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变脸---高棕津闪小说《县长的爹》赏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307票  浏览139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11月10日 07:17
    《县长的爹》开门见山,首先就给读者设下了一个悬念:高档的别墅区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来了个老头,他“一身粗布衣裳,满脸沟壑,一看就知道是个干农活的庄稼人。”
      相信我们每一个人读到这里都会猜想:既然是高档别墅区,那这里面住的肯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会突然来了个农民呢?是不是要饭的?或者走错地方了?又或是小偷?那么他在这个高档别墅区里,到底会闹出些什么事来呢!
      别急,作者正在娓娓道来:“老头没事喜欢在院子里转悠,不由地引起了住户们的怀疑。”“怎么会有这么个人呢?不会是贼吧!”于是保安就出来问:“你是哪来的?这里不是公园,外面的人不准在这瞎逛。快出去。”
      可老头却说了:我是这里的住户,并且提供最有力的证据---别墅区里的钥匙。无奈,保安只能不管了,还告诉别人说老头是走亲戚的。
      可这老头却始终没走,小区的保洁员让他帮着扫大院;花工也让他做住手,物业让他做杂工,住户让他当义工,别说,老头还真有用,要不是的到来,这伙人找谁帮忙去?尤其是住户,他们哪会有义工?可能只得花钱找雇工吧!
      可事情总是不断的变化中,本来这个老头在这个别墅里面,已经有了他的一席之位,帮助扫院子也好,做杂工、义工也罢!起码他是乐意的,要不然他可以不出门,可偏偏在老头扫院子的时候,“突然进来一辆小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叫了老头一声爹后,把老头请上了车。”天啦!这简直就是晴天的惊雷,因为大家都认识下车的人,他“是本县的县长。”
      县长是什么人啊!他可是一县之主啊!可能好些人们恨不得能把县长当爹呢!更何况老头就是县长的爹!虽然他穿着粗布衣服、满脸沟壑,但老头在人们的心中,他的形象立即高大起来,甚至算得上是太上皇,这不,人们都一改往日的表情,“保安看到老头后,满脸堆笑地对他说,大爷,都怪我有眼无珠,你随便看吧。”
      当老头拿起扫帚准备扫院子时,“保洁员一把夺过他的扫帚说,大爷,怎么能让你干这个呀!”
      花工也不让老头当助手了,当再看到他后说:“大爷,等会我给你送盆紫罗兰去。”
      一般来说,物业的人更有眼力,就像巩汉林、林永健、黄宏和董卿演的小品《开锁》说的一样:“见谁都把招呼打。”当物业的知道老头是县长的爹后,不再把老头当杂工,而是对他喊道:“大爷,快进来喝茶。”就连“小区住户们看到他后,也众星捧月似的大爷长,大爷短地叫着,有的还生拉硬拽地要拖他上家里去喝几杯。”
      文章到这里,可以说是真相大白了,别墅区新来的老头,也就是县长的爹,他的前后际遇,也真的是太大了,开始,人们都把他当农民地使唤,但当知道他是县长的爹后,人们立即就换了嘴脸,确切地说:是变脸!
      川剧里,有一种特殊的表演方式,那就是变脸。变脸,原指戏曲中的情绪化妆,后来指一种瞬间多次变换脸部妆容表演特技。在《县长的爹》这里面,人们的变脸,应该也是指人们情绪的变化,因为县长有用啊!他们不得不变脸,对县长的爹好,更胜于比县长好!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县长的爹》,也从侧面揭示了社会上的一些人,他们所拥有的那种阳奉阴违的不同嘴脸!

      附原文

                                                     县长的爹

                                                      高棕津  

      这是一个高档的别墅小区。不知那一天,这里突然来了老头,老头一身粗布衣裳,满脸沟壑,一看就知道是个干农活的庄稼人。
      老头没事喜欢在院子里转悠,不由地引起了住户们的怀疑。这里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个人呢?不会是贼吧!可是进门盘查得这么严,他是怎么进来的呢?一保安走过来问,你是哪来的?这里不是公园,外面的人不准在这瞎逛。快出去。
      老头说,你要我上哪去,我住这呀!我有钥匙,不信我开门你我到家看看。
      那你就不要到处乱窜。保安看了看,说完走了。后来别人问他时,他便给人解释说,走亲戚的,住几天就走了。
      小区保洁员看到老头,扔给他一把扫帚说,老头,帮着扫扫院子吧!于是老头每天多了项任务——打扫院子。
      花工看到老头后,丢给他一只垃圾袋说,跟我来,把我剪下来的那些枝叶装一起,丢进垃圾桶去。老头接过垃圾袋跟在花工后面,开始捡拾花工剪下来的枝叶。这时老头成了花工的助手。
      物业看到老头后说,老头,去把第三栋的自来水总开关开一下。此时老头便是给物业帮忙的杂工。
      住户搬一些笨重的东西搬不动了,又喊,老头,快来搭把手。老头又是小区里的义工。
      一天,老头正在扫院子,突然进来一辆小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叫了老头一声爹后,把老头请上了车。下车的人大家都认识,是本县的县长。
      原来这老头是县长的爹啊!不一会儿这消息就在小区传开了。
      第二天保安看到老头后,满脸堆笑地对他说,大爷,都怪我有眼无珠,你随便看吧。
      老头拿起扫帚要扫院子,保洁员一把夺过他的扫帚说,大爷,怎么能让你干这个呀!花工看到他后说,大爷,等会我给你送盆紫罗兰去。物业看到他后喊道,大爷,快进来喝茶。小区住户们看到他后,也众星捧月似的大爷长,大爷短的叫着,有的还生拉硬拽地要拖他上家里去喝几杯。
      老头没有了往日的自由,从此坐在家里守着那台电视机再也不出家门了。                           
TAG: 别墅区 读者 小说 庄稼人
顶:31 踩:49
【已经有91人表态】
19票
经典
7票
精品
12票
佳作
13票
20票
还好
12票
一般
8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