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动态 >> 闪小说动态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关于举办剑言一白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的公告

热度108票  浏览100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2月11日 17:07
  关于举办剑言一白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公告
  
  
  为了进一步推进闪小说理论与批评方面的建设,深化对知名闪小说作家与作品的认识,促进闪小说作者间的交流,经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研究决定,继续在闪小说作家论坛“理论赏评”版举办系列“闪小说作家作品网络研讨会”。每位推荐研讨的作家,提供20篇精选作品(作者照片个人简介)供研讨。本次研讨会推出的闪小说作家是剑言一白先生。
  欢迎朋友们踊跃参与研讨活动,形式不拘,可综论作家作品,也可就作者的一文或几文进行赏评。单独发帖,帖子标题前加“剑言一白闪小说研讨会”字样。凡撰文参与研讨者,将寄剑言一白闪小说集签名书一本作为纪念。精选参与研讨的评论文章,收入即将出版的剑言一白闪小说个人集。研讨会上提供的20篇作品(含照片与个人简介)和参与研讨的文章,还将制作成《剑言一白闪小说作品研讨会专辑》电子专辑在网上发布。
  
  主持:叶雨
  助理:胖子、雨巷明月、冯丽琴、王有国、白沙
  时间:2017年2月10日——2017年3月10日。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
  闪小说作家论坛
  2017年2月9日
  
  剑言一白简介:
  剑言一白,原名吴跃建,1978年2月入伍,曾是从军26年的上校政委。与文学结缘以来,发表百余万字的军旅作品,散见《解放军报》、《福建文学》、《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当代闪小说》、《百花园》、《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月报》、台湾《中华时报》、泰国《中华日报》、新加坡《大士文艺》等报刊,并在各类全国性小小说、闪小说大赛中多次获奖。其中小小说《财富》、闪小说《失忆的老兵》等曾获全国征文一等奖,有作品入选年度佳作或转载。系福建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中国军旅闪小说代表作家。著有《军旅赠言》等。
  兵者,国之大事也。剑言一白以闪小说为体裁,以军旅为视角,创作发表了500多篇军旅闪小说,有将军的铁血柔情、士兵的壮怀激奋,军属的大情大义,全面展现军人血性,体现家国情怀,闪现出撼人心魄的思想火花。因此,作品独树一帜、引人入胜。
  
  
  
  
  
  附:
  剑言一白军旅闪小说20篇
  
  
  1、压岁
  
  “劈哩叭啦”……鞭炮声挤窄了小城的空间。
  星移斗转,四季更替。年夜饭前,三代单传的王家总要给斌压岁。
  满头银丝的奶奶似注入力量,拄着拐杖,拿着一个红包,颤颤巍巍地来到斌的面前,先是眯缝着眼看着墙上那些奖状、立功喜报,然后猛地丢掉拐杖,一手扶着桌子,一手轻轻地抚摸着斌的头和脸:乖孙子,长高了、出息了,奶奶保佑你……
  憨厚的父亲,背更加驼了,他看着桌上那一叠红包,动了动嘴:娘,斌都30多岁了,您就不要再……
  奶奶瞪了一眼显得苍老的儿子,目光如电:我们家只有他这宝贝……说完转过头,继续对孙子说:乖,收下奶奶的心意!说完,她一下子跌坐在藤椅上。
  斌的目光,深情地注视着垂暮的奶奶……
  孩子……小时候你想要一支玩具枪,因为家里穷……父亲咳了几声,喉头滚动,欲言又止。
  静静的,斌似乎沉浸在回忆里。
  母亲的眼圈红了:孩子,妈给你织了新毛衣。天冷了,站岗时别忘了穿上……母亲哽咽了,脸上浮现出望眼欲穿的神态。
  沉默,相视。
  父亲按下DVD,一曲激越、悲壮的《热血颂》在社区里回荡:
  当你离开生长的地方梦中回望,
  可曾梦见河边那棵亭亭的白杨?
  每一棵寸草都忘不了你日夜守望,
  思念你的何止是亲爹亲娘……
  桌上,红包旁那张泛黄的照片镶着黑框:战壕,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坐在弹药箱上的斌,枪靠在身上,干裂的嘴唇微张,正读着一封家书,黑黝黝的脸上稚气未脱,流溢出一丝幸福的微笑……(563字)
  
  
  2、天地娘心
  
  从军校教员调到作战部队,团副政委的任命刚下,我就遇到一件非常棘手的事:处理善后工作。
  有人说,通往追悼会的路是曲折、泥泞的。白发人送黑发人,有些过激,难免的……
  缺少带兵经验的我,为顺利完成任务,成立了小组,制定了系列措施和方案。
  大嫂从闽西老区来了。
  意料之外。舟车劳顿的大嫂刚下车,脸上浮现出一缕惊慌和忐忑不安的神情。
  我如坠入云里雾里。
  大嫂焦灼地问:“我的儿,在部队惹祸了吗?”
  她的第一句话,让我震颤。
  我急忙说:“不,王军是好样的,他是……”话音未落,大嫂急忙说:“不是孬种就好,我一直悬着的心也就落地了。”
  大嫂的言行,打乱了原定的计划,我的脸上火辣辣的。
  汇报王军为抢救群众牺牲的经过时,她默默地淌着泪,没有出现一哭二闹的场面。
  介绍抚恤的有关规定后,我问她还有什么要求,没吱声。一会儿。她捋了捋头发说:“儿已经没了,但立了功,值了!王家二代都有红本本,是荣耀……”
  那一刻,我的灵魂像被抽了一鞭。
  我把全团官兵的捐款送给大嫂,她没接,一迭声地说:心意领了,可这使不得。我的良心会不安的……
  临行前,大嫂给我鞠一个躬表示感谢,然后嘶哑地说:“首长,你一再问我有什么要求,那就请您把我儿用过的那副碗筷让我带回家,好让我这孤老婆子三餐能看到他……”
  天地娘心!
  泪水,在我的眼中打转。
  送大嫂的车子已走远了,两旁列队的官兵像雕像,两眼平视前方,敬礼的右手久久没有放下。(564字)
  
  3、永远的手机
  
  夜深了,宾馆内一对心力憔悴的农民夫妻静静地坐着。
  面对反复地翻看手机短信的妻子,质朴的丈夫轻声地征询说:我们来8天了,这宾馆一晚要大几百,后天回吧?
  眼圈红肿的妻子回答道:嗯,听你的。再说家里的地和鸡鸭……
  丈夫的声音有些嘶哑:明天去趟移动公司吧?
  妻子眼中噙着泪水:可是,我想经常拨打……
  丈夫递给妻子一个小本子,继续劝说道:里面的短信、微信和联系人,我全记下了,就留手机吧……不然,还会有人继续充值,心不安啊。
  翌日。移动公司内,营业员解释着:根据规定,手机销号需要本人带身份证……
  夫妻俩忐忑不安地走进经理办公室,丈夫说:麻烦您了。我儿子是消防员,来不了了,永远留在天津港的大爆炸中……销号时,能不能把他战友和老同学们充值的话费帮我们取出来,我们要捐给村里的孩子……
  室内,哭声一片。
  走出去的经理回来了,递过一个小包,说:收好了,除了手机里的话费,还有我们公司赞助的5万元。公司决定,此号码所产生的费用我们负责,永不销号。(400字)
  
  
  4、那一刻,我真正读懂了你
  
  坐汽车、乘高铁、赶飞机、乘班船、搭炮艇,晕车、晕机、晕船……历时8天,跨越了“海陆空”的探亲之路终于到达终点了。
  码头上,作为第一批踏上西沙群岛的军嫂,面对全岛官兵的夹道欢迎,病怏怏的她有点强颜欢笑,在少校丈夫的搀扶下,晕头转向地走进刚建好的家属房。
  昏天黑地睡了一天一夜。醒来之后,面对他那久别重逢的喜悦和不置可否的神情,她的眼神有些躲闪。在按摩、端药、喂粥和嘘寒问暖的轰炸下,她那用孤寂的夜晚和相思的怨念发酵了3年的勇气,慢慢消弭。
  阳光灿烂、碧波荡漾、鸥鸟翔集。
  她悻悻地跟着全副武装的他,眺望犬牙交错的岛礁上飘扬的各国旗帜,聆听连队荣誉室里的故事,凝视忠魂石上“绝对忠诚”的铿锵,读着一块块用贝壳镶嵌在礁石上“为爱守天涯”等誓言,她那五味杂陈的心开始悸动,脸上火辣辣的,心底里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走近一圈抗风桐环绕的中国主权碑,看着单反相机取景框里他那庄严地持枪守卫雄鸡版图的画面,她的神情闪着自豪。轻轻地抚摸着主权碑,她的眼睛里噙着泪花,那一刻,有一种叫着“神圣”的东西,在她胸腔的血液里贲涨……
  面对美丽浩瀚的南海,她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慵懒,脸上浮现一抹红霞的她,依偎在铁血男儿身旁,在银色的沙滩上玩自拍。
  羊角树下,她悄悄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唰唰唰”地撕得粉碎,捧在手中的那些《离婚协议书》的碎片,像小鸟飞翔。(551字)
  
  5、中华神盾
  
  海风习习,星光灿烂。
  美国东海岸,人潮如海。建港百年的圣迭戈海军基地,首次撩开了戒备森严的神秘面纱。
  港内军舰拉响了汽笛,舰上美国水兵列队致意。3艘环球访问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缓缓地驶入。
  岸上,全美华侨欢迎队伍中,一位走在舞龙舞狮队最前面的耄耋老人,格外引人注意。当美军奏响《义勇军进行曲》时,凝视着飘扬的五星红旗,老人激动地对曾孙说:这是继郑和下西洋之后,中国军人首次犁开了环球的航迹,也是首次踏上美国东海岸啊!
  看着身着红色唐装,神采奕奕的太爷爷,出生于美国的曾孙一脸不解:你们,不是曾经的对手吗?
  老人瞪了一眼曾孙,坚定地说道: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起抗战打过小鬼子!
  曾孙吞吞吐吐地说:你们不是被赶到台湾了吗?
  老人面色复杂、答非所问:你知道,在美国的华人从什么时候起不再受歧视,乘车不再和黑人一样挤在最后吗?
  曾孙摇头。
  老人自豪地说:西方人信奉强者为尊。朝鲜战争,如那漫漫黑夜里的星光,中国军人血洗百年屈辱,第一次打败西方联合国军……
  曾孙不置可否。
  兴致勃勃地参观舰艇、与中国海军合影、走下舷梯与军舰为背景照完相之后,老人依依不舍地凝视着军舰,问曾孙:瞧我这记性,这是什么类别的舰艇?
  曾孙回答道:先进的导弹驱逐舰,相当于美国的宙斯盾,通称“中华神盾”。
  老人拄着拐杖久久地立在岸边,远眺天空的北斗和导弹驱逐舰上闪烁的串串星光,自言自语:中华——神盾,好!中华是神盾,国家强大了,海外游子才有尊严!(585字)
  
  6、小城平安夜
  
  老太爷的话就是“圣旨”。王家的后辈们拉家带口陆续从省城、市里赶回“小城一号”。
  准备开饭了。一大家的人聚集在大厅里,揣摩着回家聚会的主题
  坐在主桌中间的耄耋老人,穿起了那套泛白的将军服,脸上少了往日的慈祥多了份凝重。看了看大家,目光里闪动着一种期待。问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大家面面相觑。
  胖嘟嘟的曾孙子抢先说话:太爷爷,晚上是平安夜,明天才是圣诞节啊。
  大家点头称是,老人眼中满是失望。
  老人咧着没门牙的嘴,充满苍凉地说:今天是我这老头的生日,你们有谁记住?那个叫耶稣的老头,他的徒子徒孙们曾一次次侵略中国,《南京条约》、火烧圆明园……你们这几年给他过生日倒是花样翻新,很光彩?
  后辈们低头不语。
  两鬓霜花的大儿子,小声地说:老爸,是您定下“不准做寿”的家规。对不起……
  举杯祝福。
  须发雪白的老人眉头紧锁,用拐杖重重地敲了两下,叹了口气:我这把老骨头时日不多了,再不说说,今后你们都不知自己姓什么了……
  室内,一片寂静。
  老人再问:知道我退下来之后为什么回到这个小县城,老百姓为什么把这几间平房叫“小城一号”?
  孙女的脸上写着自豪:当年,是爷爷带兵消灭了鬼子、解放了县城。
  闻言,老人流露出满意的神情,笑了:今晚,是小城真正的平安夜。65年前,庆祝解放的人民载歌载舞、小城锣鼓喧天……(538字)
  
  7、将军忌
  将军要回老营盘了。
  我总会想起30年前的那个问号。
  当年,将军是我们“红色猛虎团”的团长。
  新兵开训那天,他站在高台上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全体新兵,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古炮台说:100多年前,一群挥舞着大刀的清兵与手持长枪的英军在这里浴血搏杀……最后,180多名勇士,全部长眠在这......停顿片刻,他大手一挥,铿锵有力的说:一个不懂民族灾难和耻辱的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军人……
  简短的开训动员,在我们心里种下一棵叫着信念的小苗。新兵群情激奋、摩拳擦掌……
  训练结束后,我问:如果在古炮台上动员,效果不是……
  班长说:团长从来不上炮台。
  从此,一个问号弥漫在我的心里。
  一个曾经让日寇闻风丧胆的新四军侦察英雄,为什么从来不敢踏上他魂牵梦萦的古炮台?
  鬓发皆白的老将军回来了,拄着拐杖颤悠悠地立着,依旧是静静地远远地眺望着古炮台,屏息凝神,像雕塑。
  随行人员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老将军都看到什么、想到什么。
  许久。
  老将军的眼睛湿湿的、深沉地说:古炮台,烙着民族的耻辱,凝固着祖先的热血。我是清兵的后裔,走上去,就是踩在祖先身上……
  哦,将军忌,是一种生长在军营里的大爱、大忌!(464字)
  
  
  8、军人职责
  
  小暑节气,长江告急。漫堤、管涌、塌方、溃口……
  三天三夜惊心动魄的抗洪决战胜利了,只有那伤痕累累的大堤,在洪水的撞击下,有节奏地****着。
  夜深了,雨停了。两眼布满血丝的将军巡查在大堤上,面对一个个极度疲惫的官兵和衣睡在潮湿的大堤上,他的眼睛里闪动着赞许的目光,脑海里跳出了团史馆里的那张老照片。
  那是60多年前的一个夜晚。解放上海的硝烟散去,老团长带领一支扎着绑腿的队伍,悄悄地睡在南京路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红军团的基因没有变。将军边想边擦着眼角的泪花。
  大堤上旌旗猎猎,“严防死守、众志成城、风雨同舟”等标语赫然入目。走过这支泥人的队伍,远处的一幕,让将军头皮发乍:一个年青的士兵,右手抓着标语的竹竿,踮起脚尖,左手正艰难地撕着“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标语的最后一个“亡”字。
  哨兵似乎听到了脚步声,转过身来,愣了一下,然而调整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向前跨了一步,向将军敬礼报告。
  将军铁着脸,不解地问:你是哨兵,为什么要撕那“亡”字?
  面庞消瘦,军装上衣的两肩已经磨破,受伤的两条腿直晃动的列兵回答道:报告,您不是告诉我们,守护这段长江大堤,确保几百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对祖国的承诺。我想,把这个“亡”字去掉,更能体现军人的职责和决心……
  军人职责!好!很好……将军的眼里蓄着泪,缓缓地抬起右手,向哨兵敬礼。
  看着列兵不知所措的样子,将军上前几步,紧紧地把他拥抱在怀里……(585字)
  
  
  9、特制的年糕
  
  激动、感动、互动。
  绿海、孤礁、国旗。
  海天茫茫之间,与世隔绝的郑和礁沸腾了,总政“万里海疆行“春节慰问演出队来到南沙。
  联欢,进入到了互动环节。
  铆在礁盘一颗钉,弹丸独堡写忠诚……岛礁诗人的朗诵,慷慨激昂。
  士官刚走出来,慰问团团长紧握着他的手,指着咫尺相望、四国五方的岛礁,说:你就是让他们闻风丧胆的“守礁王”吧。听说当年在占礁夺礁中,你用身体当旗杆,浸泡在海水中对峙了9个多小时……
  一脸黝黑的士官,“嘿嘿”一笑:这里位列地球第四极,被称为生命禁区,紧张、艰苦、寂寞不假。敌情多、台风多,高温、高湿、高盐分。养猪猪跳海,养狗狗发疯……
  慰问团成员沉静在“守礁王”的故事里。
  我不会唱歌跳舞。永暑礁的一名上等兵脸上写着囧态。他搓了搓手,又说:要不,我给大家介绍胃得灵的药品说明书吧。之后,他从“批准文号”、“注意事项”到“不良反应”、“成份”倒背如流,从最后一个字到第一个字,一字不差。
  沉默,泣不成声。。
  演出队的二名女军官紧紧拥抱着上等兵,激动地说:晚上,我们替你站岗吧。
  最后,慰问团团长从箱子里取出年糕,分给每个礁盘的代表。
  凝视着年糕,铁血男儿先是一脸惊奇,继尔热泪盈眶。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远离祖国大陆1000多公里的碧海蓝天,回荡着激昂的旋律。
  那年糕,是特制的雄鸡版图的造型。(537字)
  
  
  10、兵王的最后一击
  
  “呯呯呯”,一阵阵枪声划破南中国的边境。
  穿丛林、跨山涧、钻山洞,下士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毒枭逍遥法外。
  这是他去上军校前的最后一次任务。分组追击已经3个多小时,体力到了极限,但依旧紧紧地咬住目标。
  身形如蛇的毒枭已经接近国境线。下士紧急刹车、凝神静气,“呯”又是一枪,狡猾的毒枭一下闪到大树后,顺势连续向下滚动,然后一下子越过了界桩,连AK47都丢失了。
  让毒枭逃出国境,是军人心中之殇,更是他这个兵王之耻。下士的心在抽搐,在滴血。
  国境线两边,对峙着。
  下士知道,此时一击必杀是毋庸置疑的,但这最后一枪兹事体大。轻则,自毁前程、军法从事,重则引发国际争端。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把枪背到了肩上。
  毒枭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就是和我们结下粱子,让我损兵折将的兵王吧?
  下士坚定地点了点头。
  毒枭想到此次亲自探路,为了打开新的贩毒通道。于是,改变了策略,手中摇晃着二张银行卡,用重金诱惑着。
  下士开腔了:你知道当年虎门销烟时林则徐的回答吗?
  毒枭愣住了。
  胆大凶残的毒枭,见下士枪在肩上,挑衅地把一只脚一下伸进国境又快速收回。洋洋得意地说:兵王,有本事你开枪啊?
  下士的身上流动着一股杀伐之气。
  见下士不动,嚣张的毒枭再次把一只脚跨过界桩。
  下士一抬手,一道寒芒闪出,那把刻着“保卫祖国”的飞刀插入毒枭的眉心,“扑通”一声倒在国境线内,睁大的眼睛写着震惊和恐惧。
  下士边走边说:林则徐的声明是,若鸦片一日不绝,本大人一日不回……(595字)
  
  
  11、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乌云低垂,山风呜咽。山凹里,弥漫着一股强大的悲愤气场。那一排野战帐篷,是牺牲官兵遗体善后的地方。
  一辆解放牌军车从老山方向驶来,帐篷前战勤队员早已列队两排。
  帐篷内用白布写的挽联是:忠诚虎胆血洒老山,烈士英魂戍守边关。刚从阵地上送下来的10名军人遗体,在担架上列队摆放。
  战勤队每三人一组,默默地为烈士清理身上的血污泥水,登记帽子里和领章后的姓名,家庭住址,部队番号,收集水壶、挎包,信件等烈士遗物……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宁静,带着战争血雨腥风的副师长匆匆走进帐篷。他逐个向牺牲的烈士敬礼之后,在一个年青的士兵烈士前停了下来。战勤队员让位离开后,副师长默默地抚过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为他换上崭新的“的确良”军装,慢慢地合上那不愿瞑目的眼睛……
  以军人的方式遗体告别之后,裹上八尺白布的烈士,又被抬上解放牌军车,运往集体公墓。
  “战友,一路走好!”战勤队员嘶哑的声音在山谷回荡。
  “儿子,好样的!老爸为你报仇去!”全副武装的副师长说完,踏进挂着伪装网的吉普车,“吼”地一声向前线狂奔。
  望着远去的解放牌,心里萦绕着一个问号的当地记者问战勤队长:为什么烈士的遗书、照片和信件等,都是放在军衣的左边口袋?
  队长拍着上衣的左边口袋,庄重地回答道:这里,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记者深思片刻,泪水流淌。(532字)
  
  
  12、1979年的星光
  
  仰望深邃的夜空,星光璀璨。气喘吁吁的我,慢慢地抚摸着手中棍子上那一道道由深深浅浅的刀痕组成的3个“正”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记得半个月前的上午,参战部队接到撤军命令。作为尖刀排长的我,在为回撤大部队扫清障碍中,一阵“轰隆隆”的连环雷,把我炸飞到山谷的丛林里。
  从剧烈的疼痛中醒来时,已经是繁星点点的深夜。炸伤的双脚还在滴血,一团肠子流出身外。躺在地上,仰望星空,我想起了当年要到镇里读初中时老兵爷爷的话:有北斗星指路和陪伴,回家的路你不会孤独和害怕的!
  战友已经凯旋回国,四周敌军围困。于是,我简单地止血包扎,把肠子塞回肚里用腰带扎紧。开始了用野果充饥、以手代步一寸一寸地跋山涉水的回家征程。
  最难捱的是第3天开始,伤口恶化溃烂,高烧不止。我一次次从死亡线上醒来,激发我身体潜能的动力是心中那一份浪漫的承诺。
  那是探亲离别的夜晚,月影婆娑,村头小溪边上,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倾诉着。我指着夜空那一颗最亮的星说道:北极星距离月亮虽然遥远,但坚定执着,永远不离不弃守护着。
  其实,那晚春雨如珠,夜色如墨。闯过鬼门关的我,在雨中艰难地极限逃生……
  爬上山脊,遥望远方国境线上隐隐约约的灯光,我像长久离家的孩子看见亲娘,泪流满面。
  向前、向前、向前……我的心里默默唱着,加快了“步伐”。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野战医院里。床头摆着的一张报纸上,写道:《从阵亡名册里爬回来的孤胆英雄》。(592字)
  
  
  13、特种兵的清明节
  
  春雨绵绵,少尉一瘸一拐地走进大队部。
  教导员,清明节我申请去扫老排长的墓。少尉那张还算是英俊的脸上,表情复杂而又坚定。
  教导员看着少尉,问道:大家都是在出生入死中能够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你插队的理由是?
  少尉指着自己负伤的腿,眼睛深处闪过一抹无奈:特种兵是共和国的尖刀,如今我成了残疾人,今年就要脱军装隐姓埋名安置他乡,今后……
  教导员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理由充分,准了。由你带2个人去扫墓。说完,教导员指着边上那大纸箱说:里面那瓶好酒是大队长的,那中华烟是我的,还有那些鲜花是退役老战友快递来的……
  凝视着那纸箱,少尉的心里感觉格外沉甸。
  教导员声音低沉:照顾好王大爷,他老人家30多年风雨祭儿路,拄着拐杖独自走过了五个二万五千里,不容易的。
  少尉说:我跟大爷聊过。他70多岁了,身体不好,估计明年再也来不了……他哽咽了。
  教导员面色严肃:老规矩,扫墓要严格遵守保密规定的“五个严禁”。严禁暴露身份……
  明白!自从站在国旗、军旗下宣誓的那一天起,我们的生命不再属于自己。少尉回答道。
  教导员声音高亢,双眼深邃如星空:反暴恐和缉毒的使命,注定我们永远是无名英雄。和平时期,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默默无闻地支撑起高高耸立的纪念碑……
  沉默,眼眶里闪动晶莹的亮色。(517字)
  
  14、忠烈堂
  
  清明上午,老天爷流着绵绵的泪水。
  几位手中拿着一支白花的老人,在南山路转了好几圈之后,终于陆续在陈老头的手机“导航”下,像当年参加的巷战一样,慢慢地磕磕碰碰地挤过一段一米见方的曲折小巷,来到了陈家老宅。
  走进明清建筑风格的庭院,老人们拄着拐棍,凝视着“新四军抗日挺进队旧址”的牌匾,举头望着高楼包围圈中那个“口”字型的天空,迎着飘飘的细雨,一阵长吁短叹。
  厅堂如故,只是更加昏暗。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孤军奋斗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唱完激昂悲壮的新四军军歌的老人们,依旧默默地面对厅堂中的烈士遗像鞠躬、献花。
  抚今追昔。坐下来的老人们,壮怀激荡地回忆起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
  凝视着厅堂正面墙上“忠烈堂”三大字的匾额和两侧“巍巍仙峰埋忠骨,滔滔金溪慰英灵”的对联,黄老头激动地说:老班长啊,你这陈家老宅没有被强拆掉,真应该感谢老将军的题词……
  须发皆白的陈老头咧了咧嘴,苦笑一下。
  要我说,陈班长这几年的据理力争、顽强坚守,功不可没。老连长、指导员地下有知,一定会给你嘉奖的……
  张老头的话,引起大家的共鸣。
  陈老头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惭愧、惭愧哟。保住“忠烈堂”的功臣是美国人……
  美国人?……大家一脸茫然和惊诧。
  陈老头深沉地说:前几年开发商要强拆……我到处反映情况……老将军也出面……但是……后来……我那美籍的孙媳妇找了大使馆……
  老泪纵横。(557字)
  
  15、失忆的老兵
  
  台湾、高雄、风雨飘摇的眷村。
  陈闽南失踪3天了。
  沉寂多年的院子,流动着白发苍苍的凌乱、焦急、自责……有的打电话报警、有的联系电台、电视台,更多的是发动亲友们去寻找。
  警察来了,白发苍苍的老兵们七嘴八舌地提供着情况。
  警察问:他有什么亲人吗?
  他怕成了家就回不了大陆,一生未娶,只有我们这些老兵……
  警察再问:他平时最喜欢去的是什么地方?
  他患老年痴呆症已经8年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警察的手机响了,老人找到了。
  警察带着几个老兵驱车来到高雄港。
  看见从车上下来的几个老兵,陈闽南手舞足蹈像个小孩,手指着港口的大船嘴里喃喃地说:船来了,回家、我要回家……
  老兵对警察说:65年前,我们从大陆过来时,就是从这里上岸的……
  老兵们紧紧地抱着陈闽南,老泪纵横、泣不成声。(323字)
  
  16、大寒的猎杀
  
  大寒见三白,千山鸟飞绝。
  白雪皑皑、冷冷寂寂,偶尔传出的几声枪响,给山凹里平添了一种肃杀的气氛。日军神明特工队的“围猎行动”已接近尾声。
  4个多小时了,身着白色风雪衣的伊藤队长,依然一动不动。他那阴冷的眼神透过狙击枪的镜头,紧张地寻找着四周的蛛丝马迹。
  巅峰对决,这是最后的一击。
  一阵风雪席卷而过,伊藤的嘴角露出残忍嗜血的笑容。锁定目标,他极速地扣动板机。
  “呯呯……”随后传出一声闷哼。
  枪声响后,只见八路军武工队队长几个起落便消失在空旷无垠中,一会儿就闪到伊藤面前。扫一眼流血倒地的对手,他拾起旁边的狙击枪,说:好枪!
  头上中弹,透过眼睛里一片血红之色的伊藤,断断续续地说:猎王,作为对手我敬重你。你的,如何发现和战胜我们的……
  猎王搓着冻僵的双手,从肩上取下自己的老枪。
  伊藤努力地睁开双眼,一脸讶色:你的,用的是汉阳造,没有狙击镜?
  猎王点了点头,指着瞄准镜说:这是个好东西,但雪地里会反光。
  恍然大悟,但又不甘心如此惨烈的失败,回光返照的伊藤最后问道:我们6人……受训于……德国……慕尼黑特种兵学院……你是?
  猎王哈哈一笑:我这土八路是猎人出身,不会放过一只入侵的豺狼。
  翩翩起舞的落雪,覆盖着大地。山谷里,悠悠地回荡着猎王的声音:过了大寒,杀猪过年……(504字)
  
  
  17、夏日的呐喊
  
  初夏的山村,满眼葱茏。
  他回家了,带着一身的硝烟和伤疤慢慢地走近村口,脚步沉重如铅。
  老槐树下,面对开满野花的高耸土堆,他“噗通”跪了下去,“呜呜……”嚎啕大哭。
  铁血男儿的哭泣,让雨中迎接他的乡亲们五味杂陈。
  男儿有泪不轻流,何况你是八路军的抗日大英雄!三叔要扶他起来,他不动。
  舅舅开腔了:小子,起来吧!你已经为你父母和乡亲们报仇了……
  他依旧跪着,泪流满面。脑海里清晰闪现着当年砍柴回家定格的画面:老槐树旁……鬼子屠村……机枪扫射……
  他支支吾吾地说:不,大仇未报。7年了,我一起追踪指挥屠村的山本一郎,半年前终于被我找到了。可是,当时枪都被我握出水来了,但我还是没有开枪……
  闻言,大家一脸惊诧,面面相觑。
  他抹了一把泪水,嘶哑地说:在鬼子受降仪式上,我是负责警卫……
  老族长叹了一口气,开腔了:军令如山,我懂……
  爹—娘—我回来了,鬼子投降了,我们胜利了!
  夏日里,他的那个呐喊,穿过几十年的悠悠岁月,依旧在山谷里回荡。(392字)
  
  
  18、战争记忆
  
  这是惨烈的一天。
  战斗,从拂晓到黄昏,双方一次次地争夺阵地,尸体堆成了山似的掩体……
  夜幕降临,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两军似乎要倾泻完所有的弹药。2个小时,呼啸的炮弹烧红了天空,气浪,把山头一层一层地往下削……
  双方的枪炮,嘎然而止。世界,突然静止得恐怖。
  山谷中,硝烟慢慢散开;隐蔽着的月亮,慢慢露出了脑袋。
  双方的阵地前,站立起两个不同肤色的军人。远远地徒手对峙,复杂的目光不断地流动着……
  左臂鲜血直流的高鼻子大兵噤若寒蝉,身躯摇晃了、一脸恐惧……
  矮个子军人动了,把流出来的肠子慢慢地塞进肚里,扎紧腰带。
  高鼻子大兵张开双手、耸了耸肩用沙哑的嗓子骂了一句:该死的战争!说完,向对方投去崇敬的目光,立正,行了一个美式敬礼。
  小个子军人刚毅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一步、一步往前走……
  阵地间200米的距离,二个国度的军人走过3年殊死相搏的死亡地带。
  一米的距离,立正,凝望着对方。
  高鼻子大兵先是摸索着全身的口袋,空的。犹豫了一下,取下军衔和徽章,恭恭敬敬地递给对手。
  小个子军人从褴褛的军装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折叠着的中国地图。
  握手、拥抱、大笑。
  刚逃脱死神魔爪的军人,纷纷从各自的阵地跑了出来,像老朋友相遇……
  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生效的那晚,在一些军人的残酷的黑色战争记忆中,定格了一抹暖色调。(543字)
  
  19、见证
  
  摄像机静静地走着,镜头里:雪白的墙、雪白的被子、一位靠在病床上须发雪白的老人……
  一场特殊的新书发行新闻发布会,在东京医院豪华病房举行。
  面对身上连着各种管子带着氧气罩的老人,眼圈发红的中国女记者深深地鞠了个躬轻轻地问:教授,您的“查明会”成立多长时间了?
  老人那干枯的右手动了动,颤抖地伸出3个手指。
  留八字胡的日本记者问:30年间,为寻找“慰安妇”的幸存者,您走遍了亚太地区,并募捐100万为她们提供医疗和生活帮助,是真的吗?
  老人艰难地点了点头。
  女记者:您是一个尊重历史的人。你出版的《出口气》这本书,1000多幅照片、500多名慰安妇幸存者们讲述了那段不堪回首、不为人知的史实,是历史的见证。
  老人脸上微微一动,露出一丝笑容,双手颤抖地想拿起床边的那本新书……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
  “拍”地一声,打破了病房的宁静。
  摄像机的镜头,从老人凝固的微笑慢慢推近到地上那本书的封面上,定格:编著伊藤一雄。(385字)
  
  20、顿悟
  
  风烛残年的戒一大师带着弟子觉明,沿着慧锷祖师当年三次“入唐求法”的足迹,开始了寻根学法之旅。
  朝圣之路,从佛教圣地“金五台”、“莲花佛国”九华山……一路来到了梵宇林立、钟声阵阵、缥缈神秘的“海天佛国”普陀山。
  行三拜九叩大礼后,走出香雾缭绕的“不肯去观音院”。师徒的心情,如潮音洞的浪花汹涌澎湃。
  来到观音跳,久久地凝视着大脚印,大师一脸深沉;觉明欲言又止。
  一路无语。
  觉明仿佛看见慧锷祖师身披袈裟,经千难万险,从五台山奉引观世音像回国,舟至此处海上遇风暴、云雾、铁莲花所阻,数番起航,未能成行……
  夜宿普济寺。禅坐,念经。
  “咚咚……”鼓声响过之后,戒一说:这里,才是当年的“不肯去观音院”……
  觉明感觉不吐不快:慧锷祖师当年一片至诚,眷顾众生的菩萨,为什么就不肯去我们日本呢?
  戒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人有诚心,佛有感应。知道韩国高僧的记载?当时狂风大作,眼看就要翻船。我国商人说是观音像太重,于是被请下船……唉,执著是妄念的土壤。
  觉明豁然顿悟。不肯去,难道是因为大和民族执著贪、嗔、痴,造下无量恶业?
  戒一答非所问:明天,带你去南京。
  觉明惊愣:南京?
  心力交瘁的戒一,一脸坚定:是的。去谢罪!
  觉明问:难道中国人说的那事是真的?
  戒一凹陷的眼眶中流出混浊的泪水:为师皈依前,参加了那场大屠杀……
  觉明一脸震惊。
  戒一合十胸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560字)
TAG: 个人简介 委员会 小说集 研究会 研讨会
顶:10 踩:11
【已经有44人表态】
8票
经典
6票
精品
8票
佳作
6票
8票
还好
4票
一般
4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