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55】高杰: 浅谈闪小说里的人物塑造

热度52票  浏览11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11月18日 08:50
  浅谈闪小说里的人物塑造
  ——读《原来的房间》有感

  文/高杰
  
  闪小说的人物塑造,一般通过两个途径实现:一种是正面描写,一种是侧面衬托。以《原来的房间》为例,来学习人物塑造的一般方法。
  一,用环境描写来烘托气氛,映射人物的精神状态。
  “我推开门,房间的摆设没变。”当期望与现实完全重合时,能映射出人物内心的平衡感。“浴室在右边,狭长走道过后,一张双人床,床边有个小书架,……”作者通过“浴室”、“走道”、“双人床”、“小书架”等一系列环境描写,尽力营造出“一尘不变”的心境,尤其是“七颠八倒的书摆得太满,书架快支撑不住,有点斜度,却没倒下”,这使“我”在心灵上得到慰藉的同时,身处在“原来”的环境里,此时,是否会拥有“原来”的心情?在情感的世界,是平静?还是波澜?“没有梳妆台的房间有个书桌,一张椅子,书桌上一台手提电脑。”这些“旧物”,或多或少地唤醒着某些记忆。
  二,心理描写,暗示人物的感受和体会。
  “面对着电脑的女人背着我,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听到她的哭泣。不是哀号的呼叫,只是幽幽地,呜呜呜地,似乎哭得太久了,可悲伤还在,无法停止地哭着。”作者通过心理描写,细致入微地刻画出“面对电脑的女人”的“悲伤”程度,对“我”的“影响力”。“那呜咽幽怨的哭泣,叫人忍不住要跟着流泪,一种穿透心肝肺腑的悲哀,仿佛永远不会消失。”作为“旁观者”的“我”,很明显,被“眼前”的一切所触动,由于“悲伤”或“悲哀”的“迁移”,心境自然有所改变,思维随之高速运转——电脑里有什么让她心碎的消息?
  三,正面描写是为了突出人物形象,应该以点带面,抓住特点。
  “她身边的窗帘扬起来,风吹拂进来,她的头发飘扬起来,卷卷的长发竟有几丝白花花。”作者借一股风的力量,掀起她的长发,“竟有几丝白花花”,几个字,便写满岁月,沾满时光。不由得让人联想,“已非青春年少,尚有难以抑止的悲伤?”说明“悲伤”之深,之痛。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有很深的韵味。
  四,概括叙述,深化主题
  “来到中年,难道不知道,任何事情皆不值得哀伤良久?所有的一切,好与坏,最终都会过去。只要愿意把一切交给时间。”人生感悟,颇富有哲思。
  五,对比反衬,更富有立体感。
  “离开这个房间,到今天回来,起码三年了。三年里,经过风,经过浪,一些云,一些海。当时走出去,幻想可以把从前放下。总以为远离事情发生的地方,眼不见为净,等时间走过,再回来过新生活。可是,我站在旧日的房间里,看见当时的我,还在对着电脑,哭泣。”时间是一味良药,能医治伤痛,但抹不去伤疤。
  以上就是我在学习朵拉老师闪小说《原来的房间》,所得到的一点粗浅的体会。其实,塑造人物,有很多方法,在这里就不详述。
  
  
  附:朵拉闪小说《原来的房间》
  
  我推开门,房间的摆设没变。
  浴室在右边,狭长走道过后,一张双人床,床边有个小书架,七颠八倒的书摆得太满,书架快支撑不住,有点斜度,却没倒下。
  没有梳妆台的房间有个书桌,一张椅子,书桌上一台手提电脑。
  面对着电脑的女人背着我,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听到她的哭泣。不是哀号的呼叫,只是幽幽地,呜呜呜地,似乎哭得太久了,可悲伤还在,无法停止地哭着。
  那呜咽幽怨的哭泣,叫人忍不住要跟着流泪,一种穿透心肝肺腑的悲哀,仿佛永远不会消失。
  电脑里有什么让她心碎的消息?
  她身边的窗帘扬起来,风吹拂进来,她的头发飘扬起来,卷卷的长发竟有几丝白花花。
  已非青春年少,尚有难以抑止的悲伤?
  来到中年,难道不知道,任何事情皆不值得哀伤良久?所有的一切,好与坏,最终都会过去。只要愿意把一切交给时间。
  离开这个房间,到今天回来,起码三年了。三年里,经过风,经过浪,一些云,一些海。当时走出去,幻想可以把从前放下。总以为远离事情发生的地方,眼不见为净,等时间走过,再回来过新生活。
  可是--
  我站在旧日的房
  间里,看见当时的我,还在对着电脑,哭泣。
  
  作者:高杰,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人,北京九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员工,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新长城文学网》、《湘韵文学网》、《江山文学网》、《执手天涯文学网》等各大网站,及苏里南《中华日报》、《齐鲁晚报》、《阅之声》、《长城文学》等中外报刊杂志,在各类大赛中偶有获奖。
顶:4 踩:3
【已经有17人表态】
5票
经典
1票
精品
2票
佳作
1票
4票
还好
2票
一般
2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