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剑白一言闪小说研讨会04】谢振:《想起了《钗头凤•红酥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272票  浏览107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3月05日 11:52
  想起了《钗头凤•红酥手》
  ——读《老家的传说》
  
  文\谢振
  
  
  
  剑白一言的闪小说《老家的传说》运用了强烈的对比手法,在“今非昔比”的巨大反差中完成了故事情节。之前的老家,是个梦幻般的古老的东方小镇;如今的小镇,像一座军营。
  《老家的传说》通篇都用对比手法,直接把变化一一道出,猛一看似乎有些不讲技巧,然而细细品味,却厚实不呆板。它就像《钗头凤•红酥手》和《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等词一样,在往昔和如今的感慨中,取得了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小说中,对比俯拾皆是,而且又都是那么强烈无情的,古老小镇与现代军营对比,老樟古榕与钢筋水泥对比,门前绕水流与毫无生机的笔直对比,魂牵梦绕与沉默不语对比……这些对比,使得作者希望留住老家的根这一主题深深地印在读者脑海中。
  其实,有不少闪小说都在有意无意地运用了这种手法。笑龙阳的《赌心》中,赌棋与赌心的映衬,究根到底就是属于对比中的正比。
  对比,使得好者更显好,坏者更显坏,有超强的感染力。这种手法,如果在闪小说短小的篇幅内运用,无疑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它们的显著作用将更会是一下子被有力地放大了。
  这时,如何在小说中保证构造情节和刻画人物的主要地位,使得小说不要沦为诗词、杂文等其他文体,就显得尤为关键了。毕竟,小说是用故事情节来说话的,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目的。在《老家的传说》中,小说的本体属性虽然模糊,但是它毕竟描写出对老家苦苦追求和深深怀念的两个主人公来,也是一篇不可多得的闪小说。
  
  附老家的传说
  文\剑言一白
  
  读了华博士的散文《永远的老家》,大名鼎鼎的建筑设计大师查尔斯教授决定跟回家过年的华夏博士来看看那个梦幻般的古老东方小镇。
  一路上,飞机、动车、大巴。3天来,查尔斯教授不知疲倦地不停地问着,像个小学生。
  手舞足蹈的查尔斯教授凝视着那几张泛黄的老照片,再次问,华,你的老家真的像你写得“比德国的海德堡古镇更加苍凉古远、比瑞士格鲁亚尔更加纯朴厚重、比法国的梦顿更加恬静清幽”吗?
  华博士点了点头,说:蓝天白云、小桥流水、老樟古榕,家家门前绕水流,户户屋后垂杨柳。这是一块浸泡了五千年中国文化的土壤,一个原汁原味的乡村小镇。
  查尔斯教授说,华,谢谢你的热。我可是要体验一下你散文中写得“吃一碗手工米粉、喝一杯冰糖茶、打一把小麻将、穿一次石板路的小巷,听一听老先生讲古”的那种妙不可言的东方农耕文化。
  OK。老家,我也是阔别10多年了。华博士回答。
  小车里,前来接站的镇长如数家珍、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小城镇建设的成果。
  华博士和查尔斯教授心情沉重,不语。
  车停了。查尔斯教授惊呆了,大声惊叫着:天啊、天啊,北美的红枫、法国的梧桐、南美洲的菲油果……
  如今的小镇,像一座军营。一条冷冰冰的水泥路把小镇从中间开膛破肚,路两边是一排排统一面孔的钢筋水泥的大盒子,就连那条环绕小镇的小河,也是毫无生机的笔直。
  华夏博士哭了。
  镇长一头雾水。
  华夏博士痛心地说,破坏性建设,老家,成了传说;乡愁,没有了根……
TAG: 小说 研讨会 东方小镇 钗头凤 丑奴儿
顶:33 踩:31
【已经有88人表态】
12票
经典
15票
精品
13票
佳作
11票
10票
还好
16票
一般
11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