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秋菊】做贼心虚---读吴宏鹏《奇怪的小偷》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原创   发布者:付秋菊
热度470票  浏览10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2月10日 09:01

  俗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可这句流传已久的话,似乎是专门为“我”量身而做:
  “大热天正睡午觉呢,突闻敲门声。”
  这情况应该说一件很头痛的事,但不管是什么感受吧!有人来访,门总还是要开的:进门的“是个三十五六光景的男人,长得挺幽默的,那五官,该大的反而小了,该小的反而大了,随随便便地就堆在那张瘦削的麻脸上了。”
  引号中的原文,怎么说呢!如果按老师的说法,它就是病句,因为它没有主语,这就没有交代清楚,到底谁是个三十五六光景的男人?如果改成:进门的是个三十五六光景的男人,感觉这样应该好些。
  班门弄斧了哈!
  其实这篇小说,让人过目不忙,首先,《奇怪的小偷》标题起的好,看见题目,我们就会去猜想:奇怪的小偷,怎么个奇怪法?这引人入胜的标题,首先就让人不得不读下去。其次,作者不安常理出牌,顺顺利利地把文章写下去,而是以一种幽默的语气,再逆向思维,把文中“我”做贼心虚的行为和心情都细致的描写了出来,请看:
  作者描写正午敲门的男人说:长得挺幽默,该大的小,该小的大,还是麻脸,天,这人到底该有多难看啊?
  废话少说,请继续浏览下文,“我”问:“找谁啊?”
  没想,来人一侧身挤进屋说:“小偷。”
  “我一惊”以为他说家里来了小偷,急忙寻找:“在哪?”可“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径直往里走。”
  这个突然来访的奇怪客人,真让文中的“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原来他在说自己是小偷,可还有这样明目张胆做小偷的?“我”觉得不对,于是追问他是谁,可他不仅不理我,反而“神态自若开始到底翻找”,但奇怪的是:“家里那么多价值不菲的东西,他一样没动。”随后,“又进了我的书房。”似乎是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心虚啊!可当“我”悄悄拿起电话时,却听见他说:“怎么还不报警啊?”
  天啦!来人“竟然主动叫我报警!什么意思?对啊,我怎么可以报警呢!这不是活腻了想将自己送进去吗?幸亏有他提醒”。
  应该说:文中来人的行为对于文中的“我”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他敢这样毫无顾忌地闯进来,还洒脱自如,那说明他是胸有成竹,对文中的“我”是了如子掌的,做到了他在暗处“我”在明处的优势,是有备而来的。终于,在我煎熬的等待中,他出来了,说:“早该先问问你的,哎!瞎忙了大半天。”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心中越发没底。他说要钱,急忙给他,可他不但不走,反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熟练地泡起茶来。”
  “看这架势,我开始发虚,冷汗悄悄地渗出来。”能不虚吗?虽然文中作者没有交代“我”是做什么的,但从这句“我怎么可以报警呢!这不是活腻了想将自己送进去吗?”话中,相信读者也已经品出了一些味道来了。
  看见心虚的“我”,他提醒说:“还愣着干嘛?去银行取啊。”
  不敢怠慢,”我“出门去了。但回来的时候,来人已经不见了,检查后发现家里什么东西都没丢.......
  这里,不管文中的来访者,是真小偷还是假小偷!但他已真的成了“小偷”,因为他偷走了“我”的安宁......
  应该说:这就是真的做贼心虚了吧!因为“我”做了贼,虽然来访者再没有出现过,但“我依然无法安心,开始在猜测、惶恐中如坐针毡地过日子。不久,我病了!”
     
        附原文
 
                                                                 奇怪的小偷
 
 
                                                                      吴宏鹏
 
  大热天正睡午觉呢,突闻敲门声。
  是个三十五六光景的男人,长得挺幽默的,那五官,该大的反而小了,该小的反而大了,随随便便地就堆在那张瘦削的麻脸上了。
  我问:“找谁啊?”他一侧身挤进来:“小偷。”我一惊:“在哪?”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径直往里走。
  我还是没反应过来,紧跟其后追问:“你究竟找谁?”
  他没听见似的,头也不回,神态自若地开始到处翻找。
  家里那么多价值不菲的东西,他一样没动,却似乎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似的,又进了我的书房,我没跟进去,悄悄拿起电话。突然传来他的声音:“怎么还不报警啊?”竟然主动叫我报警!什么意思?对啊,我怎么可以报警呢!这不是活腻了想将自己送进去吗?幸亏有他“提醒”,我暗叫侥幸。
  终于,他出来了:“早该先问问你的,哎!瞎忙了大半天。”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心中越发没底。
  “当然是钱了,傻傻的!”还好,我松了一口气,赶忙将身上的一万多元掏出来。
  他接了,但没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熟练地泡起茶来。
  看这架势,我开始发虚,冷汗悄悄地渗出来。
  他抬头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我:“还愣着干嘛?去银行取啊。”
  天,好像挺知道我底细的,我不敢怠慢,出门去了。
  领了钱回来,那人已不在。
  不对啊,明明可以多拿一大笔的,怎么就跑了呢?看此人样子,不大像小偷,该不会是上面派来暗查我的吧?一想到这儿,我惊出一身冷汗来,急忙到处检查一遍,但,什么东西都没丢。
  我依然无法安心,开始在猜测、惶恐中如坐针毡地过日子。
  不久,我病了!(600字)
顶:48 踩:62
【已经有182人表态】
34票
经典
25票
精品
25票
佳作
22票
21票
还好
30票
一般
25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