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左世海闪小说研讨会】一人立场:左世海《老乡》另类解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闪小说作家论坛   发布者:shxshydWG
热度159票  浏览3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4月01日 17:33
原创作者

Author::一人立场

  左世海《老乡》另类解读
  
  
  文/一人立场
  
  
  左世海先生的作品先前零零星星读过一点,这次为其研讨会虽没有通读,但数目已经很可观。有感而发,提炼个文题《论左世海闪小说的淑世情怀》。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洋洋洒洒流出8千多字。脱稿后忽生异想,投给了大学学报。今天拜读了何处先生的大作《浅谈左世海闪小说的结尾艺术》,受益匪浅。何先生对《老乡》结尾的分析中规中矩,寥寥数语便品出个中味来。但是否是原作之意还不好肯定。我对《老乡》有着另类的看法。
  小小说乃至闪小说,因其短,世人多误解,看轻者与易写者貌不同而实相同。小坛闪坛一直也是鱼龙混杂。过多的貌似闪小说而非闪小说的文字败坏了人们阅读的胃口,也败坏了闪小说的声誉。针对看轻者,我曾想:小小说、闪小说能不能承载更多的内涵,而不仅仅是一个思想?譬如千而八百的文字,能不能充分调动读者的想象,完成一部中长篇小说的容量?抑或情节的逆袭能不能设计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一般的模样?对于后一个问题,左世海先生的《老乡》给了很肯定的、也很漂亮的回答。
  《老乡》设计的情节是:“我”在医院遇到一个脸色黝黑的男子,他基本认出“我”是作家解红雨而“我”并不知他,为了确认,他连环抛出问题,他的说辞对我一味的恭维,令我沾沾自喜而不加否认,当确认之后,他突然脸色一变:今天总算逮到你了。我爹叫李耕田,和你一块在乡里教过书,15年前您借我爹的1000元钱,该还了吧?
  前文提到何处先生的分析,现在抄录在这里:“这样的结尾很是幽默,刚才还得意自傲的“我”瞬间恐怕就要满地找洞了,这个老乡伤不起,呵呵。”何处先生的文章是一解,我已有评说,不再重复。然而《老乡》还可以另一解。
  先来做个数据分析。15年前,按成文时间,是2000年抑或更早,我不记得当时我拿多少工资,再早些时候我是记得的,因为20年前我参加亚威杯微型小说征文比赛,意外夺魁,获得奖金800元,整整是我一个月工资的10倍,所以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在一所大学教书,想来在乡里教书的不会比我多吧。1000元可是好大一笔,很难借到吧,即使后来几年工资可能涨一些,可那依然是笔不小的数目。再说了,借了这么大的一笔钱,当事人绝不会忘记了——借10块20块忘了属于正常,这么多能忘记吗?既然不是忘记了,那就是赖着不还了,“我”这作家的人品去哪了?文学总是讲究些典型性的,如果仅仅幽上一默,那就不是闪小说,其充量是个笑话小品而已,所以不能仅仅作个案来看。再说借出这么大一笔钱,借出者应该留有借据,何况“我”的人品如果真的这么差,同事应该有所知吧,借据更必须,甚至根本就不会借的。当时这么大的一笔钱,借出者不可能拖得太久不索要,从文中看,借出者及其子是知道“我”的大概工作情况的,找到其单位再找到其人是很容易的,果真如此,“我”若赖着不还,“我”根本就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我”是属于自我感觉良好、在小成绩面前沾沾自喜、面对恭维忘了自己是谁的小文化人、小官员的形象,而并不是借钱不还的无赖。这样既有个性也有共性,属于文学的,作者能用几百字塑造出来,其容量是很大的,也是很成功的。那么脸色黝黑的男子要“我”还钱作何解?我认为作者正是在情节逆袭中戳破小文化人、小官员沾沾自喜的气泡,从形象到思想都更进一步,此其一。其二,脸色黝黑的男子虽然说的像是真的,我在前文分析中已经将其攻破,借钱的事纯属谎言!这个类型的人才是无赖,到处讹诈,混淆视听,他们会抓住你性格中的弱点以达到他们丑陋的目的。我想,作者描述那男子“脸色黝黑”,应该是有象征意义的。
  期盼左世海先生写出更多好闪小说!
TAG: 大学 小小说 研讨会 艺术 另类
顶:14 踩:9
【已经有49人表态】
10票
经典
4票
精品
9票
佳作
7票
6票
还好
7票
一般
6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