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崛起的閃小說——海外知名华人作家王勇论闪小说

热度505票  浏览166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10月07日 09:22
原发布者

TOP:冷月潇潇

王勇(图片来自网络)

[导言]长期以来,菲律宾知名华人作家王勇先生持续关注汉语闪小说,在海外大力推介汉语闪小说,在《国际日报》《世界日报》《菲律宾华报》等报刊上撰写几十篇关于闪小说的评论,并在菲律宾协助出版了《世界华文闪小说精品文库》(繁体本),为闪小说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特向王勇老师致意!现将相关评论加以辑录:
    
    
    王勇简介:笔名椰蕉,作家,著名诗人,七十年代末定居菲律滨,现为菲华商联总会外交委员、菲华各界联合会顾问、菲律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委员、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菲律滨博览堂总编辑,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受邀理事。著有《王勇诗选》、《王勇小诗选》、《开心自在》、《冷眼热心肠》等诗文选集。现为中国闪小说学会网顾问。
    
    
    一、詩眼看微型——我閱讀“閃小說”的體會
    
    王勇
    
    閃小說
    
    二零零八年三月某一天逛廈門書店,買到一本有趣的《臥底——閃小說精選300篇》。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閃小說”一詞。
    原來,“閃小說”就是比微型小說還要短的超微小說,字數在180至210字之間,目前流行於“手機園地”。據該書主編之一程思良介紹:“閃小說”之名來自英文“FLASH FICTION”。最早將“FLASH FICTION”譯成中文“閃小說”的是雲弓先生。
    西方的“FLASH FICTION”源遠流長,可追溯到伊索寓言;中國則可上承魏晉時期“搜奇記逸”的《搜神記》與《世說新語》。
    獲得二零零零年作家交流對抗賽冠軍的瑞姬娜•安維夢絲認為:“閃小說從恐怖到幽默無所不包……它的每一個字都是有價值的,每一個字都是重要的,作者們在極短的篇幅內小心翼翼選擇每一個字來表達思想。”
    “閃小說”其實是從微型小說中的“百字小說”發展出來的,證明存在就是合理的。
    請讀王豪鳴的〈一粒扣子〉:
    
    我是一粒扣子,乳白、圓形、兩孔。有個作家寫到我,寫到我的主人去偷情,將我掉落在情婦那裏。後來情婦的丈夫回來了;發現了我,便鬧到法院,和妻子離了。其實不是這樣的。
    那天晚上,我的主人去偷情,將我掉落在情婦那裏。由於他們太投入,這件事並沒有引起注意。後來情婦的丈夫回來了,發現了我,便將我偷偷縫在了襯衣上。
    原來那天晚上,他也掉落了一粒扣子,而且和我一模一樣。
    事情就是這樣,一切風平浪靜。只有那些作家們,才唯恐天下不亂。
    閱讀開眼界,若不知道“閃小說”,又怎能讀到如此玄妙的現實故事呢?
    我堅信,打開書本,等於打開世界。
    
    小說家族新成員
    
    據瞭解,“閃小說”在中國大陸興起,為時不長。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天涯社區“短文故鄉”舉行超短小說徵文,文長以180至210字為限。剛開始,許多人對徵文持懷疑態度,認為難以想像如此短小的篇幅能寫出精品。
    沒想到,經過五個月的徵稿,作品總數逾三千篇,投稿寫手兩百多人,不乏微型小說名家。篩選後,精選300篇耐讀的佳作成書。程思良介紹說,關於這類180至210字小說的命名,曾有熱烈討論,命名達二十四種:閃小說、螞蟻小說、迷你小說、殘小說、核心小說、手機小說、拇指小說、掌上小說、超微小說、超短小說、最短小說、極短小說、玲瓏小說、麻雀小說、針眼小說、一寸小說、一葉小說、袖珍小說、口袋小說、納米小說、非常小說、一分鐘小說、極速小說、瞬間小說等。通過審慎甄選,採用“閃小說”這個名稱。
    至於多少字才算“閃小說”,210字並非固定的上限,300字、400字、500字內都有人提出,總而言之,篇幅應區別于“微型小說”。
    統一名稱很重要,比如說,菲華文學副刊上,“微型小說”和“小小說”就經常並用,甚至同一位作者會選用兩個不同的名稱。菲華微型小說雖然推動者並不乏人,但創作者還是太少,甚至有些作者尚未明確“微型小說”的特點,往往與散文混淆不清。以上两点今後都需要極力避免!
    我認為,“微型小說”即歸類於“短篇小說”、“中篇小說”、“長篇小說”的小說家族。而《臥底——閃小說精選300篇》二零零八年一月由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標誌著中文小說家族又誕生了一位新成員”——闪小说。而我认为,“闪小说”首先应该成为微型小说家族的成员之一。
    文學創作在於不斷地探索新文體,有嘗試、有交流,就會有促進、有成果。
    
    心靈的閃電
    
    中國大陸近年來,借助手機短訊這一傳播平臺,“闪小说”閃亮登臺。這是一種挑戰寫作難度的新嘗試,其特點是更能適應資訊時代傳播方式的多元化選擇。
    據“閃小說”作者王豪鳴概括:“如果說小小說是小說中的詩,閃小說便是詩中的絕句。”所以,用詩眼看“閃小說”,才能讀出小中之大。
    程思良在《臥底——閃小說精選300篇》這本“自白話文誕生以來,僅用一二百字便營造出光怪陸離的虛構敍事世界,無疑是第一本”(馬長山語)的書序中強調,以“閃小說”命名基於以下理由:從作者創作角度看,閃小說是靈感的火花,是心靈的閃電。作者從廣闊生話中捕捉有意味的光點,杯水興波,迅捷地表達。從文本角度看,閃小說短小精練,內蘊不陋,常常以小見大,此“小”是蘊含了某種豐富內涵的“小”,是體現為一種“精”的“小”。正如閃電,不特是光,更映照天宇,令人目眩神搖。從讀者接受角度看,閃小說是一種輕鬆閱讀,符合現代生活的快節奏特色。因其短,閱讀快,可見縫插針隨時隨地閱讀。通過閱讀,既審美外在的光環,又引人心弦的顫動,思考文字背後的內涵,掀起心靈的風暴。
    如果選用當今政壇風波為題材,來嘗試創作“閃小說”,不啻是有趣的事。
    心靈的閃電,通過手機傳意,效力更大更快!
    
    惜墨如金
    
    主任扔給我通訊錄,讓通知上邊所有的人員,明早八點集合,參加一位同事的追悼會。
    “我知道了,我早就在這裏等你們了。”
    “那好,再見。”掛掉最後一個電話,我松了一口氣,總算全通知完了。
    向主任彙報,誰知主任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一臉驚詫:
    “你真全部通知完了?一個不漏?”
    聽到我肯定的回答後,主任冷汗直流。他指著通訊錄上最後一人的名字,聲音發顫地對我說:“他也通知到了?剛才忘了告訴你,讓你通知大家集合就是參加他的追悼會……?”
    
    以上是杜曉光的懸疑“閃小說”〈通知〉,讀來真是太妙了,有人物,有情節,有故事,更有聯想的空間。就如美國知名短篇小說家詹森•格利說的:“與傳統小小說不同,閃小說竭力擺脫故事情節的隱晦性,接受智力挑戰的新立場。”
    我們知道,虛構的敍事是小說的特色,本就是可長可短富有伸縮性的。“閃小說”便是借助“閃電的瞬間”來展示作者的才智。文似看山不喜平,“閃小說”奇趣的結尾帶給人驚奇的心理衝擊,勝過數千字的短篇小說,閱讀起來既省時又方便,確是速食時代的速食文學享受。
    程思良認為,小說構思上不起些波瀾,直來直去,讀者必無興趣。讀後,應能感歎“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是的,“閃小說”的惜墨如金,也是從事其他文體創作所應該追求的目標。
    
    拈花一笑
    
    兩個男人共同愛上了一個美人。
    “除了決鬥,我們別無他法了。”男人甲說。
    “同意。”男人乙附和。
    二人執劍上場,大戰迫在眉睫。
    “等等!”美人大叫聲。
    “你有什麼妙法?”甲乙齊聲問道。
    “我妹妹容貌遠勝於我。你們中的一位娶她,另一位娶我。沒有必要再決鬥了。”美人羞答答地說。
    “我們還得拼個你死我活。”男人甲說。
    “我們必須鬥個魚死網破。”男人乙道。
    “你們這是為什麼呢?”美人絕望地問。
    “為了得到妳妹妹呀!”兩個男人異口同聲地說。
    
    以上是馬長山的“閃小說”〈必須決鬥〉,讀後是否覺得有趣,又能感到“微型小說”的意味。
    其實,真正好的作品不在於文章的長短,就好像精彩的演講,要像女孩子的裙子,越短越美。
    “閃小說”之妙,妙於巧思,妙於結尾的出其不意、出人意表,讓人有“原來如此”、“真沒想到”的興歎!
    推廣“閃小說”很方便,可用邊角時間利用手機來創作,既提練自己的用詞遣字,又激發內心的感觸,一舉多得。
    誠如知名科幻小說邁克爾•斯宛威克所說:“閃小說就是一種溫和的形式……它的存在就在於讀者閱讀後的拈花一笑。”
    佛陀靈山盛會,拈花示眾,唯大迦葉尊者会心一笑。“閃小說”的最高境界或可以此為准!
    
    言簡意深
    
    殘陽如血。
    劍式漸緩,刀式更緩。
    終於,劍起,刀落,俠倒地。
    劍垂下,鐵面人倚一棵枯樹,累極。
    “加入權力幫吧。將來,權力幫是你的,江湖也是你的。”鐵面人喘著粗氣說。
    “不,我只想替慘死在權力幫的無辜生命討回公道。”俠慢慢地站起來,“除非我死了!”
    “你會後悔的!”鐵面人顫聲說道,隨即劍緩緩舉起。
    倏地,一片刀光從俠手中綻開。
    致命一擊。
    “你會後悔的!”鐵面人驚愕中倒下。
    揭開鐵面,俠如五雷轟頂,面具後是他十五年前失蹤的父親。
    
    上文是鄒海鵬的“閃小說”〈致命一擊〉,用武俠題材來表現,更能抓住青年讀者的視線。
    鐵面人創立權力幫,目的無非是為了兒子打下一統江湖的地位,只不過他選擇了邪道。他的兒子卻是以除魔衛道為己任的儀義道,因此,兒子俠便非要為慘死的無辜生命復仇,結果,俠用刀擊斃了臉帶面具的鐵面人,原來死者是俠的失蹤父親。
    武俠“閃小說”是我喜歡閱讀的,言簡意深,別開生面。
    我認同專欄作家蒙娜麗莎•索菲的觀察:時下,閃小說的身影無處不在。這種體裁吸引讀者、震動文壇,那些故事是如此多種多樣地涉及到人性本質。
    
    別出心裁
    
    1968年,畢業于某中學。
    1971年,入伍,初中學歷。
    1983年,從部隊轉業到某鄉任副鄉長,初中學歷。
    1987年,某鄉書記,中專學歷。
    1990年,某縣副縣長,黨校大專學歷。
    1993年,某縣縣長,黨校本科學歷。
    1996年,某市常務副市長,某重點大學在職碩士研究生。
    2001年,某市市委書記,某重點大學在職博士研究生。
    2004年,某省副省長,某重點大學客座教授。
    
    這篇冷月瀟瀟的“閃小說”〈一份履歷表〉,揭示了中國大陸官場上追逐學位的有趣風氣。官越大,學歷越高,可能嗎?真作假時假亦真。
    冷月瀟瀟是《臥底——閃小說精選300篇》的主編之一程思良的筆名,他曾獲得“第三屆拇指手機文學原創爭霸賽銀拇指獎”。印證他的創作思維,強調“微型、新穎、巧妙、精粹”。微型指篇幅超短,彰顯快節奏時代的閱讀特色,符合讀者追求輕鬆閱讀的心理。新穎指立意別出心裁。巧妙指構思精巧。精粹指必須講究語言的節制,充分發揮漢語所指與能指的功能,用最少的字表達豐富的意思。
    
    閃小說發展後勁強
    
    2009年4月中旬,北京現代出版社隆重推出天涯社區“四酷全書”——《中國迷你文學1000篇》,徵文期間,參與投稿者達500多人,共收到來稿12500篇,其中閃小說5100多篇,炫小品2900多篇,酷傳記1900多篇,冷幽默1600多篇。《中國迷你文學1000篇》作者達200位,其中不乏劉齊、大衛、淩鼎年、吳再等一批知名作家,薈萃了1059篇精彩文章。每篇文章嚴格限定在180—210字之間,是挑戰難度的寫作。
    2009年8月20日至2009年10月20日,《“小小說月刊杯”中國首屆閃小說大賽》由小小說月刊雜誌社與天涯社區•短文故鄉主辦,天涯社區•短文故鄉承辦的面向中國大陸、港、澳、台的大型徵文活動。大賽旨在展現擴大閃小說寫手的創作風貌,繁榮閃小說創作,促進閃小說創作向縱深發展。
    2010年4月23日舉行的第20屆中國大型圖書博覽會,湖南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的天涯社區精品文學奉獻——“都市情感書系”之《閃爍其詞系列閃小說叢書》:《宦途多棱鏡》、《兩性愛與怨》、《懸疑N檔案》、《芸芸眾生相》閃亮登場。《閃爍其詞系列閃小說叢書》是當下閃小說優秀寫手的傾力奉獻,薈萃了從10000多篇閃小說中精選出的600多篇閃小說佳作,是閃小說的一次集體亮相,代表了當下閃小說的整體實力與水平。
    2010年5月,《英譯當代中國閃小說精選集》由菲律濱博覽國際傳播公司出版發行,把“閃小說”推向國際文壇!“閃小說”發展後勁極強,與微型小說的繁榮相輔相成,值得期待!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於菲律濱馬尼拉
    
    
    注:本文为作者出席今年七月一至四日在香港举行的《第八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上宣读的論文。刊在印尼《国际日报》副刊<<东盟文艺> >2010年第 11 期上。

二、天涯文学缘/蕉椰(王勇)
    
    我曾在某报所主编的园地上推介马长山和程思良主编的《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系列栏文,在互联网上引起意料之外的重视。主编之一的马长山先生“千辛万苦”跟我取得联系,并寄赠多本著作和编著。其中《中国迷你文学1000篇》可说是《卧底》一书的延伸,收入好看的“闪小说、炫小品、酷传记、冷幽默”千篇。
    两位主编都是有心人,全心全意借助网络推广这种比微型小说更“微”的新文体,就像小诗、短诗中的“六行诗”。
    程思良如此解析“闪小说”,从作者创作角度看,是灵感的火花,心灵的闪电。作者从广阔的生活中捕捉有意味的光点,迅捷地表达;从文本角度看,“闪小说”短小精练,内蕴不陋,常能以小见大;从读者接受角度看,是一种轻松阅读,符合现代生活的快节奏特色。因其短,阅读快,可见缝插针随时随地阅读。
    通过“闪小说”和“六行诗”的创作比较,我反而觉得“六行诗”比“闪小说”容易尝试!
    然而,文学的新形式的推介,一是靠人,二是靠园地。好比说“闪小说”和“六行诗”需要有人推动,也要有人呼应;既要有园地发表,还要用显要版位突出。
    由于文短句少,“闪小说”和“六行诗”作为版面的补白,就失去了显眼的效果。菲华文坛没有“闪小说”的尝试者,未来有待开放。但六行内的小诗倒是引起诗友的兴趣,尤其是“耕园”副刊以显著版位推出,受到读者关注!
    天涯文学缘,往往新文体、新思潮的触发,都是来自外在的力量所引发。如果没有读到“闪小说”,根本不知天底下竟有一大群追随者和创作者。
    进入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叶啸会长创设的“世界华文作家网”,你才会知道世界华文文学多热闹!
    
    
    原载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三、崛起的閃小說/蕉椰(王勇)
    
    中國熱門網站天涯社區「短文故鄉」的首席版主冷月瀟瀟,六月初發佈了「閃小說」自二零零七年初在天涯社區「短文故鄉」橫空出世以來,「閃小說」的發展所凝聚的無數師友的心血。
    如: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馬長山,天涯社區文學主編樸素,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文學評論家樊發稼,湖南人民出版社社長李建國與策劃總監袁偉,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副秘書長余途,百花文藝出版社第三編輯室主任魏志強,現代出版社編審陳世忠,《小小說月刊》雜誌社主編趙禹賓與編輯部主任郭曉霞,《小說月刊》首席編輯何光占,菲律濱博覽堂總編王勇,《星島日報》副總編吳再,《北京青年報》副刊編輯劉江華,《廣州日報》副刊編輯張雪,《胶東文學》主編盧萬成,《雜文選刊》執行主編王芳,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杲文川,西華師範大學教授、評論家何希凡……還有那無數投身「閃小說」創作的作者與熱愛「閃小說」的讀者;正是無數人的全力推動,「閃小說」才會蓬勃興盛風行天下的。
    我是二零零八年與「閃小說」觸電的,旋即在菲華報紙連續推介,接著今年五月又協助出版一套九本的中國閃小说精品文庫,七月初在參加香港舉行的《第八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時更提交〈詩眼看微型——我讀「閃小說」的體會〉文論,同時,該文還刊於印尼《國際日報》東盟文藝副刊。
    我認為好的「閃小說」絕對不能寫成段子或故事,而應該是超短小說,必須具備和詩一樣的聯想空間和保有言盡意不盡的韻味。讀「閃小說」該以詩眼來讀,「閃小說」該用詩心來寫。
    能夠有幸參與一種新文體的崛起,是難得的機緣;而這種文體又非常適合東南亞繁忙的商業社會,就像我們倡導的「閃小詩」,極其契合都市人的閱讀需求!
    
    原载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菲律滨《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四、借力使力/蕉椰(王勇)
    
    從二零零八年一月開始,漢語「閃小說」合集《臥底》出版,至今已出版的「閃小說」個人和合集達二十四本之多,主要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和菲律濱博覽國際傳播公司出版,大概佔了二十本。
    近期收到程思良寄贈由他主編的「都市心情書系&#8231;閃爍其詞系列」之「閃小說」合集一套四本《懸疑 N 檔案》、《芸芸眾生相》、《兩性愛與怨》、《宦途多棱鏡》。
    「天涯社區」熱門網站的文學主編樸素在總序中強調,「人生在世,草木一秋。英雄美人都有變成白骨的時候,唯有用心銘刻下的文字在浩瀚的歷史長河裡長駐不減。」
    「閃小說」之所以受到網路寫手們的追捧,主要是其精短的字數和點到即止的表現手法,非常適合當下快節奏和高效率的生活;尤其是批判社會現實和官場陋習,可以不指名道姓地直說,而是以小說虛構的形式來借力使力,諷刺社會不道德和不合理的人、事、物。
    世界華文文壇的信息既豐富又瞬息萬變,充滿新奇與創意的活動此起彼落,各種與海外華文文壇息息相關的研討會和交流會更是頻頻舉行。「閃小說」這個微型小說乃至小說家族的新成員,就是通過「天涯社區」短文故鄉橫空出世的。目前,新的閃小說大獎賽借助網絡傳播與徵稿,每天參賽者踴躍,一改以前紙質投稿的麻煩,既省時間又不浪費資源,確是科技發展對文學傳播所帶來的正面作用。
    一朵花的盛開不是春天,一個人的成就代表不了一個族群的榮光;唯有百花齊放才是真正的春天。菲華文學創作的春天需要靠華社與寫作界共同來成就,社會鼓勵、作者參與,讓文學,尤其是有較高品位的作品冒出來;或許,我們也可以借助網絡,把菲華文學推向國際?
    
    原载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菲律滨《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五、激活閱讀口味/蕉椰(王勇)
    
    很少有一種新文體的發展,能像「閃小說」(FLASH FICTION)一樣快。
    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國大陸的熱門網站《天涯社區》之「短文故鄉」,就率先舉辦網上徵文,拉開「手機小說」的帷幕。參賽者多達兩百多人,投稿作品三千多篇。
    二零零八年一月,才一年時間,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便隆重出版發行由馬長山和程思良主編的《臥底:閃小說精選三百篇》。
    二零零九年四月,中國現代出版社又推出馬長山和程思良主編的《中國迷你文學一千篇》,其中包括三百篇「閃小說」。同年的八月到十一月,《天涯社區》的「短文故鄉」與《小小說月刊》雜誌聯辦了《「小小說月刊杯」中國首屆閃小說大賽》。
    二零一零年四月,中國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程思良主編的「閃爍其詞」系列閃小說叢書四本。同年五月,菲律濱博覽國際傳播公司一口氣出版「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一套九本(繁體字版,由馬長山和余途擔任主編),其中有七本個人自選集和兩本總覽性的重要選集:《中國首屆閃小說大賽優秀作品選》、《英譯當代中國閃小說精選集》。
    不久前,程思良已在《天涯社區》的網上設立「中國閃小說學會」專門收集整理「閃小說」作者通聯方式、作品發表情況、發表「閃小說」的園地、出版書目,為將來正式成立實體組織和建立學術研究與推廣,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我發現,呼應和支持這一文體與網頁的人頗多,他們充分利用和借助網絡的便捷,率先經營「閃小說」的未來,我相信「閃小說」的發展是有希望的,前景是美好的,只因,時代與世人需要「閃小說」來激活閱讀口味!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六、心有靈犀一點「閃」/蕉椰(王勇)
    
    「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中的《中國首屆閃小說大賽優秀作品選》也是值得珍藏細賞的。
    二零零九年八月,大力提倡「閃小說」的網媒《天涯社區》「短文故鄉」和紙媒《小小說月刊》雜誌,聯辦《「小小說月刊杯」中國首屆閃小說大賽》,兩個月的徵稿,計收一千三百六十八篇有效參賽作品,二百一十一篇進入終評,最後評出金、銀、銅獎共三十九位。活動結束,許多參賽者希望能有一本優秀作品集的呈現,於是就有這本收入一百四十二位作者的一百四十二篇精品的選集,集中展示了「閃小說」創作隊伍的衝勁與實力。
    菲華文學界比較保守,對新文體和文學新信息不太有激情和好奇心,一直局限於散文、新舊詩歌、小說的寫作。近十年來興起了「專欄雜文」的速食書寫,誤當成寫作主流。甚至連發發個人牢騷和情緒的欄文也被當成敢講真話的批評文章,簡直是不了解文學的真義!
    本著分享的態度,菲華文朋詩友應該多多交流文學新信息,比如說「閃小說」這種精短文學形式,就有一些刊物和網站值得關注。《小小說月刊》、《天涯社區》網站的「短文故鄉」、「小小說作家網」的「螞蟻小說版」、「拇指文學藝術網」的「小說譚」、「文學報&#8231;微型小說選報」、《小小說選刊》、《微型小說選刊》、《天池小小說》、《喜劇世界》等。
    我對「閃小說」的定語是:閃小說之妙,妙於巧思,妙於結尾的出其不意、出人意表,讓人有「原來如此」、「真沒想到」的興嘆!
    我不是寫小說的料,缺少寫小說的天份;但我喜歡寫詩,於是便有了與「閃小說」異曲同工的「閃小詩」,不是所有的小詩都會「閃」!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七、瘦身的文學/蕉椰(王勇)
    
    菲律濱博覽國際傳播公司很榮幸能為漢語「閃小說」的興起,奉獻菲華文學界的一份力量。「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中的《英譯當代中國閃小說精選集》由程思良編選,大連工業大學外國語學院、教師、作家趙金基英譯;在「閃小說」才出現三年多的短暫歷程中,能夠即時地推出一本中英雙語對照的精選集,可以說,「閃小說」的前進步伐是比較快捷的。
    《天涯社區》文學分社區主編樸素在書序中指出,「把這些閃小說譯為另一個語種,讓另一個國度裡的人看到漢語的精華,無疑是一件功德之事。文學的力量,來自於作者的遠遠超出日常生活之上的人格氣度、情感態度與道德立場。」「寫作,其實是跟時間賽跑,偉大的作品必須經過時間的考驗。」
    這本雙語「閃小說」精選集的成書速度就是「閃小說」的閃速度,從磋商編選到出版才用了半年時間。兩個月的時間就收到兩百多位作者的六百餘篇作品,編譯者精選八十位作者的一百二十篇佳作,字數最少的一百○四字,最長的不超五百字,全部符合「閃小說」的規制要求。趙金基花了一個月英翻全書,如期完成此一歷史性任務。這本書是第一本中英雙語「閃小說」選集,必將在「閃小說」的發展史上寫下光輝的一筆。
    為何我會致力於「閃小說」的宣傳與推廣?因為喜歡讀微型小說,發覺許多微型小說我讀到一半還沒有半點觸動,有的要讀到一千字以上才进入高潮。“闪小说”其实就是瘦身的微型小说。誠如中國知名文學評論家何希凡教授所言,「閃小說是瘦了身的文學書寫,濃縮的都是精華」。
    一寸短一寸險,「閃小說」便是這關鍵的「一寸險」。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八、指尖之舞/蕉椰(王勇)
    
    菲華文友或許不太了解中國大陸文學界的投稿情況,不要說全國性的知名大刊物如《人民文學》、《詩刊》等,就是省、市級的報刊,想要發表一篇詩文都非易事。因此,網絡博客和文學網站興起,為愛好寫作的文學寫手提供了一展身手的自由空間。
    是千里馬,何需伯樂!網絡寫手中便有不少作者靠著自己累積的高點擊率而飛奔而出,被出版社看中,推出他們的網絡文學作品,成為暢銷書。出版家或出版人是伯樂嗎?其實只不過是迎合和滿足了市場的需求,網民才是無名的「伯樂」。
    《天涯社區》的「短文故鄉」為喜歡寫小詩、閃小說、小小說、精短隨筆、格言等等「短打」的武林人物,提供獻藝的廣場;每天的更新率非常高、跟貼率也很火,作者之間互相欣賞、互相鼓勵,感覺頗為溫馨;而不像紙媒,發表作品後很難有即時與好友分享的便利。
    通過中國知名作家馬長山編審的介紹,有認識了他的同道好友余途和程思良,前者是中國寓言研究會的副秘書長,近期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好書《余途不多餘》。後者是「短文故鄉」的首席版主、漢語閃小說的倡導者與推動者。
    程思良的閃小說集《指尖之舞》入選菲律濱博覽國際傳播公司出版的「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這是他繼《仕在人為》之後的第二本「閃小說」文集。
    我認為,「閃小說」如果沒有像程思良這種熱心人日以繼夜地為之辛勞,根本不可能這麼快掀起熱潮,因為他同時借助網絡、為出版社編輯閃小說系列選集,管理更新「中國閃小說學會」網頁;從他的身上,讓人看到熱愛文學、奉獻文學的無私精神。
    程思良概括閃小說是「指尖之舞」,頗精準,將另文闡釋。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九、何樂不為/蕉椰(王勇)
    
    通過自身的創作實踐與體悟,程思良認為「閃小說」是指尖之舞。「指尖,乃逼仄之地,在指尖上跳舞且炫出精彩,殊非易事!」「限制產生美,正因挑戰極限,使其富有特殊的藝術魅力。文章寫得短小並不難,但寫得短小耐味精藝四射則戛戛乎其難哉!」
    於是,他提煉出「閃小說」的四大精華:
    微型,指篇幅超短;新穎,指立意別出心裁;巧妙,指構思精巧;精粹,指語言惜墨如金。
    這就是「閃小說」,請讀程思良的《潛規則》:
    「黃昏。絹子愣愣地看著臥室中鏡子裡的自己。
    十天前,導演對絹子說,你是女一號的最合適人選,她激動得流淚了,對導演的垂青無限感激。雖然以前出演過幾部影視,但只是不起眼的小角色,演一號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啊!
    今天下午,導演突然來電話,說是一當紅女星有意出演女一號,不過,他還沒最後確定,他想再考查一下絹子,讓絹子十一點半到紅玫瑰賓館六十六號房間找他。
    遠處鐘樓上的鐘聲敲了十一下,聲聲入耳。
    去,還是不去?
    絹子的淚悄然滑落。」
    「閃小說」的題材雖然很廣、很多,但卻不是新聞事件的改寫,而是需要經過藝術加工,才能成為文學作品。
    《天涯社區》的「短文故鄉」應出版社之邀發起主題為「潛規則」的網上徵文,各種社會黑幕通過藝術表現形式走進「閃小說」世界。這也是出版社的市場嗅覺,認為寫「潛規則」的文章有人看、有市場,而「閃小說」有機會與時代、與現實社會共舞,何樂不為?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求精出精品/蕉椰(王勇)
    
    趙金基的《西溝筆記》列為「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之一。他以網名西溝散人發表詩歌和小小說,是一位學院裡的英語教師。
    知名作家、文庫主編馬長山為該書寫了一篇有趣的「跋」,他說散人的夫人是大連美女,建議請她當「閃小說」形象大使,一定有利於「閃小說」事業的發展。散人回說「她不合格」,「形象大使絕對不能有一點瑕疵。可是她最裡面有一顆牙稍微歪了一點。」
    於是,馬長山為西溝散人精益求精的精神所折服,因為他也是以這種精神創作「閃小說」。
    請欣賞趙金基的「閃小說」《離婚》:
    「妻子說,『可惜啊,小梅這孩子,唱歌跳舞樣樣行,學習好,又懂事。自從她爸離家出走跟了另一個女人,小梅就變了:不願見人,不愛說話,不想上學,聽說在家裡總跟她媽拌嘴,還時不時偷跑到網吧……』
    丈夫又一次壓下了醞釀已久的離婚念頭,輕輕敲響女兒的房門。」
    像「微型小說」和「小小說」有兩個同樣具備受眾的名稱一樣,「閃小說」的另一個頗被接受的名稱是「螞蟻小說」,要求是以五百字為限,挑戰三百五十字。本來這種文體在「微型小說」中以「百字小說」的形式出現,後來又以三個手機短信(即每個短信七十字)來創作與發送,就是規制於一百八十至二百一十字,名為「手機小說」。
    如今這一文體逐漸受到文學界的重視,「閃小說」的名稱開始進入一些大型核心期刊欄目中。讓我選擇,我認為「閃小說」的名稱優於「螞蟻小說」,像「麻雀小說」之於「微型小說」,雖然形象,但恐難登大雅之堂!當然,目前雖有名稱之爭議,日後自有統合之必需!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一、拜生活為師/蕉椰(王勇)
    
    「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爬到了八十八層樓頂,我無所顧忌地將一隻腳跨出欄杆。
    向下望去,街道上人如螞蟻往樓下湧動,警車呼嘯而來,有人用擴音器向我喊話了:
    喂——先生——生命是寶貴的……有啥想不開的……可以慢慢解決嘛……千萬不要做出傻事情來啊!
    庸俗!我的寶貝兒子要天上的星星啊,你們知道嗎?
    我迅速張開雙臂,向著天穹奮力一躍……」
    以上是劉吾福的「閃小說」《飛天》,收入「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中《懸賞》一書。
    劉吾福為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出版過小小說集兩部,曾獲《首屆漢語螞蟻小說金螞蟻獎》金獎。
    他認為「閃小說」又叫「螞蟻小說」,還叫「百字小說」。但不管叫什麼小說,總而言之兩個字,還是叫做「小說」。既然是小說,那就必須具備小說的特點,必須有人物,有情節,有環境,有深刻的主題……
    他還說,寫「閃小說」,有點像在頭髮絲上搞雕刻。
    「閃小說」就是小說中的微雕藝術。
    文庫主編余途為劉吾福的《懸賞》撰序,他指出,劉吾福的作品大都取材於現實社會生活,是一位生活中的有心人,生活成就了他的小說人生。
    劉吾福總對人輕描淡寫地表示:「我寫小說就是玩。」正是這個「玩」的心態使他在文學裡玩出了樂趣、玩出了門道。余途評斷的好:「沒有技巧,寫不出成熟的有份量的作品,但是,沒有劉吾福對生活的準確把握和深刻思考,就沒有劉吾福的閃小說。」生活,永遠是熱愛她的人的老師。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二、一波三折閃小說/蕉椰(王勇)
    
    劉吾福的「閃小說」《摸》和文學大家王蒙、馮驥才、鐵凝、莫言的小小說同被選入二零零九年度《名家精品微型小說排行榜》。
    全文如下:
    「梁子到南方去打工一年,老闆賴賬,攜款跑了。
    年終,梁子兩手空空,滿身疲憊地回到家裡。
    老婆走過來,伸手摸遍了梁子全身的口袋,摸著摸著,老婆拉長了驢臉說,你一個大男人,出去闖蕩了一年,你賺的錢呢?
    老娘走過來,伸出巴掌撫摸著梁子的全身,摸著摸著,老娘欣慰地笑了,老娘說,只要身子骨結實,沒病沒痛,平安回家就好,今年沒賺到錢,還有明年吶!
    梁子兩眼定定地望著白髮蒼蒼的母親,鼻子一酸,一聲哽咽——娘啊!」
    兩百多字的《摸》塑造了三個人物:梁子、老婆、老娘,人人有個性,全篇有情節,思想、情感洋溢,一波三折地把內容推向高潮。如果用一千五百字的微型小說來鋪陳,效果也不過如此!甚至沒有這種精煉的爆發力、張力。一聲「娘啊」,震天撼地,所有的委屈都盡在不言中。
    沒有波折,不成小說。有波有折,缺少內涵,也不是好小說。
    余途指出,《摸》通過妻子和娘不同的一摸,折射了多少社會生活,讓人浮想聯翩。
    「閃小說」,說不清、道不明,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活生生的範例來展示。靠好作品說話,準沒錯!
    「閃小說」,一閃一閃亮晶晶;
    「閃小說」,一波三折閃入人心。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三、閃小說的「禪味」/蕉椰(王勇)
    
    「它從開花結果那天起就堅持努力成長。
    『長大長大再長大!』它一遍一遍對自己說,『長大成材為人民服務!』
    它終於長成香噴噴的大香瓜。
    它被人摘下送進農貿市場出售。
    一天兩天三天,它沒賣出去,小販要價太高了。
    四天五天六天,它被降價出售,但還沒賣出去,因為它開始抽抽兒了。
    第七天小販不賣它了——因為不可能賣出去了——小販把它一刀切開打算自己吃,一股餿味兒迎面撲來,它心裡已經腐爛了。
    它被扔進了垃圾桶!」
    以上是白子捷的「閃小說」《遺憾》。收入「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之《凡神》一書。
    白子捷擅長中國畫和寫作,出版中國畫集、文學作品集多部,曾獲第三屆寓言文學「金駱駝獎」二等獎,是《中國螞蟻小說十六家》作者之一。
    白子捷的「閃小說」力求「小」,字數嚴格遵守「不超過五百字,挑戰三百五十字」,結構努力吸收故事、散文、雜文、寓言,甚至詩歌、笑話等的精華。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寫出精彩的「閃小說」。
    菲律濱博覽國際廣播公司出版的這套文庫,獲得國家圖書館珍藏並供借閱;在網絡上也很受關注和好評。主要原因是主編馬長山和余途謹慎挑選入選作者,而不是當前流行的來者不拒、多多益善。
    編書也是一門大學問。
    我讀白子捷的「閃小說」,感覺有點「禪味」,有些像「禪門公案」體小小說,不知作者以為然否?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四、名正言順/蕉椰(王勇)
    
    微型小說理論專家姚朝文堅持以「微篇小說」名命「小小說」或「微型小說」。
    白子捷在《凡神》書序中提出「超短篇小說在中國大致有兩個稱呼——『閃小說』和『螞蟻小說』,其標準都是『不超過五百字、挑戰三百五十字』,這是目前唯一區別於『小小說』和『短篇小說』之處。」
    我以為白子捷提到的「超短篇小說」應該是「微型小說」(小小說),「超微篇小說」才是「閃小說」(螞蟻小說)。
    但他分析「閃小說」的特徵,我是認同的。「不應該只為『小』而『小』,要『小』得巧、『小』得充實、『小』得有道理、『小』得有特色。」
    他還說,「閃小說」的名稱更容易與國際接軌,「螞蟻小說」很鮮活、形象、響亮。名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容,是作品的品質和數量,是作者群的規模。
    目前,「閃小說」已經初步打響品牌,「閃小說」的名稱已經越來深入閱讀者的視野和心靈。
    為一種新文體建立學術根基的理論隊伍的組成很重要。「閃小說」個人選集和精選合集已出版了一批,接下來,應該推出「閃小說」佳作的賞析專著和理論學術著作。
    誠如馬長山強調的,請更多的資深文學評論家研究「閃小說」的創作規律,緣起和演變趨勢;在適當時候召開漢語閃小說創作研討會;等等。
    統一「閃小說」和「螞蟻小說」的名稱,說不重要也很重要,因為等兩個名稱都建立品牌形象以後,就更難取捨了。最好能讓讀者名正言順地打出一個各方認可的名稱——「閃小說」才算真正強大!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五、詩意閃小說/蕉椰(王勇)
    
    寓言文學創作頗有成績的余途,是「閃小說」的大力推行者和實踐者,他現任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副秘書長,出版《余途寓言》和常人體寓言集《余途不多餘》。《飄去桃花》是他第一本閃小說集。為「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之一。
    余途對「精短文學」頗有自己獨特的思考與看法。他認為任何文學創作都是在一個特定的空間進行,精短文學寫作是一個狹小的空間。狹小是一種限制,限制帶來難度,處理難度需要技藝,掌握技藝的人要具備跨越難度素質和追求理想的能量。
    在限制的空間裡挑戰美的極限,是諸如「閃小說」、「閃小詩」等創作者的難度所在。
    余途的「閃小說」追求境界美與意境美,從語言看,他更像一位詩人;他的某些「閃小說」可以當成散文詩來讀,如《心上荷燈》、《紅牆少女》、《人在天上》。另一些則是「詩意體閃小說」,如《飄去桃花》、《生命之門》、《我的愛人》、《手機鈴聲響在飛機上》、《幹掉她》等等。
    有獨特思考的人才能創作出獨特的作品。余途的體會是「讀一篇精而短的小說,不需要很長的時間,寫一篇精而短的小說,需要很長時間。」「讀短的作品用快速閱讀的方法讀不出什麼味道。」「讀好的閃小說,一天一篇,足矣。」
    余途的慢讀法,前提必須是讀好作品;好的精短文學一定要留給讀者聯想的空間、再創作的空間、具備多義性的結局。
    文學作品不管長短,好讀才是硬道理。
    很幸運,我總是讀到一些好讀的好作品,結識一些寫好讀的好作品的好朋友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六、精短文學/蕉椰(王勇)
    
    漢語「閃小說」自從興起於網絡世界後,紙質雜誌和出版社也開始關注這個市場新寵。湖南人民出版社和《天涯社區》之主版「短文故鄉」聯手,於今年五月推出「都市心情書系」之閃爍其詞系列閃小說叢書:《官途多棱鏡》、《兩性愛與怨》、《懸疑 N 檔案》、《芸芸眾生相》,薈萃了一萬多篇投稿中精選出的六百篇「閃小說」; 標誌著「閃小說」的真正崛起。
    叢書主編程思良是「短文故鄉」的首席版主,一位致力推廣「閃小說」的青年作家,他在「後記」中明確指出,小說家族的新樣式「閃小說」(五百字內的小說)在此橫空出世後,以其「微型、新穎、巧妙、精粹」的獨特風貌,風行天下,震動文壇。專家斷言:「一種新的小說在崛起!」
    「閃小說」和「閃小詩」都屬於精短文學,創作這類作品就是要去掉多餘的枝葉,只奉獻給讀者最美的果實或最豔麗的鮮花。
    寫作,不光光是思想和話語的直接文字呈現,還是必須講究表達技巧的。並非所有能夠書寫文字者都算作家,一個合格的作家必須頭腦有思想、文字有特色、書寫有技巧。簡而言之,作家是一位「手藝人」。否則光會把文字拼湊起來的人,最多也不過是個「寫手」。
    當然,真正喜歡搞文字、玩文字的人,也不會太計較作家、作者、寫手、碼字匠等不同的稱謂,反正能享受書寫文字、抒發情感就是一種難言的快樂,這種心情最重要。
    如果把文學搞得太高太神,內心其實是著魔的,文字就是書寫者自己的心靈史,表達形式不過是隨性、隨現況而行。精短文學之所以值得倡導,因為適合都市人的生活環境和工作需求,既不會浪費多餘的邊角時間,又滿足了速食的精神快餐。
    「閃小說」和「閃小詩」的推行,說說容易,真要寫起來還有點難度,但是,好作品不是要向難中求嗎?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十七、寓言閃小說/蕉椰(王勇)
    
    讀過《伊索寓言》,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至今還弄不太清楚寓言的真義,但很敬佩優秀的寓言作家,他們的作品陪伴和教育了無數青少年的成長。
    馬長山是我認識的許多知名作家中,最精擅寓言文學創作的,他是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的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著作等身;主編有漢語第一部短信寓言集《大拇指上的智慧——短信寓言八百篇》、第一部網絡寓言集《中國網路寓言精品選》、第一部漢語閃小說集《臥底:閃小說精選三百篇》(與程思良合編)等。最近他與先鋒派漫畫家王青合作的格言集《朦朧時代》,連續數周入選《亞洲周刊》「熱門文化指標」書籍类(廣州/深圳)的十大好書/暢銷書排名大榜。
    馬長山透露,他在編輯出版《臥底》之前,為了給漢語超微篇小說這一文體起個好一點的名字,大家費了不少腦子,最後多數作者採用雲弓從英文 FLASH FICTION 翻譯過來的「閃小說」。西方「閃小說」的源頭很長,有一種意見甚至把擅編寫寓言故事的伊索視為「閃小說」的先驅。我在菲律濱國家書店(NATIONAL BOOKSTORE)就發現有一些菲律濱作家和外國作家創作的「閃小說」作品集,說明這一文體中外皆有市場。
    馬長山收入「當代世界華文閃小說精品文庫」的單行本是《尋找馬長山》,書題頗奇特,很吸引人。
    編書、寫書講究創意,創意是一切新事物的星星之火。
    《尋找馬長山》是一本由現實社會人事「閃小說」和「寓言閃小說」組合而成的選集,適合大人講給孩子聽,真的是老少咸宜。
    如果做不到創作上的多元嘗試,起碼在閱讀上要博采各類文章。
    
    
    原载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顶:63 踩:57
【已经有207人表态】
50票
经典
20票
精品
34票
佳作
26票
20票
还好
31票
一般
2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