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秋菊】社会进步中的矛盾——读沈汉炎闪小说《活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419票  浏览15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11月16日 15:02

人类总是在前进中进步,在进步中矛盾,如果没有矛盾,那么社会就没有发展,人类也就不会进步到今天了!

如果历史上没有“焚书坑儒”,那么人们也不会知道这事的对与错,秦始皇始终也不会明白,所以事情不一定都会向预期的方向去发展,尽管以后的历史上还在一次又一次的重演错误,但是却在这些错误中进步了,因为世间的所有事物,如果没有人去尝试,那么就不会发现它的对与错,而这对与错中就包含了许许多多的矛盾,人类历史就在这矛盾前进着。

如今,世界已进入电子时代,我们人类所面对的是更多的新事物,就说我国现在的城市改个新规划吧,它给人们带来的就存在着那么多的矛盾:

青年作者沈汉炎先生,在闪小说界算名人,他的闪小说《活祭》就是选材于这样的一篇文章,文中,毕成县的西区,挖掘机正在摇头晃脑的工作,这个平常冷清的工地,却在一个祭祀活动中热闹了起来,人群是熙熙攘攘,冥纸漫天飞舞,文中的“我”猜想,把这个送葬的场景搞得这么风光,死者也应该是一个很风光的人,挤进去,却见人群中,一个穿着孝服的老妇人在胡乱哭号,嘴里控诉着......

围观的人很奇怪他们“有的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张着嘴巴凝神张望着,有的眉飞色舞,窃语纷纭,有的摇头晃脑自言自语,还有的嬉皮笑脸,满眼期待……

读到这里,可能大家都会疑问:人家的葬礼,人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呢?问得好,这就是作者在为文章铺垫,因为“死者”并没有死,他是毕成县的县委书记,并用三年的时候,拆除了半个县......

其实这一幕,我们并不陌生,相信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在我们的身边,许许多多的人都亲历了这样的事件,从“十二五”规划开始,各个大中小城市都进入了拆迁改建中,拆迁是好事,这说明国家进步了,要把旧的房屋去换成新的,人们也可以开开心心的住进崭新的新屋高楼,可是,这拆迁要真正办下来,却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是国家出资,又有回迁的话,那么被拆迁的人家,可以舒舒心心地住进来,并会得到大笔的拆迁赔偿,我就知道,要是在北京,如果赶上拆迁,那就是直接从穷人变成了富人,这其中还演绎出了很多故事呢!门头沟有一男子,拆迁中,他把全家人都杀了,为什么?

北京的拆迁,让有些人成了现代范进——疯了,因为拆迁的赔偿款数就像是个天文数字,那就是他们房屋现在价值的三倍,很多人在一夜之间就成了千万富翁,比如,如果你本身就拥有一套120平米的房基,那么拆迁后,如果你有两个子女,那么按一家四口算,平均每人是30平米,因为俩个子女才是正宗的继承人,所以只算两个人的,但是,俩个子女还要结婚生子吧,那么子女结婚后的一家三口也每人30平米,也就是说:拆迁后,老头老太太能得一套房,俩个子女两家还能各得一套房,以前的旧房就变成了八个人所得:240平米,另外还有两倍的赔偿金......

所以,那个男人杀了他的父母,兄妹,还包括他的老婆孩子,因为他想独自吞并这笔庞大的拆迁费......

然而,不是每个地方都这么幸运,因为好多地方的房地产都是承包给了私企,所以给老百姓的拆迁费很少,别说发财了,就连回迁房,都还得自己掏腰包补贴才行,但作为老百姓,人们那有那么多的钱啊!所以,拆迁中就出现了钉子户等现象,但是,现在却是强拆强迁,你不走也得走,因此就出现了毕成县书记这样的人物,这不就出现了老妇人活祭县委书记。

《活祭》构思妙,作者不是直接来描写拆迁中的事件,而是通过人们对强迁的不满,从而让老妇人去活祭强拆的官员们......

学习优秀文章,期待更多的佳作,祝福笔健、文字丰收。


附原文


                         活祭


                          沈汉炎


  毕成县西区除了几个孤零零的钉子户,就剩下摇头晃脑的挖掘机了,平时冷清异常,可今天却突然闹了起来,外马路的水门被人群围得铁桶似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凌乱的哀嚎声稀稀落落地传来,空中袅袅的烟雾中裹带着几片没烧尽的冥纸乱舞——谁家有人去世了?
  死者定是一个很风光的人,要不怎会有如此的厚遇呢?我一边揣测着,一边凑了过去。
  围观的人,有的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张着嘴巴凝神张望着,有的眉飞色舞,窃语纷纭,有的摇头晃脑自言自语,还有的嬉皮笑脸,满眼期待……
  人群中一个穿孝服的老妇人跪在死者遗照前胡乱哭号,不知所向地控诉着什么。遗照前红烛高烧,冥纸的灰烬和烟火凌乱升腾,把羸弱的她及其身后那雪白的花圈,扯得跟沙漠中的水蒸气般颤颤巍巍。遗照是个红光满面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这样的年富力强的人怎么就死了呢?他是老妇人的儿子吗?
  我正想打听,却听了这样的窃窃私语:
  “好,这个创意真是好,一般人还真想不出来。我敢打赌,这事马上上各大网站和新闻媒体的头条。”
  “可怜啊,这年头,被逼急了,什么坑爹的事情都会有。”
  “傻啊,跟天斗,跟地斗,就是不能跟当官的斗。好戏还在后头呢。”
  “……”
  这时,那老妇人对着遗照磕头,她身后的花圈上明晃晃地跳出两行字:
  毕成来三年拆了半个县;
  拆迁书记毕成同志永垂!

TAG: 矛盾 小说
顶:42 踩:62
【已经有142人表态】
33票
经典
14票
精品
25票
佳作
21票
14票
还好
18票
一般
17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