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48】高杰:感悟

热度100票  浏览3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9月23日 11:11
  感悟
  ——读朵拉《旅人》
  
  文/高杰
  
  凡是从起点到终点,还在这个过程之中的人,都可以称之为“旅人”。由于一直在路上,也由于困顿的憔悴,便经常与孤独为伴。在不断地相遇与分别里,感悟荏苒时光。
  “我遇到他的时候是在黄昏。”所有的遇见都是美丽的邂逅,而“黄昏”却是一个“迷人”的字眼,它具有相关性,一是指代一个黑白即将交替的时间段,夕阳无限好;二是指代“日暮苍山远”的“落寞”,暗示一种“太阳快下山的那段时刻最让人焦灼不安”的心理。“像一天就要结束了,又似新的一日将要开始”,一句富有哲理的话,道出了一种“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结束的已经成为过去,却不知道能不能醒着看到明天的早晨。”揭示出人生是一个单行道,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且行且珍惜,这就是旅程。
  正如大戏开场之前,布置好背景之后,大幕便徐徐拉开。
  “地点是在机场”,在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注定了一个过客的“命运”。“我提着小皮包,大的行李已经托运去了。”年轻时,大多数人都“背包袱”前行,追逐得多,因为拿得起,放不下。“划好机位以后,总算可以坐下来歇口气。”只有在不“误机”的情况下,当一切“手续”完善之后,到达就成为迟早的事,剩余的,只留给时间。所以,此时,才有了“歇口气”的机会,才有了一段美好的遇见。
  “--工作?
  坐在我身边的老人问。
  --旅游。
  我微笑。
  --你呢?”
  彼此熟悉吗?并不熟悉;陌生吗?似乎并不陌生。“坐在我身边”,说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我微笑”,说明我的“真诚善意”。人与人之间有隔阂吗?显而易见,没有!有,也是自我的“障碍”。正如作者所说,“在旅途上,谁都不是朋友,谁也都可以是朋友,善意的笑容受到寂寞旅者的欢迎。”足见,善意的难能可贵。
  “一样,我也是。其实大家都一样。”只要在路上,“大家都一样”。“他(老人)流露出来的神态,是一种看透世情的冷淡。”气定神闲处,必定风轻云淡;历经沧桑,饱经风雨,早已看轻看淡;世间的一切都为过眼云烟。“‘你的行李。。。。。?’我瞧望着两手空空的他,忍不住好奇。”老人“放下”所有,必为智者。“他著一套T恤短裤,脚下是一双拖鞋,像出来散步多过像要去乘搭飞机。”一身休闲,一个“闲”字,便藏在悠然之中。“他没有回答,只是耸耸肩。”生活没有必要愁眉苦脸,“耸耸肩”,跟自己做个鬼脸,适时地调剂一下生活,何乐而不为呢。
  “我接不下去,轻轻向他点头,表示我明白。事实上我并不。”因为“我”尚年轻,并不懂老人的心态,难免“懵懂”。
  “‘一个人,没有什么好带的。’突然他再度打破沉默。”是呀,一个人,空手而来,空手而去,能带什么?大智若愚。
  “听到广播报告可以进入候机室时,我提起小皮包,并招呼他。
  --一起进去吧。
  他作个手势,让我先走。
  --每天我都喜欢坐在这里,看旅人上下飞机。
  穿过玻璃我看到,又有别人坐在老人的身边,同时我也看到,寂寞像一层雾,静静地笼罩着他。”
  “每天”里的坚持,“喜欢”中的不懈,“看”眼中的世界;“穿过”也许就是一种“俯视”的心态,“又有”说明不断地更新,“同时”是伴随而来的情形,而“静静地”则刻画出一种无法排遣的落寞。在迎来送往中,陪伴时光,驱逐孤独,用心灵温暖了谁的旅程?是不是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附:朵拉闪小说《旅人》
  
  旅人
  
  我遇到他的时候是在黄昏。
  太阳快下山的那段时刻最让人焦灼不安,像一天就要结束了,又似新的一日将要开始。结束的已经成为过去,却不知道能不能醒着看到明天的早晨。
  地点是在机场
  我提着小皮包,大的行李已经托运去了。划好机位以后,总算可以坐下来歇口气。
  --工作?
  坐在我身边的老人问。
  --旅游。
  我微笑。
  --你呢?
  在旅途上,谁都不是朋友,谁也都可以是朋友,善意的笑容受到寂寞旅者的欢迎。
  --一样,我也是。其实大家都一样。
  他流露出来的神态,是一种看透世情的冷淡。
  --你的行李。。。。。。?
  我瞧望着两手空空的他,忍不住好奇。
  他著一套T恤短裤,脚下是一双拖鞋,像出来散步多过像要去乘搭飞机。
  他没有回答,只是耸耸肩。
  我接不下去,轻轻向他点头,表示我明白。事实上我并不。
  --一个人,没有什么好带的。
  突然他再度打破沉默。
  听到广播报告可以进入候机室时,我提起小皮包,并招呼他。
  --一起进去吧。
  他作个手势,让我先走。
  --每天我都喜欢坐在这里,看旅人上下飞机。
  穿过玻璃我看到,又有别人坐在老人的身边,同时我也看到,寂寞像一层雾,静静地笼罩着他。
  
  
  作者:高杰,甘肃省庆阳市镇原人,北京九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员工。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新长城文学网》、《湘韵文学网》、《江山文学网》、《执手天涯网》等各大网站,及苏里南《中华日报》、《齐鲁晚报》、《阅之声》、《长城文学》等中外报刊杂志,在各类征文中偶有获奖。
顶:7 踩:6
【已经有36人表态】
7票
经典
4票
精品
4票
佳作
5票
5票
还好
6票
一般
5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