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梦凌闪小说研讨会10】冷清秋:10方寸之地,气象万千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283票  浏览6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7月09日 21:20
  方寸之地,气象万千
  ——读梦凌《豆腐花》谈闪小说创作
  
  文/冷清秋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在小说写作整体向长篇倾斜之际,短文学创作却从上个世纪的异军突起,终于发展到百花争艳的状态,继渐成声势的小小说之后,又有对字数更为苛刻的闪小说,以及带有实验和探索意味儿的微博体小说等不断涌现。
  一种新文学形式的诞生和确立,需要通过长时间创作上的沉淀和理论上的总结观察,才能确定以及获得普遍的认可。但是对于创作者来讲,这种轻便灵巧的新形式,已经给自我创作带来了更大的灵活和简便。
  ——就比如闪小说《豆腐花》。
  《豆腐花》是泰国华文女作家梦凌女士新近创作的一篇短文学作品,在不足六百字的篇幅内,以极为简练的叙述语言,通过颇具镜头感的表现手法,道出了一个浪子回头,却今是昨非的故事情节。用近六百的字数讲述一个故事,不能称之为难,因为微博体小说更是要在百十字内讲述一个情节。但不同的地方在于,小说创作不是谋划段子编造笑谈,只有当一篇作品的情节具有了反复阅读的价值后,它的文学意味才得以确认,小说存在的意义最终才能够彰显。关于这点我们需要到具体的情节里去感受。
  这篇题目叫做“豆腐花”,也就是俗称的豆腐脑。而豆腐是生活中寻常见惯且价廉物美的一种食品,“豆腐花”这三个字传达给人的更是一种“平凡而美好”的感觉。
  实际上整个情节里要表达的就是亲人间那种简单而美好的情感,以及平凡日常生活里相濡以沫的润人心脾。这种表达的意图,在小说手法上是以相反的形态实现——从失去家人入手,再由偶然重逢写起;然后在这种分离和重逢中,通过犯痴呆症的老娘相见不相识,让那种波折所造成的伤痛和失去感弥漫;在间接地实现了主题表达的同时,给题目做了最好的反衬,从而使得题目里原本简单的这三个字,有了更意味深长的回味。
  具体到情节,作者也很有技巧地采用了步步为营的精心处理,使得整个情节在讲述上具有了不同的层次感。首先是人物知道而读者不知道的家庭变故。这点在突然揭开卖豆腐花女人的头巾时,得到了统一,由人物自行补述出曾经过往。这使读者知道的和人物知道的变为一致。然后是读者不知道人物也没有料到的变故——痴呆症更加严重的老娘面对着自己离家多年,已经痛改前非的儿子,却只能发出“你谁呀”的疑问。
  如果说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一种悲痛,那么母子相见却无法相认相识,过往的过错再无法取得谅解,因为自己的孟浪所酿造的人生遗憾再无补救的机会——这种伴随着惊愕的悲从中来,一下子让人物从先前重逢的喜悦顿时化为此刻空洞的冰凉。
  而当人物悲不自禁之际,一旁默默相随的读者,却不由得开始思考这一切的根源,而此时,回望中当“豆腐花”这个题目再次映入读者眼帘之际,那种难以捉摸的感触,就被这三个字上所附着的具体意象所引导,从而实现了顿悟和情感的升华。
  也许人生该追求什么每个人依然会有各自不同的回答,但是作者所要表达的那个意图却已经传达到读者的情感之中,并得到温情的认可。
  这就是文学的效果,也是小说不同于故事的原因。更是为什么六百字也能够是一篇小说而不是笑话或者段子的所在。
  其实字数从来都只是一种外在的形式,营造意蕴或者说是产生文学审美,才是小说的意义和核心。所以六百字也好,八百字也罢,甚至几千字的表达也行,都只是对文学的一种不懈的追求和探索。其间会有成功也会不断地失败,但是对于梦凌女士来说,所创作出的这篇《豆腐花》让我们看到了一篇短小说应有的效果。
顶:27 踩:33
【已经有93人表态】
13票
经典
12票
精品
16票
佳作
18票
13票
还好
5票
一般
1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