未定的心安,却入木三分地反衬出庆幸中的“突突”心跳。“原来我竟睡在床上。”到处为止,才觉虚惊一场。“我拉着被单坐起来,冷气直往我身上吹,感觉很冷。”这里的“冷”,具有双关性,有身体****的反应,也有心底波澜的平息。小说至此结束,也不失为一篇成功的闪小说,但作者为了引发更深层次的思考,采用“折上折”的写作手法,“真想下楼去门口看一看,也许苏家明还没有走远。”一下子让整个小说的底蕴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引发人们对婚姻的思考。真所谓,小故事,大意蕴,读罢,让人深思。而戛然而止的留白,给读者一个思考的余地,正因为这种“参与性”,让小说更加回味无穷。
  再回过头来,重新梳理一下情节设置和人物关系,重温闪小说的构思在写作中的“分量”,感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玄妙之处,让简单的故事或情节,在“慢条斯理的细节”中,依然能够一波三折,步步惊心,引人入胜。
  
  附:朵拉闪小说《进来》
  
  我正要上楼去午休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是你?”打开门我忍不住就惊诧地低声叫出来:“苏家明!”
  “我可以进来吗?”他低沉的嗓子仍然没变。
  我曾经拒绝过他。上一次他问过,要进来的时候,我向他摇头说不。
  门外下着冷冷的雨,但他身上没有湿,只是看起来有点疲倦的神态。他的头发还是和从前一样浓黑,他的眼神也和从前一样热烈。
  我迟疑,没有回答。
  丈夫在房间里睡觉,他如果知道我让苏家明进来,会有什么反应呢?
  当年他们一起追求我,我选择了他,苏家明出国去了。
  人生有很多时候,都在十字街头徘徊。无论我选择的路是正确或者错误,都已经做了决定,就应当对自己的抉择负责。
  虽然我偶尔也会想起苏家明。
  有时候我怀疑,要是我当时选择苏家明,我会不会在某些时候想起我现在的丈夫?
  “也许你再打电话给我,我们另外约个时间,你才来好不好?”我把门半掩着,打算要关起来的样子。
  失望像阳光下的影子,映在苏家明的眸子里。
  我闭上眼睛,把门轻轻关了。
  心里有些依依不舍。结婚后的日子并非我想像中的那样美好。
  我听到闹钟的声音响起来,急急伸手把它关了。
  丈夫就躺在我的身边,他没有被吵醒。
  原来我竟睡在床上。
  我拉着被单坐起来,冷气直往我身上吹,感觉很冷。
  真想下楼去门口看一看,也许苏家明还没有走远。
  
顶:25 踩:28
【已经有90人表态】
16票
经典
14票
精品
13票
佳作
9票
12票
还好
17票
一般
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