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朵拉闪小说研讨:04】刘海涛:闪小说的反转与空白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421票  浏览12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4月29日 15:27
  闪小说的反转与空白:朵拉的小说艺术(6)
  
  文/刘海涛教授
  
  
  《悦耳的歌声》:相当明显的开头与结尾的反转。他开始对每周六下午两点的歌声感到厌恶;而到结尾,他对周六下午两点的歌声转而改为喜欢了。为什么有这样的突转,原因在于他正在向管理员投诉时,亲眼看到唱歌的女生那副明眸皓齿的模样,那长着朴素的优雅和嘴边的微笑。在闪小说的精短的篇幅里,朵拉含蓄地省略直白的点题:高雅的美改变了人对事物的审美态度。男生突变的人物行为动机是人性中对美的共性般欣赏。可以说,这篇“1—2—3”的自然讲述式的故事,省略了人物突变行为的“人性”的因果解释,而产生了闪小说特别的审美阅读情趣。
  《占有欲》:女主为什么要戴着死去丈夫的男装手表而引发周边不同人的议论,这属于人物描写中“反常形态”的启动细节。高潮细节是女主“反常”的不同于一般人的独特言行,这个独特言行有个递进的、斜升的言语细节:表是我去世的先生的,我爱他;无论生前死后,他的所有时间,都是属于我的。这不但呼应了启动细节的反常因果,更点破了女主这个反常行为的“人物动机”。这个“人物动机”的揭示、点破,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冷酷之极的女主形象在简短的篇幅中站立了。可用“反常+斜升曲转”来概括此篇的故事模型。
  《原来的房间》:仍然是“反常+空白”的构思格局。“她”为什么回到离开3年的房间,对着电脑哭得如此伤心?为什么三年的时间仍不能消解女主的内心纠结?朵拉把女主离开“原来的房间”的原因完全省略,她在这个房间发生的一切故事完全省略。“空白”常常是闪小说常见的技法,而朵拉最出彩的构思,就是一篇闪小说的完整结构成型,在结尾的最后再加一个神来的细节描写,而瞬间提升作品的创意质量和艺术形态。这篇作品的结尾:“我站在旧日的房间里,看见当时的我,还在对着电脑,哭泣。”这一句话颠覆了前面所有的叙述,故事主人公与故事讲述者合而为一了。当前面的故事讲述者与故事主人公分离时,“我”看的房间景物,“我”的艺术感觉和生活评价非常富有个性化色彩和独特魅力,这就构成本篇作品精彩的小说审美元素和艺术形态。
  《白头偕老》:非常明显,这是“对比+矛盾”的创意构思了。父亲与母亲对女儿、儿子分别讲话的底蕴是“容忍”,这是夫妻能成为矛盾的统一体的根源;而父亲与母亲在50年金婚晚宴上给人一种“恩爱”的形象和印象;而到了散席回家,父亲与母亲又恢复了原态,这是一种“A—-A—A”的故事布局。而最出彩的仍是最后一句话“明天又是同一天。”这一句话升华了闪小说的立意。父母亲50年来的相互宽容、忍让;众人面前的恩爱,回到家里的“平常”,这就构成人类****生活的真相与常态。
  《不在》:这篇“斜升+反转”的故事仍然靠那个“哲理化的结尾”而陡然提升了闪小说创意的质量。姑且把作品中“我”定性为男性(若是女性则可解读为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他与她相遇并相认,他认定她是我见过的最大眼睛的单眼皮女郎;她两次确认:他是否真的是赏识我的人呢?高潮细节:她断然认定他只是“很像”,不是她心底里的那个赏识她的人,于是盈满哀伤。故事结束之际,呈现的生活与爱情的哲理却是:她和我,要在对的时间,碰到对的人,并非易事。这简直就是一种现代寓言般的爱情哲理。你不觉得,闪小说有这样的创意不充满了警醒人的艺术力量吗?
  《电话高手》:用“斜升+空白”的方式写了太太打电话的反常与奇葩:有事无事一打电话滔滔不绝;一个她打错的电话足足讲了20分钟;她自己自认为是“注意”的,不注意的话——如:昨天别人打错给她的电话更足讲了30分钟。人物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与奇葩呢?朵拉省略了人物“历史维”和“人性维”的内容,这种省略让读者的想象更为活跃,而人物的奇葩的电话行为更明显突出了。
  《寂寞的约会》:这篇作品把当今的“低头族”青年的神态、言行有了传神的概括和勾勒。故事流程是“2—1—3”,故事情节是“斜升式”。两人约会是各自看手机;即使在吃饭时“摇一摇”手机,各自的手机都出现彼此的照片了,仍然是低头不说话。这是个极为传神的夸张叙述。到了故事的结尾,这种寂寞、沉默、无话可说到了爆点的程度,只好分手。
  《遗失珍珠》:仍是“斜升+空白”。她想做珍珠戒指,他用很多理由反对,她只是静听,不说穿;她曾要求买情侣戒,买一模一样的戒指,他却用“形而上”的爱情语言来搪塞,她再次静静地听,不说穿;高潮细节是遗失了一颗珍珠,她竟不悲伤,不寻找。她为什么会有如此的神态与反应呢?人物的真实动机和真正心理只能透过朵拉的一些微微地暗示去想象了,正是这种对人物动机的“人性维”和形式这种人物独特言行的“历史性”的想象,才构成闪+说的真正阅读情趣和审美魅力。
  《愚女》:正妻与他、小三与他也是两条本是互不交集的故事线索,但他的车祸死亡,使互不交集的两条线索交汇了。这一碰撞导致交汇后的故事结局有了突变和反转,按一般的生活逻辑,失去丈夫的女人走出阴影需要时间,但正妻与小三的一旦明白了丈夫的真相,反倒坚定了两个女人“活下去的力量”。这个创意是正能量和励志的。但为什么两个女人一旦知道真相,就反而迅速走出阴影和困境,反倒获得了“活下去的力量呢?这是个有着深厚的爱情心理学和社会学的人物行为动机了。可以用“双线碰撞+半点破”的方式来构思方法。
  《旧女友》:男1号与女主两条线的故事发生了误会,旧女友离婚并约他出来吃饭,他开始想入非非了,但饭局上旧女友同时也约了男2号刘,使得男1号哀减一半,当男1号与男2号互相埋怨时,女主角道出了她请二位过去的追求者吃饭的表层原因:离婚后她回去卖保险了。结局可说是“曲折+半点破”。没有全点破的女主角的行为动机是:女主角不是有意与男1号、男2号重续旧情,而是想让他们都成为自己保险业务的客户。“曲折与半个空白”足以形成这篇内小说的阅读情趣。
  《唤醒》:一个丈夫去世多年的中年妇女忽然买了新化妆品,忽然让美容师为她化个新妆,她整个人开始变得青春美丽了。作者从人物反常的、独特的言行起笔。第二细节单元直接连接了这个反常言行的原因:是办公室新来的年轻男生有事无事的接近;而且昨天还给她送了玫瑰花。第三个细节单元是高潮细节:那个年轻的男生搂着一个漂亮的青年女生向她走来——原来她误会了,她误会了年轻男生年轻的言行。故事如果到此,倒也充盈着微小说的阅读情趣;但写作经验丰富、暗熟微小说写作规律的朵拉,加了一个延续细节,把一个“释是曲转”的高潮细节变成了一个“诗化的故事内校”:尽管她误会了她的办公室的男生,“是他唤醒了沉睡多年的心”。这个“诗化的细节”顿然使一个常见的“误会故事”注入了诗美的元素。
TAG: 唱歌 歌声 管理员 刘海涛 小说
顶:44 踩:53
【已经有134人表态】
18票
经典
21票
精品
25票
佳作
20票
20票
还好
15票
一般
15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