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01【王立红闪小说研讨会】侠义肝胆断人肠∕洪超

热度45票  浏览7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12月05日 14:36
  【王立红东北系列闪小说作品研讨会】侠义肝胆断人肠
  ——谈《菊殇》的艺术特色
  
  文∕洪超
  
  立红老师的闪小说英气逼人,看其文就像看到一位剑客负剑闯荡江湖,我的心时时为她流露在闪小说中的英雄气慨和侠义心肠所感动。立红的笔如一支长剑,剑出鞘,一声长啸,文已成,她的文章灿烂在亮丽的剑光中,这篇《菊殇》就是典型。
  剑境展示广阔的侠者世界。
  立红老师善于用自然景色营造凄绝而又劲厉的绝美意境,以此来烘托侠者风范。如:月色溶溶,菊园沐浴在月光中。黄花争吐,幽香满袖。这些自然景物就营造了一幅极其优美的意境,这充满诗情画意的极佳意境就烘托出所要出场人物的非凡,这为英雄人物增光添彩。
  如:夕阳如血。秋风起,秋草黄。这极凄绝的环境营造出的凄凉意境把主人公内心的极大悲痛展现得淋漓尽致。而这极大的悲痛来自于爱的人死,爱人不是为已而是为国,为了那无数的黎民百姓。所以这悲伤中带着无尽的劲厉之味,带着一种悲壮。其情哀而不伤,那菊花就是那悲壮之情的彰显,她虽离去,但,她像菊花,永远开放在辽阔的大地上,代代流传。
  立红老师也善于用声音来渲染场面的悲壮,以小见大,力敌万钧。如,作者常用笛声来渲染,离别之时笛声悠扬,琴声清亮,烘托这对恋人为国那一往无前的豪情,看到他们心中高尚的追求,其中也渲染离别的忧伤,但那是淡淡的,淡如水,轻如烟。为爱人入葬之时,笛声残,琴已断。这是凄绝的,万物凋残,这种无尽的凄凉让主人公心内成霜。他最爱的人是的情感世界的明灯,他的的温存世界早已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种种极度的悲伤让他坠入冰窟,这是极大的牺牲,为了天下,他的付出太大了,他思想的楼阁太高了。
  剑声构筑了小说完美严整的结构。
  文中琴声和笛声成了最美的、最劲厉的剑声。这剑声起于两人的离别,续于两人的战场两见,终于两人生死两隔。这声音起到小说线索的作用,它能把小说的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很完美地串在了一起,让小说逐层推进,带着人的情感,把主人公的情感逐渐推向顶端,最后达到最极致的境地。离别时,优美且带着淡淡忧思的琴声和笛声表现了恋人间那依依不舍的深情,柔情似水,令人心融化,乐声传多远,那恋情就有多深,而乐声渐远渐无声,传到无穷处,传遍广阔的天地间,如丝如缕,永不断绝。那依恋的深情也如此,永远牵连着两个相爱的人,直到海枯石烂,直到地老天荒。战场相见,敌人以爱人的命逼秋满堂投降。此时那琴笛声起,只不过笛声由秋满堂奏出,琴声由兰儿在内心奏出。一曲高山流水那高尚之音把人物的舍身为国的博大情怀一展无余,也把那视死如归的傲然情怀展给世人,那慷慨的英雄情怀就在那声声的琴笛声中流露出来。在安葬爱人时,那乐声又起。这是悲伤的极点,这与前面战场相见时慷慨的极点也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主人公的形象极其鲜明地凸显出来。剑声串起了情节,串起了情感,让小说的结构完美无瑕。
  剑客树立了不朽的英雄形象。
  这篇小主说成功地塑造了两人典型的人物形象,都是侠者的形象。小说利用点面结合和细节描写的手法,较为出色地刻画了典型英雄形象。特别是通过语言和动作描写树立了经典。“我是大唐的男儿,怎忍见山河破碎。”这把秋满堂舍己为国、公而忘私的形象树立了起来,这代表了无数中华英雄儿女的形象。“我死了,朝廷就会信你了。”这把兰儿用生命保住爱人名节的贤惠贞女形象彰显出来,那舍己为夫的一往深情时时感动着无数人。当然仅为夫还不算典型,他为夫更是为了国为了民。国信夫,国才能把大任交与夫君,让他为国除暴,安定天下,致天下太平。这是比普通的女子更高的思想境界,仅这一句简单的话就让我们如见其鲜活的人。再如经典的动作描写,兰儿眼含热泪,秋满堂一饮而心尽。这满含热泪和饮尽的动作把人物的浩然之气和敢大爱敢大恨的豪迈形象写了出来,令人仰望。如“兰儿一头撞向刀锋”把一个震撼世人的烈女子形象写活了,她的精神也不言而喻了。如“一声长啸,战马跃起,直冲入敌营。”把秋满堂那对恋人无比的爱,对敌人极度的恨展现出来,让英雄人物的爱恨情仇都冲到了读者面前,让我们读者都为英雄人物而震撼。这些都成功地塑造了侠者剑客形象,而侠者剑客也树立了中华永恒的经典英雄形象。
  剑境、剑声和剑客成就了经典的《菊殇》,其中的侠义肝胆断人肠。“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菊殇》的剑气总让我断肠。
  
  
顶:2 踩:3
【已经有16人表态】
3票
经典
2票
精品
2票
佳作
3票
2票
还好
2票
一般
2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