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朵拉闪小说研讨会09】袁锁林:画笔下的“冷色“爱情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354票  浏览111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5月14日 22:41
  画笔下的“冷色“爱情
  ——品读朵拉闪小说五题
  袁锁林
  
  爱情固然是人生最美好的情感之一,但爱情也不尽是甜蜜与浪漫,也会蜕化变异,也会令人不寒而栗。2016年“闪小说大展”首位推出的朵拉的五篇闪小说,着力描述爱情“冷色”的一面,把“爱”的伤口一块块撕开,让读者去探索鲜为人知的真相,感受生活深层的隐痛。
  当爱情成为往事,留下的相关的痕迹只能是引起伤痛回忆的触媒。《原来的房间》渲染的是物是人非的悲戚。爱之愈深,痛之愈深,有些伤痛可能会被时间治愈,也有的伤痛可能终生难以痊愈。三年后,回到承载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的“房间”,本以为能超越过去,可以开始新的生活,结果却依然不能置身于物外。文本在极短的篇幅里竟把一个睹物感伤的多情女子描写得楚楚动人。“我站在旧日的房间里,看见当时的我,还在对着电脑,哭泣。”作品有强烈的画面感,有蒙太奇的艺术效果。
  “白头偕老”几乎是所有有情人的美好愿望,也是在婚礼时常听到的祝福语。可真的白头偕老了,真的就是心心相印,恩爱一生吗?《白头偕老》有意味的展示公开的和隐秘的两幅场景,让读者看到表像与真相并不一致。多少貌合神离、同床异梦者,只是因为儿女或者其他原因维持着形式的婚姻,像穿在鞋里的脚趾头,个中滋味只有脚趾头知道。作家对徒有形式的婚姻的嘲讽饱含着人生多少伤感与无奈?
  而“储藏室”是个隐喻。《储藏室》储藏的是心事,深藏的是秘密,是不可与人言的伤痛。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最后只好寄希望于“储藏室”“空空如也”,可经历终不能不留痕迹的过去,记忆也不能像回收站那样可以清空。世间哪有忘情水?!作品曲径通幽,把一颗受伤的、内敛的女子的心裸露于读者面前。
  事物是相对存在的,没有“暖色”就无所谓“冷色”。《红色水桶》是推出的五篇闪小说中唯一的一抹暖色,似乎是一种点缀或比对。一对快要分道扬镳的夫妇都固执地争要一只残旧的水桶,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其实写的是一时冲动后的悔意,是对往日情意的留恋,是羞于表白心迹的藉口。作家善于捕足生活细节,也善于寓情于景。“咖啡馆外在阳光下夺目的红花什么也不知道照样开得灿烂耀眼。”,此景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这样的布局避免了整体的单调,也如实地体现了生活的丰富。
  “无论生前死后,他所有的时间,都是属于我的。”(《占有欲》),讲述的则是一种极端化的爱情,是疯狂的占有欲酿成的情爱悲剧。爱情与其他情感相比,有其鲜明的特点,就是爱情本身具有排他性,否则就不是爱情。然而任何事物,包括情感,都有“度”,一旦超过其“度”,就会质变,就会变味。爱,很可能不再是爱,而是一种伤害。那种所谓的“爱”,也会变得面目狰狞,让人无法接受。作品寥寥数语,却寓理于文,警醒世人,善莫大焉。
  正如悲剧比喜剧更有震憾力,“冷色”的爱情比“暖色”的爱情更有感染力。这或许是笔者的一种偏爱。得知朵拉是位女作家、画家,就不难理解作品为何笔法如此形象,笔触如此独到,笔调如此伤感了。朵拉积极创作,具有鲜明的风格,且“系马来西亚华文闪小说发起人”,对闪小说走向世界起着重要的作用,乃闪小说之幸。
  2016/1/5
  
  附朵拉闪小说五题
  
  原来的房间
  
  我推开门,房间的摆设没变。
  浴室在右边,狭长走道过后,一张双人床,床边有个小书架,七颠八倒的书摆得太满,书架快支撑不住,有点斜度,却没倒下。
  没有梳妆台的房间有个书桌,一张椅子,书桌上一台手提电脑。
  面对着电脑的女人背着我,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听到她的哭泣。不是哀号的呼叫,只是幽幽地,呜呜呜地,似乎哭得太久了,可悲伤还在,无法停止地哭着。
  那呜咽幽怨的哭泣,叫人忍不住要跟着流泪,一种穿透心肝肺腑的悲哀,仿佛永远不会消失。
  电脑里有什么让她心碎的消息?
  她身边的窗帘扬起来,风吹拂进来,她的头发飘扬起来,卷卷的长发竟有几丝白花花。
  已非青春年少,尚有难以抑止的悲伤?
  来到中年,难道不知道,任何事情皆不值得哀伤良久?所有的一切,好与坏,最终都会过去。只要愿意把一切交给时间。
  离开这个房间,到今天回来,起码三年了。三年里,经过风,经过浪,一些云,一些海。当时走出去,幻想可以把从前放下。总以为远离事情发生的地方,眼不见为净,等时间走过,再回来过新生活。
  可是——
  我站在旧日的房间里,看见当时的我,还在对着电脑,哭泣。
  
  
  白头偕老
  
  父亲对女儿说:“哼!只有我才能够忍受你的妈妈。”
  母亲对儿子说:“哼!你爸爸的臭脾气,我不容忍,早离婚了。”
  50年金婚晚宴上,父母亲笑吟吟和宾客们握手言欢。
  “真令人羡慕唷!”
  “50年了还如此恩爱!”
  “要向你们学习呀!”
  钦羡的言词似美酒,一口一口灌下,大家都醉了。
  散席后回家,上床。
  无笑容无言语,父亲母亲背对背,各倚一边躺下。
  明天又是同一天。
  
  
  储藏室
  
  不知道有多久没打开储藏室了。
  因为不想整理。
  不是懒惰,而是不晓得应该怎么处理。
  多次下定决心,吸一口气,以非不可的坚持,打算清理一番。
  那些不需要的,未来再也用不上的都应该丢弃,那些搁了许久,但没动它一动的,表示再无用处,再说,无论新的旧的,收久了,都变成过期物品,应该给作废才是,心底下却总有一丝,说怜悯也不是,说是舍不得,这形容词倒很接近那感觉。
  舍不得的感觉,一丝尚可,不可太强烈,还记得刚分手那段时间,过于舍不得,心差点碎成片,最终,仍是靠自己,亲手一针一线,细细密缝。
  过往旧事,一点一滴,都储藏起来。
  新伤旧痕,叠叠盖盖,压在最底下的好象看不见,她也不愿意去翻开。
  心里有一个储藏室,她没有对任何人提起。无人会对他者的储藏室有兴趣。
  他们一分手,他就飞到中国生意。外人眼看,因此传言:他太伤心,远走他方。
  真正收在储藏室里的真相是:分手之前,他早在中国有了外遇,生意逐渐转移。
  争辩到最后,受伤的人还是自己。她选择无言。
  打开储藏室,她希望看到,一个什么也没有,被搬个清空的小房间。
  
  
  红色水桶
  
  咖啡馆外那棵大树,红花开得正盛,没有声音,但那艳丽的绚亮,在风中摇曳时闪耀着璀璨的流光溢彩,扬起一阵阵无声的喧哗,坐在咖啡馆里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往外望。
  朱素英把目光自红花拉回来,绚艳的花没有亮了苏慧中的眼睛。苏慧中脸色憔悴,眼神焕散,拎起咖啡杯大口喝下,才说。“昨晚没睡好。”说完她招手,侍者过来,她再叫一杯黑咖啡。
  音乐轻声在咖啡馆里盘桓,像喝咖啡人的心情,幽怨回旋找不到出口。
  喝咖啡往往是在喝心情。心情好的时候,咖啡是香的,今天的咖啡,像苏慧中的干杯喝法,应该不会知道味道。
  第二杯黑咖啡还没送来,苏慧中突然说:“我非要那个红色水桶不可。”
  朱素英律师,帮苏慧中办离婚手续,办了很久,最近开始有进展,听到这话,愣一下,问“你是说,洗衣间那个红色的塑料水桶?”
  外表看起来温柔软弱的苏慧中,数十年的老友朱素英才晓得她的固执和坚持:“他说他也要,我不会让给他的。”
  朱素英看过那个水桶,残旧得红色都快退成粉红,两个闹离婚的夫妻,却对它情有独钟?
  双方如不妥协,离婚就办不成。
  是意气?是藉口?
  红色水桶蕴涵着什么样的故事?或--意味着转机?
  咖啡馆外在阳光下夺目的红花什么也不知道照样开得灿烂耀眼。
  
  
  占有欲
  
  她手上戴一个男装手表。
  “是他丈夫的。”
  “就是那个建筑业大亨。”
  “是的,他已经去世三、四年,她还一直戴着。”
  “她很爱他吧?”
  “也许。不过,听说这手表是另外一个女人送他的。”
  “啊!婚外情!”
  她回答记者的问题时说:“是的,是我去世的先生的。是的,我爱他。”
  她低头看手上的表,脸色阴冷,声音坚决:“无论生前死后,他所有的时间,都是属于我的。”
  记者一看,手表上的长针和短针,都已经停止跳动。
  
TAG: 爱情 超越 情感 小说 研讨会
顶:37 踩:35
【已经有121人表态】
20票
经典
20票
精品
11票
佳作
12票
17票
还好
19票
一般
22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