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你的位置:闪小说阅读网 >> 闪小说理论 >> 理论赏评 >> 内容阅读 在线投稿

直白、含蓄与隐晦 —兼评蔡中锋《鸳鸯名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吴宏鹏
热度225票  浏览7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10月28日 07:31

小说创作中,有一种手法叫含蓄,含蓄的作品留有余韵,令人读后回味无穷。在许多小说作品中,都运用了含蓄手法,尤其是闪小说这类精短小说,因其篇幅短(最多只有600字符),就更加注重善用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因而,为了拓展文章的内涵,作者们往往会使用一些比较含蓄的表达方式。然而,在实际创作中,却常常因为在直白、含蓄与隐晦之间的分寸把握不妥,使得作品要嘛因过于直白而索然无味,要嘛因过于隐晦而令读者坠入云里雾里。

那么,什么是直白,什么是含蓄,什么又是隐晦呢?我们不妨以生活中经常碰到的一件普通的事情“吃饭”为例,用三种表达方式来对比一下。

第一种,直白的表达方式:

“喂,老吴啊,你来开一下仓库吧,我急着要货呢。”

“哦,真不巧,我正在吃饭。”

“可是,客户催得很急啊,你能不能吃快一点?”

“好吧,我争取五分钟吃完。”

第二种,含蓄的表达方式:

“喂,老吴啊,我在仓库门口呢,你现在方便吗?”

“哦,真不巧,我正在对一些饭菜进行硬度检测呢。”

“哦,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不过,我可不敢对我的这个客户进行硬度检测啊。”

“哦哦哦,你放心吧,饭菜嘛,都检测了大半辈子了,不用那么认真也可以的,我马上提高效率,争取五分钟以后到。”

第三种,隐晦的表达方式:

“喂,老吴啊,你现在方便吗?”

“哦,真不巧,我正在对某些东西进行硬度检测呢。”

“哦,没关系没关系,不过,我可不敢对他进行硬度检测啊。”

“哦哦哦,你放心吧,我马上提高效率,争取五分钟以后到。”

以上三组对话中,第二组和第一组对话,从读者的角度来看,双方所表达的基本意思是一样的,但在第二组对话中,双方都表达得比较含蓄,语言比较有艺术性,相对于第一组的直白,读来令人有一种愉悦的感觉;而在第三组对话中,因为有些事情被省略了,我们理解起来就觉得很费力,如果不是因为第一组和第二组摆在那儿,或许我们就无法了解他们对话中所指何事了。

由此可见,含蓄,就是相对于直白的表达方式来说,同样的一件事,或同样的一个意思,它用比较委婉的方法表达出来,以达到一种艺术效果。而隐晦,则是将一些本该让读者明白的东西省略了,导致了阅读障碍。

在一组简单的对话中,或许我们可以比较清楚地看明白它是直白的、含蓄的还是隐晦的,但在一整篇作品中,有时候就比较难以区分了,尤其是含蓄和隐晦之间,常常被混淆。有时候,作者写出一篇自己感觉比较含蓄的,有内涵的作品,贴到论坛以后,大家却大多反应“看不明白”,作者感觉困扰,大家也说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回事。

那么,我们现在就以蔡中锋的一篇文章为例来区分一下这三者的关系吧。之所以以蔡中锋的作品为例,是因为他的大多数作品在直白、含蓄与隐晦之间的分寸拿捏得都比较好,这已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就拿比较经典的这篇作品《鸳鸯名片》为例吧:

 

鸳鸯名片(原文:含蓄型)

 

        蔡中锋

 

自从我发明了鸳鸯名片并投入使用之后,我在全市范围内无论办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

那天我找张局长办事,就先拿出了我的名片:“张局长,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张局长看后很是奇怪:“这?不对吧?”

我忙解释:“噢,对不起,我拿反了。这面是老王的,那面才是我的。我们这叫做鸳鸯名片,我这种印法在全世界还是首创呢,哈哈!”

张局长听了,受宠若惊地说:“原来是您呢!有什么事您打个电话就行了,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说:“老王不是整天在外面忙吗?他一直没有空,我一个女人在家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凑给别人办点小事的空算是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吧。”

张局长忙说:“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还有一天我去找刘县长办事,我也是先拿出了我的名片:“刘县长,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刘县长看后一脸的莫明其妙:“这?不对吧?”

我忙解释:“噢,对不起,我拿反了。这面是老王的,那面才是我的。我们这叫做鸳鸯名片,我这种印法在全世界还是首创呢,哈哈!”

刘县长听后,恭恭敬敬地说:“原来是您呢!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行了,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说:“老王不是整天在外面忙吗?他一直没有空,我一个女人在家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凑给别人办点小事的空算是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吧。”

刘县长忙说:“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老王是我们市的现任市长。

我是谁呢?不告诉你。

在这篇文章中,比较突出的,有三个地方使用了含蓄的手法,第一处,是“我”一再故意把名片拿反了,实际上是有意让对方看到“老王”的身份,这是行动上的含蓄;第二处是:我说:“老王不是整天在外面忙吗?他一直没有空,我一个女人在家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凑给别人办点小事的空算是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吧。”这句话,这是人物对话中语言表达的含蓄,在“我”的这句话里,表面是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内里,却在委婉地表达着另一层意思,这一层意思,作品中的当事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而读者呢,或许在阅读过程中不一定马上理解,但当读完全文,相信能在回味中慢慢理解其含义的。第三处,是同一情节的重复使用,这样的重复,本身就在委婉地传递着某种信息,这其实也是作者通过结构上的这样的手段含蓄地表达着某些意思。

为了检验含蓄与直白之间的区别,咱们不妨将这篇文章针对以上说的这三处做一下涂鸦试试:

 

鸳鸯名片(涂鸦版一:直白型)

 

自从我发明了鸳鸯名片并投入使用之后,我在全市范围内无论办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

那天我找张局长办事,就先拿出了我的名片:“张局长,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张局长看了一眼,理都不理我,只顾忙他的事去了,我把名片的反面再次递到他面前,我说:“张局长,这是我家那口子的名片。我们这叫做鸳鸯名片,我这种印法在全世界还是首创呢,哈哈!”

张局长看了,受宠若惊地说:“原来是您呢!有什么事您打个电话就行了,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说:“哦,在电话里有很多事情是不方便说话的,再说了,老王不是不方便出面吗?有些事情让我来办比他亲自来方便多了,你说对不对?”

张局长忙说:“对对对,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还有一天我去找刘县长办事,刘县长正忙着呢,我拿出了我的名片:“刘县长,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刘县长说:“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我不再多说话,但我故意把名片的另一面放到他面前,刘县长一低头,看到了,就露出惊讶的表情问:“这?不对吧?”

我忙解释:“噢,对不起,我拿反了。这面是我家那口子,那面才是我的。

刘县长听了,再也不敢怠慢,连连说:“原来是您驾到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去办!”

刘县长风风火火地几个电话就帮我把事情办了。临走前他还特别交代:“以后有什么事您就不用亲自来了,打个电话就行了,我一定尽力帮您办妥的。”

我家那口子,就我们市的现任市长。

 

是不是感觉似曾相识呢?对,没错,在众多闪小说作品中,这种直白型的作品还是比较常见的,它们往往因为一个点子,一个情节,一个故事核,或者一个比较好的主题的优势而掩盖了其含蓄不足直白有余的缺点。但从以上这同一篇文章的两个版本中,大家应该就能感觉到区别了:后面这一篇,虽然它所表达的基本意思和前一篇是一样的,但很明显地,已经少了一些可以令人反复回味的东西了。

 

我们再来看看下一个涂鸦版吧:

 

鸳鸯名片(涂鸦版二:隐晦型)

 

自从我发明了鸳鸯名片并投入使用之后,我在全市范围内无论办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

那天我找张局长办事,就先拿出了我的名片:“张局长,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张局长看后很是奇怪:“这?不对吧?”

我忙解释:“噢,对不起,我拿反了。那面才是我的。我这种印法在全世界还是首创呢,哈哈!”

张局长听了,受宠若惊地说:“原来是您呢!有什么事您打个电话就行了,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说:“他一直没有空,我一个女人在家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干,算是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吧。”

张局长忙说:“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还有一天我去找刘县长办事,我也是先拿出了我的名片:“刘县长,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刘县长看后一脸的莫明其妙:“这?不对吧?”

我忙解释:“噢,对不起,我拿反了。那面才是我的。我这种印法在全世界还是首创呢,哈哈!”

刘县长听后,恭恭敬敬地说:“原来是您呢!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行了,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说:“他一直没有空,我一个女人在家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干,算是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吧。”

刘县长忙说:“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我这名片,叫做鸳鸯名片。我是谁呢,不告诉你。

在这一版中,有些本来应该让读者知道的东西,被省略了,(比如,“他”的身份等)这就形成了阅读障碍。这样的阅读障碍,让读者把精力耗费在对那些无助于主题的旁枝末节的猜测中,分散了他们的精力,这样一来,即使你的作品有很多令人回味的东西,他们也已经无心顾及了--这就影响了你对主题的表达了。

这样的作品,大多都是想把自己的作品写得含蓄一点,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含蓄”的作者朋友们的产品。

那么,在创作过程中,怎样才能掌握好含蓄与隐晦之间的分寸呢?

以下就我个人理解,提出一个比较简单直接的方法,以供参考:

我们只要把握一点,含蓄,只有在能让对方理解你所要表达的意思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达到令对方“会心”“回味”的效果,如果你把一句话说得,或者把一篇文章写得令对方感觉不知所云,那么,这就是隐晦了。我们可以在初稿中,尽量把所要表达的意思写明白,经过自己反复阅读以后,确定该交代清楚的都交代了,然后,再开始对文章进行加工,在自己觉得该含蓄的地方,更换上比较委婉的表达方式。最后,再自我感觉一下,经过“含蓄”了以后,你所要表达的意思,还能让人读明白吗?如果能,那么,这样的程度应该就差不多了。

考虑到在同一篇作品的不同版本中进行对比效果比较明显,所以未经作者同意就大胆动手涂鸦了,不敬之处,请原作者蔡中锋老师和喜欢《鸳鸯名片》的广大读者朋友们原谅!

 

顶:31 踩:27
【已经有80人表态】
27票
经典
5票
精品
12票
佳作
10票
10票
还好
7票
一般
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